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不敢說清楚的,全在這片裡

鄭爽

炸鍋了。2021 開年以來第一沸點。

鄭爽前男友張恆一條長文,曝出自己獨自在美國帶著 2 個年幼的孩子。

他手裡兩份出生證明顯示:

男童 2019 年 12 月 19 日出生;女童 2020 年 1 月 4 日出生。

母親姓名那一欄寫著:SHUANG ZHENG。

網友隨後翻出,兩位主角還在美國有一樁對簿公堂的案子,劃重點:Dissolution(解除婚姻關係)。

鄭爽在一檔節目中曾經這樣說過——

– 你喜歡小朋友嗎?

– 喜歡,會喜歡,還規劃得還挺清晰的。就國外有這些什麼 …… 可以讓自己去 …… ( 說多了?摟回來 ) 就會有這樣的一個計劃,不管是凍卵也好。就會有這樣一個計劃,應該在三十歲之前做。

鄭爽口中,這稀鬆平常,又語焉不詳的 ” 計劃 ” 究竟是什麼呢?

今天我們似乎知曉了答案。

而背後的箇中隱情,早已被一部紀錄片揭曉。

來自那個據說是 ” 比中國人還愛拍中國社會的 “NHK 電視台——

《爆買生命:不斷升溫的中美代孕產業》

△ 字幕來源:幻月字幕組

爆。

在紀錄片拍攝的 2017 年,這門產業就已經達到 42 億多人民幣。

升溫。

需求仍在不斷增加,美國代孕機構在積極擴展著事業版圖。

終於,它要變成一種我們再也無法忽視的存在。

01

誰是委託人

紀錄片跟蹤的一家代孕機構。

創始人在介紹自己的業務,他 90% 的客源來自中國。

因為代孕在中國不被法律允許,有需求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由於之前的兩大代孕市場印度和泰國在 2015 禁止了跨國代孕,美國便成為了最熱門的選擇。

赴美代孕的客戶,大多滿足以下兩個條件:

第一,自身條件已經難以完成生育行為;

第二,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支付其中的花銷。

第一個條件拋出的難題,有年齡,疾病,不良嗜好等等。

一般夫婦 40 歲過半,生孩子會給身體帶來負擔;又或者,患有某種疾病,甚至是長期不良嗜好造成健康問題;亦或是,本身患有難以生育的症狀 ……

△ 委託人高齡,有高血糖

他們害怕把不良狀態留給下一代。

往大了說,他們面臨著共同的難題,不孕不育。

在中國,這樣的人有五千萬人。

這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市場。

而滿足第二個條件的,沒有給出數字,但給出了大致標準。

委託代孕服務的中國家庭,年收入一般在 200 萬元人民幣左右。

 

而代孕生意在 2017 年左右激增。

還和一項政策有關。

2016 年,開始逐步放開二胎。

 

而不少有二胎意願的夫婦,已經到了 40 歲以上。

他們有意願。

卻不一定有實際能力。

有條件的,不惜一切代價,去製造自己理想中的家庭。

而美國還有一個吸引人的地方。

胚胎的性別鑑定是合法的,可以通過體外受精技術,選擇自己想要的孩子的性別。

紀錄片給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結果:

80%-90% 的中國夫婦會選擇在代孕服務中加上性別選擇這一項。

Sir 不是危言聳聽,從委託的家庭裡,可以看出。

他們的目的,並非停留在要個孩子而已。

苛求一點的,是要個讓我們滿意的孩子。

他們的挑剔不止這一點。

比如在選擇 ” 代孕媽媽 ” 的時候,黑人都會被 pass 掉。

因為委託人覺得孕母的膚色會影響到孩子。

於是都優先選白人或拉美移民。

希望孩子身體健康。

那 ” 代孕媽媽 ” 的飲食也會被他們指定,要吃有機食品。

看上去,這是一項高端服務。

花大價錢。

請別人幫忙生一個優質的後代。

但這個 ” 別人 ” 是誰?

02

誰是代孕者

片子裡告訴我們,代孕可以成為一種職業。

很多人不止一次接受代孕服務。

有的甚至還會表示,幾個月後我可以再接一單。

為什麼?

最直接的原因,還是因為討生活。

一單代孕委託,中國有家庭願意出 ** 多萬人民幣的費用。

扣除中介費用後,到代孕者手裡,肯定也不會是一筆小數目。

她們大部分人,收入也就是溫飽水平。

片子展示的一位 ” 代孕媽媽 “,塔尼亞。

平時的工作是上門推銷有線電視,一個月能掙多少?

每天工作 6 小時,5 天班,一月下來也就 1 萬元左右的收入。

你覺得還夠?

她的房租已經占掉了她一半的收入,還有個 6 歲的孩子要養,丈夫又沒有穩定的收入 ……

如果這次代孕能夠成功,她就能夠付得起房子的首付了。

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還有另外的可能嗎。

片子的回答,有的,的確存在有強烈意願成為 ” 代孕媽媽 ” 的人。

她們不僅為了錢,更為了孩子。

一位有 4 次代孕經歷的 ” 母親 “,特蕾西,指出了一個關鍵——

代孕關懷

試想,一個經歷過分娩之痛的女性,難道真的對那個孩子一點感情都沒有?

有的代孕媽媽,可能會覺得生物學意義上,那孩子與我無關。

但更多的代孕媽媽們在心理上,可能無法接受懷著的是別人的孩子。

痛苦,卻要自己來承受。

這些心理疏導工作,不就是機構應當做到位的嗎。

如果它們做不到,那起碼自己努力去做好。

為了生命,更好地出生。

當然,想做 ” 代孕媽媽 “,光有心理準備還不夠。

自己的社會條件,包括犯罪記錄,心理問題等等,都會成為篩選的標準。

社會條件過關,身體條件也不能差。

要完全把自己當成 ” 准媽媽 “,飲食起碼滿足健康的標準。

機構也會根據代孕媽媽的狀況,給出建議。

但生孩子這件事,充滿了不確定。

上面我們提到的塔尼亞,她兩次植入胚胎,但都沒有受孕成功,她既傷心又無奈。

她寄希望於僅剩的一個胚胎。

希望中國委託人能夠給她第三次機會。

還有的代孕媽媽,經歷著始料未及的痛苦。

艾莉森,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她接這份活,也是為了養家餬口。

△ 單親媽媽,有 2 個女兒,一個外孫

某次,她接受了機構送來的代孕單。

對方提出了優厚的條件。

相應的要求是,她的子宮內,一次植入了兩個受精卵。

這是很多委託人會提出的要求,既然要生,乾脆一次生對雙胞胎。

問題,恰好爆發在最關鍵的時刻。

懷孕 24 周,艾莉森卻不幸遇到陣痛、出血、早產 ……

更絕望的在後面。

醫生診斷,早產的嬰兒可能伴有後遺症,問是否搶救。

決定權,則在委託方手裡。

委託方擔心後遺症,以及更多的醫療費用,拒絕了繼續治療嬰兒的選項。

隨之而來的噩夢是。

委託方說錢打給了中介,中介玩人間蒸發,疑似卷錢走人。

最終,艾莉森人財兩空。

還收到醫院 4W+ 元的帳單,讓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本有機會搶救過來的生命,竟然還要當成醫療廢棄物處理!

叫人心寒。

艾莉森自費舉行了葬禮。

但從她的表情我們可以看出。

想救嬰兒,卻不能救,或許才是 ” 代孕媽媽 ” 最大的悲哀。

 

03

誰是締造者

最後,目光聚焦到承擔這個行業的主心骨——

一眾國外代孕機構。

一個事實。

借著這項高利潤行業,這項機構的老闆基本實現財富自由。

某家代理機構的老闆,李女士。

已經移居美國,有 3 億的豪宅,名下有多處房產。

與別人不同的是,她看到了代孕其中的商機。

成功地敲開這扇門後,她有了更大的目標——

想要成為業界領軍人物。

像她的偶像豐田喜一郎一樣,做成代孕界的豐田汽車。

她開始擴建自己的團隊,每個月起碼會到國內開 12 次研討會。

地點選在北上廣等一線、省會城市。

名義上是研討,實際上更像宣講。

對著中國夫婦講解自己的經營事項,從中找尋有需求的客戶。

而他們能滿足多樣化的需求。

包括但不限於上文提到的,代孕者背調,篩選,甚至是心理疏導。

他們提供渠道,讓雙方線上溝通,互相匹配後,完成交易。

這樣一個機構運作,日益成熟,不斷擴張著自己的規模。

現在到了個什麼水平。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因此有了個別稱:

代孕聖地。

全美 200 多家代孕機構,一半以上聚集在此。

巧了,這也正好是美國華裔人口最多的一個州。

當然,一個野蠻生長的行業,除了大量的人口紅利外。

還因為這裡沒有法律的管束。

在這種失控的趨勢下,人們的慾望還在升級。

片尾,給大家展現了一個瘋狂的片段。

點出了行業巨頭更大的野心——

出售卵子。

有卵子捐獻者的各種資料,任人挑選。

包括什麼,IQ 測試,樣貌測試 ……

越符合標準的卵子,會賣得越貴。

其中賣價最高的的卵子,價值 20 多萬人民幣。

至此,生育逐漸成為了生意。

片尾,攝像機記錄著卵子冷藏庫裡忙碌而 ” 繁榮 ” 的景象。

你分辨不出,這是紀錄片,還是科幻片。

一個個生命就這樣冰冷地生產。

冰冷地買賣。

在未來。

這真的還會像他們許諾的那樣,成為一項孕育生機,傳遞幸福的事業嗎?

來源:sir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