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浙大學生強姦犯劣跡斑斑,身分背景很詭異引發猜疑

文:臧啟玉

浙大學生強姦事件已經成為熱點事件。

浙江大學學生因犯強姦罪被法院從輕判罰,學校又利用語言技巧從輕處理之後,引發網友潮水般一邊倒的指責,目前,浙江大學官方微博下面的評論已經成為網友發揮語言技術的表演天地,不得不承認,高手在民間,我對網友的智慧佩服拍案叫絕。

本案大體情節是:2019年2月22日凌晨,浙大學生努尔特在被害女孩醉酒時,將其帶到出租房內,強吻被害人並強摸被害人陰部,意圖與之發生性關係,被害人反抗並聲稱要報警,被告害怕報警而中止。事後,被害人告知努尔特已經報警,努尔特到公安機關交待了事實,檢察院起訴時建議適用緩刑,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適用緩刑。

我寫了一篇評論文章《學生強姦犯重罪輕判,浙大發善心含糊其辭》,對此事件進行了傾向性評價,因本案涉及隱私,為不公開審理案件,所以,作為律師,我並沒有過多講述細節。

文章閱讀量較大,討論也很激烈,包括一部分同情強姦犯的腦殘對我進行攻擊,他們的觀點就是要保護高端人才,從輕處罰強姦犯應該支持。

如果被強姦的是他家人,估計這些腦殘就會閉嘴了。

今天,我從法律專業的角度來對這個案件進行分析一下。因為大家多是普通人,我儘量不使用太專業的法律術語,而是轉化為口語,只要大家能讀明白,比那些故作高深的法律專業文章實在的多。

第一、本案定性為強姦還是猥褻的問題。

強姦和猥褻的根本區別在於動機和目的不同。強姦是採用非法手段違背女性意志強行與之發生性關係,而猥褻則是採用非法手段對女性實施除性交之外的淫穢行為。

從判決書對案情表述上分析,努尔特在被害女孩酒醉的時候,把她帶到自己的出租房內,絕對不會是普通的猥褻,而是意圖發生性關係,所以本案應當定性強姦,以未遂犯定罪。

那些認為努尔特與被害女孩並沒有發生性關係,只是強吻和撫摸行為,應當定性為猥褻的說法,建議閉上你的臭嘴,大家都是成年人,別利用童話故事妄圖說服比你聰明的人。

第二、關於本案犯罪動機的問題。

犯罪行為分為激情犯罪和預謀犯罪。激情犯罪往往是一時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作出違法行為觸犯刑法,預謀犯罪則是經過長時間的策劃而實施的有預謀的犯罪,大家通過比較可以看出,預謀犯罪與激情犯罪的危害性要大的多。

努尔特在被害女孩醉酒後頭腦失去清晰的時候,把她帶到出租房,不是悉心照顧,而是企圖與之發生關係,這是典型的有預謀的犯罪。

不把賊偷,就怕賊惦記著。如果一個人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天天在心裡琢磨著怎麼去害別人,這種人有多可怕。這個努尔特絕不是什麼人才,一個人渣而已。

第三、關於犯罪中止的細節分析。

犯罪中止是在犯罪過程中自動中止犯罪或者有效的阻止了犯罪的結果發生。本案定性為犯罪中止,屬於在犯罪行為還沒有實施終了的情況下,自動放棄犯罪。

關於犯罪中止,今天我再發表一些教科書上沒有寫進去的觀點,那就是影響犯罪中止的主觀原因和客觀原因。

前幾日某銀行發生一起搶劫行為,當搶劫犯從取錢女客戶手裡拿到二萬元現金後,聽女客戶是替老人取的錢,立即把錢還給了女客戶。這種犯罪中止是由於犯罪嫌疑人的良心發現,是主觀原因自動放棄犯罪行為。這種行為在民間被稱為「俠盜」,不搶窮人的,有良心有底線。這種罪犯雖然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卻讓人深感同情。

還有一種犯罪中止是由於客觀原因造成的,也就是俗話說的客觀上實施不了。努尔特意圖與被害女孩發生性關係,但是遭受到女孩的強烈反抗,並加以報警相威脅,努尔特實施強姦不成功又產生畏懼心理才放棄的犯罪。這種犯罪中止雖然法律人從輕處罰,但是從普通人的認知上來說,不值同情和原諒。

第四、關於自首的細節分析。

努尔特強姦案被認定為自首,受到從輕處罰。但是同樣是自首,也是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要看自首的原因是什麼。

例如,一個盜竊犯在成功實施犯罪行為之後,沒有被公安機關發現,在生活中突然良心發現,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這種自首是發自內心的悔過,是應當鼓勵的行為,可以從輕處罰。

而努尔特的自首並不是發自內心的悔改,而是走投無路的選擇。在實施強姦未遂後,努尔特並沒有第一時間去公安機關自首,而是聽到被害女孩告知已經報警的消息後,自知逃避不了,心生畏懼而無奈選擇的自首。相比上面的盜竊自首案例,這種自首有點太水了。

第五、關於初犯的認定。

在判決書和浙大的官方解釋中,認為努尔特是初犯,這個說法從法律角度來說也沒有什麼問題,因為之前努尔特確實沒有犯罪記錄。

但是,本案曝光後,卻引發出一系列關於努尔特大量性侵女性的新聞,有一名受害女孩大膽站了出來指出努尔特的罪惡,更可怕的是努尔特可能涉嫌下藥強姦女性犯罪。

更可怕的是,在整個浙大,被努尔特性侵的女孩可能不止一個,而是許多個,如果非要我猜測一個數字,這個數字可能是三位數。

第六、關於悔過的質疑。

在法院的判決書和浙江大學的解釋中,都認為努尔特強烈悔罪,請求獲得改正的機會,但是通過網友曝光的有關努尔特朋友圈的內容,都認為努尔特並沒有積極悔過的表現。

請問,一個因強姦被判刑,而且還處於緩刑期間的罪犯,天天在朋友圈裡晒幸福,天天喊女孩子去酒吧蹦野迪,這是強烈悔過的表現嗎。

這樣的人,誰都不敢保證他不會再犯的可能性,只要一個足夠漂亮的女孩子出現在他面前,以他的前科,難免不會施加侵害。

第七、努尔特的神祕身分。

關於努尔特的簡歷,目前已經被他的校友和同學曝光了一些細節,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他的不一般身分。

努尔特,哈薩克族人,高中就讀於深圳市茉高中新疆班,從事教育的人士應當知道這樣的班級是普通人進不去的,只有特殊背景的家庭才能進入。

2015年在新疆高考,享受了50分加分,考到浙江大學少數民族預科班,一年後選擇土木工程專業就讀。

至於說努尔特來自民族貧困地區,據同學的說法,更不靠譜了。他花兩萬塊錢買一台相機連價都不還的,在酒吧出手花幾千是很普通的事,絕對不會是窮人家庭的孩子,典型的富二代。

目前努尔特已經順利畢業並參加工作。努尔特是在2019年2月實施犯罪,2020年4月法院在畢業前出判決,學校於2020年7月14日出公告,其實努尔特早在2020年6月畢業,現已入職某地產公司。

第八、案件處理中的一些詭異。

對於努尔特的犯罪處理上,從自首到、犯罪中止、自首、認罪認罰、緩刑建議上,公安機關和檢察院都在起訴中說的滴水不露,控訴方把辯護方的職責全部做到位了。

法院也直接採納控訴方的所有量刑意見,判處一年六個月並適用緩刑。

緊接著浙江大學依照有關規定對努尔特從輕處分,說留校察看一年,而在察看期間已經順利畢業離校參加工作。

無獨有偶,浙江大學犯盜竊罪的學生呂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無論從犯罪性質上還是從判決結果上來看,比努尔特輕的多了,但是被浙江大學直接開除了。

努尔特事件已經引發全網關注,不知道浙江大學是出於維護學校的面子,還是保護努尔特的利益,浙江大學緊急發出通知,請學生配合不要參與社交論壇討論。

第九、我對強姦犯的態度。

強姦是性質極其惡劣的犯罪,無論從法律還是道德層面,都是無可原諒的惡劣行為,猶如畜生,我建議對此類犯罪可以考慮實施化學閹割,直接沒收作案工具。

作為法律人,作為刑事專業律師,我尊重法律規定。任何一個罪犯都有委託律師請求辯護的權利,當然強姦犯也可以委託律師為自己辯護。

作為律師,我是有底線的。

我的底線和陳有西大律師的底線不同,陳有西在接受王振華的12000000元律師費後,竟然當著媒體公然替猥褻9歲女童的王振華辯護,認為王振華不與十六歲以下的女性發生關係是底線。

我的底線是,除非是被誣陷的冤案,我永遠不會為強姦犯辯護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