夏小強:朱軍為何殺法官?

夏小強:朱軍為何殺法官?

當我看到網上的一篇文章《史記朱軍列傳》的題目時,還以為是網友寫文章調侃央視的名嘴朱軍的,直到後來看到湖南永州槍殺法官的新聞後,才知道網友是在寫文章悼念槍殺法官的兇手朱軍。

夏小強:朱軍為何殺法官?

動機成謎

據官方新華社的報導,在分析朱軍的殺人動機時,刻意把朱軍殺人的動機歸為個人原因:一是朱軍3年前跟前妻離異,離婚時,因涉及財產分割的問題,曾跟前妻鬧上法庭。當地法院根據情況作出其妻賠償朱軍兩萬元的決定,但朱軍認為法院判決不公,並由此產生怨恨。二是:朱軍已得知自己身患絕症,情緒一度十分低沉。作案前,他在家中休息了兩個月,3天前才回到單位繼續上班。

但有媒體記者也從朱軍委託律師歐陽臻處瞭解到,朱軍的房屋糾紛案,沒有任何疑問,從審理、判案到執行整個過程都合乎法律法規,並且朱軍在整個過程中也沒有對案件的審判提出過質疑。而朱軍槍殺的法官也不是他財產糾紛案件中的法官。

朱軍的前妻日前也向媒體聲稱:「朱軍殺人與我無關。我與朱軍離婚了,但我們還是朋友。2006年朱軍打官司時,起初還是我幫忙聘請的律師,並為他墊付了8000元的律師費。」

 

有媒體記者從知情人處得知朱軍行兇前曾留有遺書,內容直指法院。朱軍的行兇動機之謎,也許只有那封遺書才能解開。

朱軍其人和他的乾女兒

對朱軍的宿舍收水電費的郭師傅這樣說:「一米八幾的個,從來沒進去過他家,每次來收水電費,他都主動送出來,不敢相信他會做這種事。」據郭師傅回憶,朱軍平時不愛說話但特別愛打籃球,宿舍樓下就有一個籃球場,朱軍以前每天下班後都要去打一陣子。

而跟朱軍一起工作了多年的雷先生難以置信地說:「怎麼也不相信會是他,不抽煙不喝酒,也從來不得罪誰,人很老實,怎麼可能殺人呢。如果不是怨恨太深,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一名叫唐滿雲的中年女士日前找到記者,說朱軍曾經是自己女兒的乾爸,她家2006年遭遇官司,材料都是朱軍一手幫忙寫的。據其介紹,她丈夫是郵政局的一名投遞員,臨時工,是朱軍的朋友。唐滿雲說:「朱軍很喜歡我女兒,就讓女兒認他做乾爹。」

2006年10月30日,唐滿雲年僅10歲的女兒突然失蹤,唐家發動所有親朋好友一起尋找,其也有朱軍。三個月後,女兒被找到了,才知道女兒失蹤後被多人輪姦並強迫其賣淫,「接客」數百人。

為了給女兒討要說法,唐滿雲至今還在上訪中,雖然後來賣淫集團被搗破,但主犯只判監15年。唐滿雲指主犯是公安分局高官的弟弟,還有親戚在檢察院當官。為此,4年來唐女士四出奔走,先後到市、省、北京上訪,但換來是被驅趕、拘留、毆打。

而據朱軍隊友回憶,就在案發前一個月,零陵法院的工作人員到郵政局找到朱軍,要其到法院走一趟。是其隊友親自開車送他到法院紀檢室。但具體因何去法院,由於法院方面拒絕受訪,目前無法得知。

一路走好和安檢升級

永州市三法官被槍殺在民間引起軒然大波,在國內論壇一邊倒歡呼和拍手稱快的同時,當地數百名聲稱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訪者2日下午圍堵法院,借朱軍殺法官一事發洩怨氣,有人更手持寫有「朱軍一路走好」的花牌,高喊「朱軍是人民大英雄」口號企圖衝入法院,遭警方阻攔,雙方發生衝突。

另一方面,遭槍殺身亡的3名法官遺體3日在永州市殯儀館辭靈,不少死者家屬披麻戴孝、神情悲傷。也有從外地趕來的家屬表示,雖不知道兇案過程是怎樣,但認為這些法官「死得很冤」。

不管官方媒體對朱軍槍殺法官案的報導怎樣遮掩和刻意引導,在類似事件中政府和法院應承擔的責任和失職已經無法迴避躲藏,並且朱軍已經開始完成了「冤有頭,債有主,學校右轉是政府」的轉身,雖然很可能有些倒在血泊中的法官和公職人員並非惡徒,從這個角度講,殺人者和被殺者都是受害者,而真正悲劇的製造者而是這個制度,這個制度把本應為民服務的官員異化為貪財害民的惡徒,把原本奉公守法的良民變成仇恨絕望的殺手。

當民眾被迫鋌而走險,以槍殺司法人員作為報復社會的手段時,不僅說明司法作為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已崩潰,而且顯示司法已經淪為幫助極權政府迫害民眾的工具。

同時,自發生槍殺法官案後,北京市法院系統加強了安全防範措施。全市法院安檢進入最高級別,安檢大廳裡首次配備了盾牌,防爆桶則放在了顯著位置,嚴格程度堪比機場。

只是,這樣的措施,不知是否能防得住已經視死如歸、抱定玉石俱焚念頭的下一個「朱軍」?

2010年6月7日

相關文章:

夏小強:三個「布衣之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