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被罵醜,電影臉和電視臉真的有壁?

最近,又有一位影後加入了”下凡”大女主劇的大軍。

She is 最新列入三金影後榜單的周冬雨,在改編自小說《上古》的劇集《千古玦塵》中扮演女主角”上古”。

播出的第一天,很多觀眾認為她過於鄰家小妹的外形,在仙俠劇中毫無出塵脫俗的”神君”氣息,甚至在一眾五官精緻掛的女配角中,顯得像個”丫鬟”。

特別是憑藉瓊瑤劇出道的張嘉倪在裡面給周冬雨演”神獸”,不少人都質疑,這個選角莫非是挑反了。

以及,影後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演電視劇?

這幾年主演了電視劇的電影女演員,幾乎都會遭遇在造型上的質疑,甚至導致專門為她們做造型的張叔平在港片中積累了幾十年的口碑也在幾部電視劇後毀於一旦。

無獨有偶,這幾年許多慣常出演電視劇的演員也不乏領銜電影作品的範例,但是這些電影也多半沒有給觀眾留下比他們在電視劇甚至是電視綜藝裡更深的印象。

就連在電視劇圈混得風生水起、大殺四方的”娘娘”孫儷,在張藝謀《影》裡的角色形象,給大部分觀眾的記憶恐怕還不如《那年花開月正圓》《安家》裡深刻,甚至大部分人可能需要好好想一想才能記起孫儷也演過張藝謀的女主角。

電視劇圈的”娘娘”孫儷在《影》裡缺乏層次,把情緒內化演成了面無表情,毫無”甄嬛”的心機深沉,也無”周瑩”的江湖匪氣。

而電影圈的「娘娘」章子怡在《上陽賦》裡喬裝少女,為了在一個角色裡體會上幾個月,打造出了一套「中老年瑪麗蘇夢」;

大家在對方的領域裡似乎都非常水土不服。

而有些演員,則是演了許多電影沒能給觀眾留下角色的印跡後,轉頭紮進了電視劇裡,結果柳暗花明又一邨。

景甜就是非常著名的案例,特別是她的形象,在幾部電影作品裡,要麼是過於寡淡要麼是不夠特色,反倒是電視劇作品裡,團團的小肉臉既能清純又能可愛,既能美豔又能高貴,變得可塑性極強。

於是大家開始思考,是不是真的有”電影臉”和”電視臉”這種東西,可以給演員分門別類,適合拍電影的就繼續在大銀幕上流光溢彩,適合搞電視劇的就在小螢屏間發光發熱。

久而久之,”電影臉”就像時尚界的”高級臉”一樣,成了一種高深莫測的形容詞,誰也不知道這東西具體講的是什麼,但是只要一提出來,大家就如恍然大悟般表示理解了。

那麼,「電影臉」究竟存不存在,如果存在的話,又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

張藝謀是對「電影臉」比較執著的,他學攝影出身,看人都是從攝影機的角度來看,每次採訪必被問。

  很玄乎。

我們再來看李安對章子怡臉和湯唯臉的評價,

“湯唯的氣質像以前的國文老師,現在的人很少有這種氣質了,所以她很適合演《色戒》。 章子怡長得真的很好看,怎麼拍都上鏡,怎麼打光都可以。 拍湯唯就需要技術來補,可是我有感覺。 」

依舊很含糊。

終於,著名的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授、導演、影評人徐皓峰,曾經在課堂上講過,「電影臉」就是人的眉骨與山根可以形成鮮明突出的「T字形」,這樣的骨骼上鏡會比較明顯、舒服。

  右一

似乎從他遲遲未上的新作《刀背藏身》裡的兩位女主角的臉上,可以稍微分析一下徐老師的理論。

春夏,應該說是90後小花裡典型的”電影臉”代表,甚至似乎只有在”文藝””藝術”電影裡才能煥發她的魅力。

《踏血尋梅》

春夏向來不是以多麼精美的五官著稱,而是以氣質與符合人物的恰當表演立足。

她的臉乍看似乎並不顯眼,但確實正面看有條不錯的山根,非常正的立在面中,與上挑的眉毛在恰當的角度時正好形成一個”T”字。

這張更直觀一點

你看,關鍵詞都列出來了。

那麼這就是電影臉的標準嗎?

《刀背藏身》的另一主角許晴似乎就要打臉了。

許晴作為中國爹輩男性的TOP 1夢中女神,可以說是中國傳統審美的典型代表,但是她似乎也一直以肉感與鈍鈍的五官臉型著稱。

年輕時候的許晴,眉骨並不突出,眉眼與山根連成一片,骨相也不突出,兩腮、下頜與顴骨也都是肉肉的。

人到中年,嬰兒肥褪去,也未見多出幾多稜角,不過是下頜線與顴骨更清晰了一點,山根稍微能和眉毛連起來了一點。

然而,許晴在電影圈與電視劇圈,都留下過不少經典形象,無論是她還是”一團喜氣”時期的《狂》《邊走邊唱》,還是她成年後已頗具甜美性感相結合氣息的《秦頌》,抑或是她最為著名的電視劇作品《笑傲江湖》。

許晴的美貌和角色的完成度似乎從來都不受電影與電視劇的限制。

那這幾年大家到底在罵啥?

對於這些年在電視劇圈受到抨擊的影後們而言,人們批評的其實遠不止她們的外貌。

比如湯唯在《大明風華》中的表現,除了張叔平的尖塔式鳳冠外,觀眾們主要批評的反而是她前期五官亂飛的做作表演,和後期成為皇妃、皇後之後又略顯沉悶的臺詞。

不美的不是湯唯,而是在一群電視劇男演員面前表演得手足無措的湯唯。

簡單來說,就不是一個表演體系。

比如章子怡在《上陽賦》中其實一直是美的,但是劇集長達60集的跨度裡,我們似乎看到的並非是一個叫”王懷裡蘭”的少女如何從未經人世的皇宮明珠到飽經世事蒼涼的生命變遷,而是一個叫”章子怡”的四十歲女人拉著一套巨大的人脈來顯擺老娘還能再美三百年。

同樣是謀女郎出身的倪妮,在電影圈除了”玉墨”之外也沒有出過太多的經典角色,出道後反倒是在時尚圈混得不錯,一直以來她也是”高級臉””電影臉”的代表人物之一。

她在三部電視劇作品中的表現倒是一直評價不錯,觀眾對她的形象與表演都沒有太多的批評。

《天盛長歌》中,倪妮的造型倒頗與章子怡的”王憶”相似,但是在劇集裡她卻沒有章子怡那麼重的違和感,倪妮將女主角立於朝堂的聰慧與跌宕身世形成的性格都拿捏住了。

《宸汐緣》中,倪妮跟張震上演三生三世虐戀情深,第一世扮演的靈汐頗有仙子的靈動飄逸感,同時還帶著點小仙子的可愛;第二世啞女林墨沒有臺詞,光憑表情和動作也叫人憐愛;第三世霸氣上神,有經過歲月沉澱後的成熟魅力與氣場。

而《流金歲月》中,倪妮也將現代都市女性的特質抓得很到位,狡黠與驕傲都演得恰如其分,絕不令人討厭,也能形成真實人性的多面感。

周迅在《如懿傳》中確實一開始被批評的主要是外貌,浮腫而年齡痕跡難以淡化的肌膚狀態,不知道是不是玻尿酸未吸收而導致異常顯眼的山根,倒確實有一種「電影臉」在電視螢屏上變得過分突出的既視感。

實際上,同樣的問題在她皮膚狀態不好時期的電影作品《畫皮2》《大魔術師》中亦有體現。

但在《如懿傳》中,通過她的表演,觀眾漸漸消化了演員外形狀態不好時帶來的視覺衝擊,而開始品味演員細膩彫琢的角色人生。

《如懿傳》後期口碑走高,無一不是觀眾在看到劇情後期中的周迅,那彷彿真的得了嚴重支氣管疾病的咳嗽,那掩藏著角色遺憾與憤怒的眼神,那平穩流暢如同真的度過一個倔強皇後一生才能咂摸出的臺詞,忘記了此時眼前是一個會去做醫美的當代影後,而是一個在紫禁城被權力消磨了青春與愛情的大清皇後。

說回《千古玦塵》裡的周冬雨。

周冬雨在《山楂樹之戀》後的演藝生涯並非一帆風順,在爛戲與客串中也尋摸了許多年才通過《七月與安生》回歸正軌,《千古玦塵》也並非她第一部電視劇作品。 早在2014年她就與陳曉搭檔出演過甜寵劇《遇見愛情的利先生》,又在2015年和李易峰、張魯一、張若昀合作了諜戰劇《麻雀》。

後來又主演了青春校園劇《春風十裡,不如你》、職業劇《幕後之王》,可以說嘗試的戲路範圍非常廣,囊括了爆紅類型的方方面面,然而沒有一部是口碑優秀的。

核心原因還是這些劇集情節設計脫節、人物言之無物,觀眾看了如同嚼蠟,勢必不會給一個好的評價。

《千古玦塵》女主其實是很適合她的。

“上古”這個角色本身並非多麼強大又絕色的神仙,反而是一個天賦一般、不被人信服、只靠著”預備主神”的身份在神界尷尬行走的角色,這與周冬雨一貫被”霸淩”的銀幕形象在核心上是有共通點的。

大部分觀眾一開始對於角色造型、外貌的批評,其實來源於對”神仙”角色的思維定式,認為神仙就必須是如何如何的,但是拋開”修仙”這一類型特性,故事中的角色本質還是形形色色的”人”,必須塑造一個飽滿紮實的人物,”修仙”的世界觀才能得到充分體現。

隨著劇情發展,觀眾也逐步認識到周冬雨的形象、表演,都非常契合”上古”這一角色,周冬雨表現上古少女情竇初開的小表情、小動作設計不僅符合人物形象也頗有新鮮感。

觀眾很快能被引入角色的情緒當中,也對故事主線的”甜寵”氛圍有了更為明顯的感受。

所以說到這裡,到底是電影臉還是電視臉,壓根不是問題的核心。

實際上,有關”電影臉””電視劇臉”的爭議,大部分也只出現在女演員身上。

針對男演員就很少以他們究竟是什麼”臉”來批判他們是不是只能演電視劇或者電影,實際上男演員在電視劇與電影中表現差異的案例也非常豐富。

電影電視劇演得都好的例如陳道明、於和偉,只有一個類型演得好的諸如你們知道就好等等。

這和「高級臉」一樣,實際上是針對娛樂圈女性的另一種外貌攻擊,過在不同鏡頭前的不同外形呈現,來把女性分成三六九等,並給她們的職業生涯強加一道枷鎖。

拋開電視劇、電影的門類與觀賞方式不同,作為演員,只需要呈現符合導演與編劇構思的人物就足夠了。

在不同的門類表現不好,並非演員的臉不適合電視劇或電影,而在於這個演員有沒有拿到適合自己的角色,有沒有呈現出角色應有的氣質與性格。

即便是只拍電影,也可能碰到王家衛在《墮落天使》中那樣,拿著”大香蕉”鏡頭來懟李嘉欣的臉。

如果李嘉欣的表現不符合角色,難道要把這位港片界的知名女神一鏡頭打去拍電視劇?

而即便是只拍電視劇,也有部部劇集裡都面無表情、冷淡如冰凍的個性表演方法派選手。

難道說這些演員因為符合電影表演需要盡量平實、自然、不動聲色,就能被打包扔去拍電影嗎?

修煉好演技,做好戲,爭取既能是”電影臉”又能是”電視劇臉”,爭取電影能捧回三金獎盃,電視劇也能拿到白玉蘭金鷹飛天。

畢竟,當年的藝人可都是影視歌三棲的。

來源: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