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鄭州災後汽車市場:40萬輛車受損,已涉車險約62.51億,大量泡水車待處置

鄭州災後汽車市場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帥國 實習生 胡燿丹 鄭州報道」 7月28日10時左右,鄭州北四環上空烏雲密布,天上下起了小雨,讓來往的行人心中不禁再度緊張起來。就在兩天前,鄭州市氣象局發布消息稱,預計受臺風「煙花」影嚮,27-28日鄭州市有中雨,東部有大雨,局部暴雨。

幸運的是,「煙花」並沒有對鄭州造成「二次傷害」。 隨著居民自救與社會各界力量的支援,鄭州市正處於災後恢複階段。從表面看,整座城市的傷口都在快速愈合。在鄭州市區,如果不考慮仍在清理積水的城市地鐵,已經很難看到洪災遺留的清晰痕跡。

7月28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前往和諧汽車在位於鄭州金水區中州大道上的一家4S店,前來迎接記者的劉明(化名)一臉疲憊。雖然暴雨洪災已過去6天,店內的工作依舊緊張忙碌。劉明對記者表示,目前店內還在實行「三班倒」的作息安排,保持著24小時營業。

「共拖了接近500輛車,最近這幾天還有(涉水車)陸陸續續進來。」劉明說,該店內已有二十餘名來自外地的修理人員前往支援。

劉明是和諧汽車旗下某品牌鄭州4S店的市場經理,和諧汽車是總部位於鄭州的國內最大豪車經銷商集團。720鄭州暴雨災難中,全鄭州的汽車都遭遇了「滅頂之災」,救援和維修需求暴增。

談及720暴雨,劉明腦子裡只有不停的電話嚮聲,當天他在公司處理客戶無間斷的求救電話、協調人員參與救援、安排拖車運回車輛……由於4S店地勢較高,劉明所在4S店並未受到損失,但店內的一切都在高負荷運轉。

鄭州淤泥泡水車

鄭州泡水車拖車

對於汽車保有量位居全國第六的中原首府鄭州而言,一輛輛積滿淤泥的水泡車,是這場暴雨留下的最清晰的印記。

暴雨過後,從京廣隧道打撈出的200輛車讓外界對鄭州720暴雨的恐怖有了觸目驚心的直觀感受。而對劉明而言,他更清楚地記得經歷24小時緊繃神經的滿弦作戰後,7月21日回家路上的所見。

那天晚上九點,雨已漸漸小了,但路燈仍然無一亮起。平時車水馬龍的道路上一片漆黑,走在回家路上的劉明,在黑暗中糢糊能看到,一輛一輛汽車安靜地排列在高架兩邊,搶險救援的功能車在它們身邊來回穿梭。

不遠處,一輛故障車停駐在道路中央。那些拋錨車的腳下,或是沖來的各種垃圾,或是堆積的淤泥,濃重的異味已經開始彌漫在空氣中。劉明說,那一刻他才反應過來,這場災難已經迅疾地來過,又快速地離開,而這座城市遭受的巨大創傷卻剛開始顯露,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愈合。

盡力彌補著災後創傷的不止是4S店,還有坐落於鄭州大小街道裡的修理廠。從劉明的汽車4S店出來,在一家不大的修理廠內,記者看到維修人員正在處理涉水車,一排或積滿淤泥或已被拆開的水泡車停在廠內,根據泡水程度的不同,有的車還可以修,有的車只能做報廢處理。

同樣的工作也在鄭州本地的車企工廠中同步進行著,7月28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在海馬汽車的鄭州工廠看到,總裝車間裡擺滿了正在晾幹和等待檢測、維修的用戶車輛。這些車輛大多座椅與車內地板都在拆除,放置於車輛周邊或頂部晾曬,4個車門大開,平常很少能看到的底盤內部結構、電路都裸露在外。數十輛已經售出的涉水車正在返場修理,汽車座椅與底板均已拆下,在車間晾曬。

鄭州海馬廠區泡水車2

7月30日下午,河南省汽車行業商會常務副祕書長朱志芳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截至目前,統計數據顯示,「720」暴雨致鄭州市40萬車輛因災受損。河南省政府新聞辦披露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7月28日,河南保險業共接到車險報案22.64萬件,估損64.12億元。截至7月28日,河南省各保險公司已救援受災汽車6.64萬輛,河南省全省保險業已決賠付2.99萬件,已決賠款5.25億元。

7月29日,鄭州市財政局、公安局、商務局、金融工作局和大數據管理局聯合發布《鄭州市車輛受損報廢的車主購置新車補貼辦法》。針對在本次水災中受損報廢的鄭州本地牌照(豫A 和豫V)民用汽車,車主本人重新購置車輛可以申請補貼。

記者在劉明的店內看到,在修理人員處理涉水車輛的同時,銷售人員也已經開始忙活起來。已有數名客戶在店中了解車輛資訊並表現出購買欲望。

隨著更多水泡車被「救」出和進入處理程序,鄭州這個汽車保有量近500萬輛的城市,將面臨一場圍繞著汽車展開的災後重啓挑戰。

地下車庫的「滅頂之災」

 「今天晚上不挪(車),會被淹嗎?」

「有可能」。

「現在從市區去晴宇,能過去嗎?」

「最好還是別亂跑了」

「想回去挪車,怕車被淹呀。」

 7月20日下午,類似的對話情景在瀚海晴宇業主與物業管家的微信中不斷上演。

瀚海晴宇是鄭州的「網紅高檔小區」,因地庫被倒灌至完全淹沒,該小區近500輛停在地下停車庫的車報廢,其中很多是豪車。

 與此同時,大量雨水與從小區附近東風渠溢出來的河水,正掀翻物業堆積在幾個車庫門口的兩層顯得有些弱不禁風的沙袋,不斷湧入這個停滿豪車的地下車庫。

鄭州網紅小區水淹

瀚海晴宇小區地下車庫共有三層,7月20日暴雨來襲後,洪水倒灌進入整個車庫,三層地庫被徹底淹沒。一些及時發現情況不對的業主,率先將自己的車開出地庫。而另一些因為當時不在家中的車主,則沒有及時將車輛挪出地庫。

在距離瀚海晴宇三公裡的鄭州金水區某新能源汽車充電站附近同樣暴雨如註,該充電站共有16個充電樁,能為16輛電動汽車充電。暴雨來襲時,50多歲的李軍(化名)獨自駐守在這裡。

由於雨勢太大和旁邊湖泊水倒灌的緣故,那天夜裡,他平時居住的簡易小屋中,湧入大量積水。與積水同時進來的,還有被派出所民警救下來,並被臨時安置在這裡的兩位特殊客人,其中一位還是殘障人士。

「他們睡著了,我不敢睡覺,從3點到5點下的傾盆大雨,嚇人。」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李軍依舊忍不住感嘆。那天晚上,李軍的簡易小屋中積水最深有一米多,人在屋裡站著,水可以淹到腰部。

「水到了腰這兒,我都不敢擱屋裡待了,得往高處上。」在屋裡湊合了一晚後,21號早上,李軍就趕緊把屋裡的幾個沙發、椅子挪到小屋旁邊的一個土坡上,用塑料紙搭建了一個臨時避難所。他和另外兩人就在這個只能坐著的小棚子裡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上午,那兩個人讓家人通知派出所,110給他們領走了。」

據李軍介紹,那兩天屋裡邊沒啥吃的,有三張本來打算扔了的已經放了幾天的烙饃,3個人就靠著這張烙饃充饑。「一次多少吃點,不餓就行了,防止時間長了(沒啥吃的)。」

直到7月22號上午,屋裡的水才退去,但地勢更低的柏油路還有積水。

救援……拖不完的車

7月20日據孫濤(化名)介紹,大概從7月20號中午,店裡的救援電話開始嚮個不停。

「有些客戶車被淹了之後,會著急打我們的救援電話,救援電話根本就接不過來,所以話務組會把所有沒接的電話都分到我們群裡邊,都有會員的小組代理給客戶回過去。」劉明表示。

到了晚上,由於各地積水越來越深,拖車也很難實施救援。「一些客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被淹了,後來,我們採取的策略是救不了車先救人,先把客戶轉進來再說,先保證客戶人身安全。」孫濤稱,「那天晚上,很多同事通宵沒睡,還有客戶在這,當天晚上很多客戶跟著拖車一起過來,就在這過夜。」

到了第二天,由於整個城市供電出現問題,該4S店電壓降低,無法做飯,水也停了一天。但慶幸的是,由於整個店面所處位置地勢較高,加上較早地採取了防範措施,無論是該店的地下修理車間還是一層展廳均沒有進水。

據記者了解,僅此一家4S店,在22號前後就總共拖了接近500輛泡水車。

鄭州水泡車拖車

同樣遭受暴雨襲擊還有鄭州的車企。

「現在我們是部分複工,全面複產要到8月上旬。」一位海馬汽車內部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透露,公司人員方面沒有傷亡,但有廠房泡水的情況,還有兩處圍牆被大水沖倒,正在等待修繕。

至於庫存車的受損情況,上述人士表示,「現在廠家都是以銷定產,沒有很多庫存車,大概有100多臺車泡了水。這其中還有一部分是試驗車,一部分是員工擱在廠區裡的車。」

鄭州日產同樣受到暴雨襲擾。據了解,7月20日,鄭州日產中牟工廠負一樓配電間和試制車間出現不同程度進水,公司緊急組建上百人的搶修隊連夜及時搶險,最終無人員及重大設備受損。與此同時,鄭州日產在鄭州市的4家經銷商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嚮。

生產工廠同樣位於中牟縣的宇通客車,此前受暴雨影嚮,車間部分區域有積水倒灌情況,目前已恢複正常生產經營。

通宵搶修泡水車:拆地板 晾曬!

7月27日晚上8點左右,記者一行來到鄭州北三環附近的一家私人汽車修理廠,已經跟我們提前約好的李志明(化名)還在店裡忙活著,滿臉是汗,手上沾滿了修理汽車的機油。

「我們停車場那邊一直有人幹著活的,基本上天天都有車往外跑,反正一邊修一邊還拖車過來。」據李志明介紹,他們店裡在7月21日前後大概1天時間就接了50輛訂單。

「我們現在已經送走了有七八輛泡的輕一點的車,這些車把地板曬幹後,再把裡面的機油全部都換掉,把所有部位檢查一遍沒有問題就可以了。」

上周由於需要維修的車輛太多,李志明和同事們幾乎每天只休息五六個小時。「前幾天,我們幾乎都沒有咋歇,幾乎都相當於輪班了。現在基本上50輛車地板全部都已經揭了、曬了。」

鄭州泡水車內部1

關於車輛泡水後,如何修複?修複後是否還有泡水前一樣的性能?新能源車與燃油車的修複有何不同?李志明對記者表示,「泡水不嚴重的燃油車,只要能把水清理幹淨,然後把線束防控做好,後期只要發動機沒有問題,基本上修了之後跟之前可以說沒有啥差別,只要是處理的到位。」

新能源車則有所不同。因為新能源主要是依靠電瓶、電機和逆變器,這些東西都是電器,一般不能見水,它們一旦進水維修後,跟之前會有區別。

與李志明所在的私人汽車修理廠同樣繁忙的還有鄭州市的各家4S店,甚至連一些車企工作人員都臨時擔任起了汽車維修人員。

「現在我們也是加班加點的幹,希望第一時間把車輛交到客戶手裡,同時我們聯合保險公司為客戶申請理賠開通了快速通道,保險公司那邊也會提供一個團隊特事特辦。」劉明表示。

「我們整個公司有300多號人,差不多一半是售後的人員,集團又給我們派了有二三十人」。據劉明透露,據了解,和諧汽車已經從全國各地調集大量汽車維修人員馳援鄭州。

 難以接受的損失和糾紛

「(整個地庫)損失差不多超過4億。」瀚海晴宇業主李濤(化名)對記者說道。劉明告訴記者,當水沒過儀表盤,整個車可能就報廢了。而記者在對鄭州小區的走訪過程中發現,市內整個地下車庫被淹沒的小區並不罕見。

7月27日下午3時許,經濟觀察報記者一行來到瀚海晴宇。在這裡,已連續奮戰4天的湖南消防隊正在撤出救援。災害現場顯得有些混亂,路邊停放著各種救援車輛,隨處可見「河南鄭州人民感謝湖南消防官兵」、「眾志成城,攜手並進,共戰洪災」等條幅。

國網寧夏電力公司的救援人員正在檢查配電箱,大型抽水設備發出的轟鳴聲持續縈繞在耳邊;偶爾可以看到「24小時拖車救援,收泡水車、修泡水車」的小廣告貼在電線桿上。

走近小區門口,一股惡臭撲面而來。那是污水與淤泥通過抽水管道,不斷從小區地下車庫湧入街邊下水道時散發出的味道。小區門口停有數十輛積滿泥土的車輛,其中大部分為豪華品牌車型。大量拖車仍在作業,從地下車庫將在水和淤泥中泡了六七天的私家車拖出。其中一輛被直接扔在路邊的路虎車上,已經被寫上了「此車出售」的字樣以及聯繫方式。

鄭州網紅小區地下車庫抽水

鄭州網紅小區泡水車2

隨後,記者跟隨一位業主張宇(化名)到該小區地庫查看情況,通往地下車庫的樓梯上仍有大量濕滑的淤泥,在負二層,記者看到,僅有為數不多的幾盞燈亮著,部分車輛還停在裡面,其中不乏大量捷豹、路虎等豪車。物業公司的小型抽水設備還在地庫入口和樓梯上持續向外抽水。由於負三層淤泥太多,沼氣太重,記者一行便沒有進入查看。

「接下來就是清淤,估計還得一周時間,我們現在還沒水,下午剛接通了電,寧夏電力公司來支援的。」張宇表示。

除了車輛損失之外,業主還遭受了其他方面的損失。李濤所知損失最大的業主在地庫中建有一家洗車場,該業主損失超過6000萬元。同時,還有業主在地庫中建有會所,李濤稱會所裡只紅木家具可能就價值幾千萬。

面對如此巨大的損失,該小區多名業主認為,物業應該為此負責,並有數十名業主自發組建「瀚海晴宇業主自救群」,欲通過群體訴訟的方式挽回損失。

一位業主劉紅(化名)對記者表示,該小區物業不作為,沒有做好預防,在大水來臨時就在地庫門口堆了兩層沙袋,結果地下3層全都淹了。她認為,如果物業及早通知業主將車輛開到地面,把負一層儲藏室裡的東西搬出來,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損失。而且物業為了保護電箱而在下雨時關閉了電閘,導致車庫地下排水系統不起作用,造成了水流入車庫而無法排出。

針對業主的質問,瀚海晴宇小區物業也有自己的「委屈」,該物業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地庫中安排了抽水泵接近100臺,地下室還有污水井可以進行排水。而關閉電閘是為了業主人身安全著想。「這個水是多少年一遇的?整個鄭州市淹了多少小區?」該名負責人認為,防汛的失敗主要源於水勢出乎意料的迅猛。同時,針對事件本身,他認為需要國家來作出定性。

在事件定性這方面,業主與物業的想法歸於一致——那就是需要官方出面解決糾紛。

「像瀚海晴宇這樣的小區出現這樣的損失,還有像其他小區(也會)出現這個問題。」李濤對記者介紹稱,聽說鄭州阿卡迪亞小區內8個地下車庫被盡數淹沒,該小區物業已經「跑路」。

這場災難中,鄭州各小區業主最大的損失,大部分與浸泡在地下車庫中的汽車有關。而這樣的業主與物業之爭也正在鄭州多個小區內上演。李濤認為,更加細致、具體的法規制度應該盡快推出,對經濟損失的責任方進行可落地的具體認定。

賠付與流向:一個月別買二手車了

暴雨過後的一周內,鄭州所有具備車輛修理能力的機構,都在對市內數以十萬計的泡水車輛進行搶修——對於遭受了洪災的民眾而言,修複車輛是一劑良好的經濟安慰。

記者調查發現,車主對泡水車輛的處理方式各有不同,除了有部分車主等待車輛修好後留作自用以外,還有不少車主並不願意再使用修理後的車輛,這類車主對車輛的處理方式大致分為三種:一種是待車輛修好後賣掉;一種是直接將泡水車輛賣掉;一種是車輛被判「報廢」後通過保險獲得補償。

其中,第一種、第二種處理方式,將成為二手車市場中各種泡水車的來源。在記者對鄭州市二手車市場進行調查時,有數名二手車商告訴記者,由於修理車輛需要時間,目前泡水車尚未在二手車市場出現。

「等到了一個月之後就別買(二手車)了。」一名二手車商告訴記者,未來兩年,泡水車將在全國境內的二手車市場中出現。在此情況下,更多的二手車糾紛也或將在市場中湧現。

不過,對於鄭州「網紅高檔小區」瀚海晴宇中的車主來說,無論是賣掉泡水車還是獲得保險金,都無法完全彌補洪災帶來的損失。記者調查得知,泡水車出售的價格並不高,往往接近百萬價格的豪華車泡水後僅能賣到十萬左右,而保險金也無法對部分豪華車的價值進行完全覆蓋。

鄭州泡水車保險理賠

7月28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在鄭州各小區門外看到,多家保險公司工作人員在臨時搭建的服務點雨棚中忙碌地處理客戶理賠業務,不斷有業主前來向保險公司咨詢。

 小區業主李濤向記者介紹到,對瀚海晴宇車主而言,即便是保險公司能夠全額賠償,這筆賠償金也無法覆蓋車輛的價值。「車輛還有購置稅,比方說還有一些選配的,你要加裝的,甚至還有加價的。」李濤表示,像加價購買的車輛就無法得到足夠的賠償。

暴雨過後,鄭州居民真正的經濟損失正在一筆一筆地被計算出來。這場災難飛速地到來與離去後,遺留下的是難以彌補的經濟損失。如果說生命的失去是災難發生時的最大不幸,那麼在災難過後,巨大的經濟損失則成了這座城市的人們後續生活將要面對的現實困難。

來源:經濟觀察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