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子的豪門宴

週正毅

文:伢大富

魔都楊浦區的定海路——老底子口中「 窮街 」 的地方。道路兩端是錯落無致的私房,一樓門面大多租給外地人開店,油煙飄蕩的點心攤、紅燈亮堂的肉舖、品種多樣的蔬菜攤舖等等。

每日進進出出的顧客們一定不知道,這條南北只有一兩百米長的馬路牙子,出過兩個上海灘的「 大人物 」 ,南端出過一個王H文,那個特殊年代的權貴人物;北端出了一個週正毅,是昔日的魔都首富。

就在街坊鄰居已經忘記了這號人物,上海灘新首富也已經換成了拼夕夕的黃山爭時,江湖人稱周公子的他又浮出水面了,這次出頭的姿勢是60歲生日宴。

又是生日宴,遙想1997年10月,HK大姐大梅艷芳也是搞生日宴,會上政商雲集,極盡奢華,之後人們發現,所有費用都被一個叫周正毅的人結清了,而他連現場都沒去,經此一舉,名流大腕們紛紛與其搭上了線。

這次生日宴暗藏著三個信息:

1、原本刑期應該到2023年的,但因為表現良好,去年9月就給放出來了。

這兩年陸續刑滿釋放的風雲人物還有前大陸首富黃G裕、原蘇州首富張R坤、《人民幣的名義》中趙瑞龍的原型趙J之父趙S麟。

2、這位昔日做過個體戶,開過飯館,叱吒上海灘樓市股市的梟雄人物,人生坐了2次牢,其中一次還是漫長的16年,結果才60歲。

3、作為內地最早一批投機客,昔日327鍋債事件的四大贏家——28歲的魏D、29歲的袁B璟、30歲的劉H和34歲的周正毅。

前三個全是悲劇式謝幕:魏老闆跳樓,袁式兄弟不是死刑就是死緩,劉家大哥也是早已被法辦,只有周家公子,不僅活著,人家的60歲還長這樣:


只聽過坐牢式捂股,您見過坐牢式整容的麼?局子裡有關係的呀,給掰扯掰扯唄。

傳聞生日會上,不僅有嫁給富豪又離婚的女星左X清,還有番茄台的眾多名嘴們,他們沒有收到邀請函,都是轉邀請而來,並上台熱情的做自我介紹。

其中那個說自己今年剛剛認識週,但已經成為好朋友的,是番茄台當家女主持陳某。

——傳聞她也是當年熱播劇《蝸居》中海藻的原型,據說宋思明的原型「 滬上第一大秘 」 進去之前打的最後一個電話,是給陳的領導,拜託他多照顧下陳小姐。

巧的很,那劇里海藻的老闆陳寺福有影射周公子之嫌。你倆這是哪門子的剛認識啊。


而上來就喊周公子叫周大哥的男主持朱某,是魔都人民的老相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演員陳赤赤、割手薛之籤的大哥,兄弟三人都離過婚都做過負心漢,渣男三賤客是妥妥的了。

發言中最出格的名嘴程某,他說自己認識周公子20多年,但直到上個月周公子才剛剛認識自己。

這說明自己終於混上檔次了,言語之諂媚讓人忍不住想起舊上海時黃金榮、杜月笙認乾兒子的慶典。

鑑於生日宴的主題是「 不忘初心,回歸本色 」 ,雖然我等也不知道犯行賄罪、操縱股價進去的公子,有啥初心、要回啥本色,但藉此回顧一下他的寶藏人生,沒準還真能悟出點啥。


周公子出生於1961年4月23日,沒錯,雖然這次動靜搞這麼大,但實際上明兒才是人家正式生日呢。

週爸爸乃翻砂工國企工人,母親以前就在定海路附近擺攤賣香煙和小餛飩。周老板頂班進老爸廠裡做倉庫保管員沒多久,就因表現不好被開除了,幫老母親看了幾天餛飩攤之後,他跟小老鄉們一起以研修生的名義闖蕩日本去了。

80年代中後期上海掀起了去日本扒分(上海話「 掙錢 」 )風潮,和別人洗碗打雜不同,周公子敏銳的抓住風口,成為最早的代購黨——俗稱「 倒爺 」 ,把內地的101生髮水賣去日本賺到第一桶金。

彼時日本首相訪華,受贈國禮就是這個生髮水,從此章光風靡日本,價格要暴增30多倍才能買到,忘了說了,當年的北京首富李X華也是靠這個洗髮水發財的。


但昔日的老街坊講,週真正賺到錢的生意是幫人偷渡去日本,後來他回國闖蕩深圳,走私電子產品的同時,也做過把內地人弄到香港的生意,還被警方留了案底,但周原始積累的加速,源自一次英雄救美。

按照他親戚的說法,還在日本的時候,周有次在咖啡館救下了被人調戲的香港妹,而那個妹子巧的很,是某香港富商的私生女。

後來這位個頭較矮長相一般的富家女和他同居並資助其600萬港幣用於發展事業,成了周事業版圖上的第一個重要女人。

和他差不多時間去日本並且也巧遇富婆的另一位周公子,是海派污嘴週L波。那位周公子第一次離婚就是因為結識了某香港富婆,而她手裡有30萬。

後來30萬花光了他又跑回日本找前妻复婚,再後來又搭上了30億身價的溫州富婆,於是又又離婚了。

這次周公子大壽也請了波波,不過人家沒去,想想也是,同樣是傍富婆的小白臉,您是英雄本色了,那咱不就是軟飯本體了麼。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姓周的男人都很有富婆緣,反正這位魔都首富的女人緣讓周圍人都羨慕不已,說他的情史和發跡史一樣傳奇,誰也搞不懂為什麼女人們碰到他就那麼肯為他花錢,哪怕是剛認識的女人,這一點,不服都不行。

這話顯然說的是周的老鄉富婆毛Y萍,毛是黃浦人,年輕時面容姣好,那時上海人流行外嫁,於是在深圳打工的她,跟風嫁給了俞姓香港海員,並生下一個兒子。

海員麼,輪船飄到哪兒,情緣撒到哪兒,沒多久兩人就離婚了。為了養活兒子,她先後在餐廳和公司上班,幾年時間裡認了2名東南亞富豪做乾爹,並積累下千萬港幣的資產。

要說認乾爹這事,歷史老悠久了,西施認了范蠡做乾親、貂蟬認了王允做義父,但那些都是涉世未深的少女,所以基本都是杯具的命;少婦就不一樣,就好比毛女士,低調認親,精明洗白。


富了之後的她決定回老家生活,不過在回去之前,她花了400多萬港幣在香港北角海峰園買了套豪宅,什麼概念呢?

當年的劉嘉玲,劇集演到吐才攢到7萬塊首付,然後熱淚盈眶的買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總價70萬港幣。

回來後,毛很快結識了當時的美通飯店老闆、楊浦男人周正毅,倆人你認過乾爹,我傍過富婆,殊途同歸,一見如故,兩人猶如共生的槍蝦與蝦虎魚,從此白天黑夜攜手並行,只不過沒擺酒,也沒有任何法律手續。

毛在茶餐廳待過,那時的港人搞餐飲,24小時營業、全天候空調、空運冰鮮食品,她一一效仿並搬進週的餐廳,生意一下火到不行。

於是倆人乾脆在美食街黃河路翻新了一棟5層樓房,改成阿毛飯店,以燉品為特色,招牌菜是佛跳牆、秘製燉鹿肉、紅燒大排翅,反正怎麼奢華怎麼來。

週做董事長,大舅子做總經理,順帶著又做做KTV和桑拿等生意。在上海人年均收入5、6000千塊的90年代,他們一年就賺了1000多萬。


飯店對他倆來說,最重要的意義不是賺錢,而是從此結識了一大批達官貴人,尤其是銀行高官。

其中最重要的貴人有兩個,一個是房產商陳良jun,他不出名,但他哥哥在魔都家喻戶曉,另一個是前中銀香港總經理劉J寶。

劉是新中國第一批股票期貨外匯交易員,派駐倫敦期間曾幫中銀賺了一大筆錢,彼時正任職中銀上海分行行長。

有傳他和毛Y萍也曾是戀人,不過他最知名的緋聞是迷戀過一名馬姓女模特,在她身上花掉大把金錢後,為了仕途,將美人獻給滬江總督做如夫人。

毛很會來事,她再次發揮了認乾爹的技能,做了滬江總督的干女兒,並和某位大人物的長子關係密切。

在貴人們的加持下,夫妻2人踩准了90年代中後期最賺錢的兩大風口:房產和股票,從此登上了財富的巨輪。


不過做房產他們不是走常規的拿地——建房——銷售路線,而是專門收購爛尾樓,貸款買樓,到手後打包高價賣給上市公司,套現並將風險轉嫁給銀行。

舉個栗子,周用農凱集團的名義收購物業,花了14億一轉手賣25億。那年頭,估計爛尾樓生意著實是暴利,老王家的田小姐,魚圈上岸後的第一份工也是收購爛尾樓,然後就成了獨立女性。

而他倆炒股也不是我等韭菜們的高吸低拋,而是在銀行家貴人的指點下買賣法人股,以兩三塊的低價大肆收購即將上市的國企員工股,一共收購了五六十家,最後賺的鼻青臉腫。

其中賺最多的是格力電器,從2塊漲到20多塊,翻了10倍多。炒股登天之後,又再接再厲做銅期貨套利買賣,賺的不多,也就一天一個小目標吧。


1997年,貴人劉行長被調到了香港,夫妻倆也將投資版圖移到了香港。回歸前的香港,權貴們對大陸有偏見,不屑於和內地人談生意。

週想成功打入本地市場,就必須在上流圈子中建立自己的聲譽。他咋做的呢?

除了向文章開頭所說,買單了梅艷芳的生日會,讓董特首在內的一眾名流都知道了這號人的存在,很快他們就在劉行長的介紹下認識了這位「 上海首富 」 。

都成首富了,當然要凹「 不差錢 」 的人設。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香港房地產哀鴻遍野,他倆花了6000萬和9000萬港幣分別在香港深水灣和白加道買下兩棟豪宅,成為劉鑾雄的鄰居。

買完後豪宅就縮水了半個億,但又有什麼關係呢,索性再接再厲砸3000萬重金裝修,資產之雄厚,震驚全港。

名氣有了後,再入資本市場時無往而不利,幾乎所有名流都願意和他做生意。

從劉行長的銀行拿到21億港元貸款後,兩夫妻以離岸公司名義,大肆收購李嘉誠和愛立信等公司產業和股票,危機後拋售,又賺了個鼻青臉腫,而和亞洲小姐的美艷新聞又讓他在滬港兩地家喻戶曉。


2001年後的幾年是周的人生巔峰,收購多家上市公司,上海房產界有一大半地都在他名下,更以零價格拿到了黃金地段最好的房改項目「 東八塊 」 。

名利雙收後的周首富,幹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炫富、炫富、再炫富,03年胡潤財富榜將他排第11位,資產評估為25億左右。他生氣的找到負責人說:「 太少了,我身價400億元都不止。 」

傳聞拿到靜安區最好的地皮後,他帶著港媒和基金經理夜游上海灘,隨手指著不遠處幾個樓盤說:「 這這這,都是我的。 」

人家問幾成出售幾成出租呀,他不屑的說道:「 不賣也不租,我不差那點錢。 」 一眾大佬愕然,因為哪怕是亞洲首富李超人,自家物業也是放租,一毛錢都不肯少賺的。


2003年周父過世的風光大葬禮,讓周成為輿論的中心,老父親下葬的第二天,他就進去了,罪名是操縱股價,有人說那是大哥怕他再高調下去要捅婁子,放牢裡「 保護 」 起來了。

傳聞他的監獄生活過的比在青城山修仙還滋潤,有席夢思有空調,還能經常開董事會。

2007年的二進宮才是真正坐牢,那時他大哥也自身難保了,最後以多項罪名給判了16年。那時人們才知道,原來週早期炒股和炒樓的錢,根本不是賣鮑魚魚翅賺來的,而是以做生意的名義從銀行借(騙)來的。

週進去了,毛富婆也不能倖免,她因操控股票在HK同步判刑,但小漁村是英美法系,只要你能讓別人證明你是個好人,就有可能減刑。

要說毛富婆也是通天,富豪鄭Y彤、楊S成和成L等人都給法官寫信求情,結果就只判了3年。


提前出獄後毛依舊過著富婆的生活,住山頂豪宅,坐私人飛機,限量版愛馬仕買起來眼皮都不眨,朋友圈子都是劉J玲、關正琳、賭王四太等一眾明星。

有趣的是,當初高位接盤的山頂豪宅,到手後就腰斬了,但因為兩口子都忙著坐牢,順利躲過了樓市危機。

2008年前後次貸危機,兩口子又忙著坐牢,股票和資產都放在香港戶頭沒空處理,於是再次倖免。

別人都忙著努力投資,結果血本無歸,他們因為被關著啥也做不了,光利息都夠花一輩子了,這人生躺贏的命找誰說理去?

比沒領證的老公先一步出來的毛富婆,每年4月23日都會在圍脖深情回憶它的傳奇老公,說他是心裡最深刻的夢。

但未曾想,這個老公出獄後面對媒體的聞訊,竟然說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既沒法律夫妻關係,也不是股東關係,只是開過兩年阿毛燉品。 ——兩人這是鬧掰了還是咋地?


4月15日,就在周公子生日會的前兩天,毛富婆發了一條圍脖:10年後的我還是我,但你不一定。

——想想也是,靠乾爹們賺來第一桶金,又靠大哥們成了首富夫人,結果乾爹們掛了、大哥們進去了,連沒領證的老公都和自己劃清關係了。

只有自己,不僅因坐牢躲過了危機,還因為先一步出獄,拿到了大半的財產,這因禍得福的成功,別說超越了,就是複制也難吶。

而現如今邀請一幫主持人盤初心,結果深陷輿論風口的周首富,重出江湖的第一句話是「 我現在對賺錢不感興趣。 」

據說裝叉的最高境界,是明明身價百億拿的人贏,還要雲淡風輕的說:我對錢不感興趣。

去年10月,也是在這個酒店,說這話的馬老師發表了21分鐘演講,成功讓一隻大螞蟻結束了使命。

來源       伢伢复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