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知識用於惡,就吳用了

文:老鳳1974

為什麼說中土社會到宋明時代,流民社會的意味大大的增強了呢?就是因為吳用這種人,終於出現了。

出場介紹他的時候,說他是智多星吳用,表字學究,道號加亮先生。在各種電影電視中,吳用給人的感覺,就是諸葛亮,足智多謀,運籌帷幄。他的道號加亮的亮,恐怕指的就是諸葛亮。

你要當真把這兩個放一起,就是250。

一個是真政治家軍事家,一個是認識幾個字的鄉野壞種,他們之間的差距,比李逵和李鬼還要大100倍 。

一般在黑社會裡面,最能打的叫雙花紅棍,專門出壞點子的,就叫白紙扇。吳用就是梁山這個黑惡集團裡的白紙扇。

話說跟晁蓋一碰頭,就直截了當的談起半路劫殺生辰綱的事,可見平時大家心裡都有數,都是不安分的種子。一般來說這種事不該一見就談,那麼唯一能解釋的就是,這兩個人本來就有交情,就經常一起商量打家劫舍的事。

劫了生辰綱後跑到梁山,王倫尚未開口拒絕的時候,吳用就看出王倫未必樂意,不僅如此,還看出來林沖有點不平之意,於是準備鼓動林沖火併。

吳用道:「兄長性直,你道王倫肯收留我們?兄長不看他的心,只觀他的顏色動靜規模。」晁蓋道:「觀他顏色怎地?」吳用道:「兄長不見他早間席上與兄長說話,倒有交情;次後因兄長說出殺了許多官兵捕盜巡檢,放了何濤,阮氏三雄如此豪傑,他便有些顏色變了。雖是口中應答,動靜規模,心裡好生不然。若是他有心收留我們,只就早上便議定了座位。杜遷、宋萬,這兩個自是粗鹵的人,待客之事,如何省得?只有林沖那人,原是京師禁軍教頭,大郡的人,諸事曉得,今不得已,坐了第四位。早間見林沖看王倫答應兄長模樣,他自便有些不平之氣,頻頻把眼瞅這王倫,心內自已躊躇。我看這人,倒有顧盼之心,只是不得已。小生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併。」

吳用為毛能看出別人的不平?因為他自己第一個不平,宋代讀書人地位高,待遇高,不過那也要考上功名,看樣子老吳沒考上,沒考上又有點知識,其實走的跟洪秀全,黃巢一樣的路線。

講真,這也就看出來這個人的兇惡了,王倫還沒說啥,吳用已經準備殺人了….當然,這也是流民社會必須和日常:先下手為強。先下手也沒啥,自己動手就是,他不,他要鼓動梁山內亂讓林沖當這個惡人….

惡不惡?惡的還在下面。

說朱仝放了雷橫,雷橫上了梁山,又隨著吳用下山喊朱仝入夥,這時候朱仝已經吃了官司,好在知府比較看重他,甚至把小兒子給他帶著玩。

結果吳用勸朱仝上山遭拒,居然放任李逵把個小男孩劈死,逼得朱仝走投無路,只能上山。

這種行徑,真是跟惡魔也沒啥兩樣了。

中間出的惡毒點子太多,我也懶得一個個說,說下怎麼坑盧俊義的吧。

盧俊義是大名府員外,人家好好的富翁當著,就因為武藝高強,被梁山這夥賊寇看上,倒霉催的就來了。

被吳用騙到山東上了山,盧俊義好好清白人家大富翁不當,去當賊?當然不肯,吳用就在他下人身上打主意了,挑動他回去報官:

吳用將引五百小嘍羅圍在兩邊,坐在柳陰樹下,便喚李固近前說道:「你的主人,已和我們商議定了,今坐第二把交椅。此乃未曾上山時,預先寫下四句反詩,在家裡壁上。我教你們知道:壁上二十八個字,每一句包著一個字。’蘆花蕩裡一扁舟’,包個’盧’字; ‘俊傑那能此地遊’,包個’俊’字;’義士手提三尺劍’,包個’義’字;’反時須斬逆臣頭’,包個’反’字。這四句詩,包藏’盧俊義反’四字。今日上山,你們怎知?本待把你眾人殺了,顯得我梁山泊行短。今日放你們星夜自回去,休想望你主人回來!」

下面的事,不說了,好好一個盧俊義,被迫當賊。

這就是吳用乾出來的事,可以說是毫無底線,人渣一個。

寫流民社會的水滸,就要聊一聊流民社會,為啥這樣的讀書人這麼壞。

流民社會跟原始社會不一樣,原始社會只是物質資源不豐富,但人是相對淳樸的,沒有那麼多壞水和歪點子。而流民社會的特徵是人壞,特別是上層社會特別壞。

一個正常的能積累的能稱得上共同體的社會,聰明人和有能力人,人品不錯的才會上,因為如果大家都不信任你,你是沒法在正常社會混的。而中下層呢,則是相對淳樸。

流民社會不是,流民社會裡的聰明人,基本都是惡人,不會互害不會坑人的人,是上不去的。而下層不夠壞的呢,則是笨人….

比如宋明這種流沙社會,一個聰明人科考成功進了官場,他會發他如果真的按照孔孟之道的封建倫理來做人做官做事,他就會很快完蛋。他必須在嘴上仁義道德,而實際上按照厚黑學那一套才能生存。我們閉上眼睛想一想,我們剛進入社會的時候,我們的長輩是怎麼教育我們?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輕信」;「要給領導留下好印象」….

「寧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

對不對?這就是流民社會了,那種所謂的害人之心不可有,其實也只是粉飾一下後面那句真正要表達的「防人之心不可無」,因為社會經驗告訴他們:小人很多,壞人很多!

而這往往又是對的!這就是流民社會的經驗主義。聰明人得勢固然會成為人渣,聰明人如果沒有得勢,那是大半要變成惡毒人渣的,吳用就是這麼一個惡毒的人渣,所以才能以一個窮酸書生的身份,坐上樑山第三把,基本就是宋江的頭號狗腿子。晁蓋?瞬間就被他拋棄了!

吳用讀的書,都化做了作惡的能力,他只認識幾個字而已,還好沒機會學什麼人工智能大數據之類的,否則要壞到什麼地步,真是不敢想像了。

來源    聖諦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