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疫情流調報告曝光,道盡成年人的悲歡:每個人都不容易

疫情
數天之內,浙江三地,累計感染病例已達 235 例。

僅是紹興一市,就有 171 人確診,還有一例無癥狀感染。

這波疫情的源頭還要追溯到本月初。

一個男孩感染新冠,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從外地回紹興參加奶奶的葬禮。

而一同參加葬禮的,還有附近菜市場內的攤主。

病毒就這樣,鑽進了一樁白事的樁子,由此散播出去。

感染的人,基本上都是賣菜的攤販、買菜的普通市民。

正因如此,在紹興政府公布的確診病例流調報告裡,這個城市最真實的平凡人生,被盡覽無餘。

先是一位確診大叔的活動軌跡,上了熱搜。

他是一位出租車司機,住在紹興上虞的城中邨裡。

已經 52 歲的年紀,卻一連多天從清早 6 點,一直開車到第二天淩晨 2 點。

偶爾用餐,就是去途經的快餐店匆匆扒了幾口果腹。

每天工作長達 20 小時,生活中,除了出車,就是菜市場、快餐店和家。

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他已經過了多久。

52 歲,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他必須支撐起背後的家庭。

在這個網約車發達的時代,出租車競爭太大,他只好卯足了勁多跑、多接單,壓榨自己的時間。

卻沒想到自己起早貪黑地工作、拼命掙錢,就因為去了兩趟菜市場買菜,不幸感染。

評論裡有人心酸地說:終於可以歇歇了。

可扛著家往前走的人,這一歇,倒下的卻是生計。

在紹興疫情裡,如果你仔細看過確診患者的流調報告就會發現,蕓蕓眾生,有太多人都像這位大叔一樣活著。

一個 57 歲的阿姨,在確診前的一個星期,每天雷打不動地,要上 12 個小時的班,包括周末。

她工作的地方,是一間游樂場,每天晚上 9 點才下班。

僅有的兩天休息日,也只是去樓下的超市轉了轉,買了點菜。

回到家,或許又是不停地忙碌家務。

更多的,是賣菜的商戶。

有位 50 歲的阿姨,在確診前的 9 天,她每天基本上都是在淩晨 3 點,最晚不過淩晨 5 點,就離開了家。

之後花費 1 小時的時間去市場進貨,再回到生鮮超市上貨、營業。

除了短短十幾分鐘的吃飯時間,還有匆匆去了趟醫院,一整天,她都在攤位上忙活。

傍晚,還要抽一點時間去上虞中學,或許是接放學的孩子。

隨後又匆匆返回攤位,一直忙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家。

第二天,依舊重複著前一天的工作。

另一位差不多年紀的阿姨,出門勞作的時間同樣早到驚人。

一糢一樣的忙碌,日複一日。

還有一位 35 歲的男人,每天清早四五點出門。

要麼就是先去屠宰場進肉,要麼就是直接去菜市場營業。

每天的時間,除了午間回家短暫地吃飯、休息,基本上就是工作。

在這 100 多份流調報告中,幾乎所有人,都過著一成不變的辛苦日子。

家,快餐店,菜市場,工作地點,是他們生活中的全部畫面。

這一個個看起來枯燥的日常軌跡,淩厲地揭穿了普通人最真實的生活:

賺錢、養家,每年去著固定的地方,面對固定的人,為了維持柴米油鹽的平凡生活,努力卻狼狽,如我們每個人一樣。

只是無常找上了他們,放過了一個我們。

都說人生百態,可流調折射下的成年人生活,又好像分明只有一種糢樣:

每個人都活得那麼枯燥,可每個人又都在那麼拼命地活著。

想起之前的河南疫情,其中有一份 7 歲男孩的流調報告。

報告顯示,從 10 月 18 日到 11 月 2 日的 16 天中,其中有 12 天,他在每天晚上 10 點才回家。

在讀小學的他,其實每天 4 點就放學了。

這中間在外的 6 個小時,不是留堂,不是貪玩,也不是去上興趣班,而是去父母經營的小吃攤,乖乖陪著,直到深夜父母收攤,才一起回家。

還有兩個周末,男孩星期不上學。

他就每天跟著父母一起出攤。

小吃攤流動經營,並沒有固定的位置,孩子也跟著媽媽輾轉換地方。

當所有人都在心疼這個孩子的時候,我也為這對父母心酸。

如果可以,誰會舍得讓僅有 7 歲的孩子深夜還不回家睡覺,跟在自己身旁。

如果可以,誰又願意每天居無定所地整夜擺攤,不想奢侈地好好陪孩子長大呢。

可人的手就那麼大,握不住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所以便只能委屈一些,再委屈一些。

畢竟那慌慌張張求來的碎銀幾兩,能讓父母安康,護幼子成長。

除了自己,誰也不敢辜負。

4 個月前,在黑龍江鶴崗,一位年輕的貨車司機出了車禍。

在被撞到變形的駕駛室中,他的雙腿被緊緊夾住,後部的貨物和臺秤也因撞擊壓到了他周圍。

鑽心的痛,讓他幾乎說不出話,只能呻吟哀求消防隊員快些救他出來。

在消防員努力救援的時候,妻子打來了電話。

他立馬鼓起力氣,請求在場的人們不要發出聲音:

「我老婆懷孕了,不能讓她知道我出事了。」

接著,像無事發生一樣,用最溫柔的聲音,告訴愛人一切平安。

消防員清理他身邊重物的時候,拿起了一個盒子。

他不停地提醒:輕點,那裡面是錢。

有人勸他,都受了這麼重的傷了,這時候就先別操心錢了。

他只一遍遍念叨著:「不管不行,我老婆馬上要生了・…..」

或許一個 「合格」 的成年人,就是從來不是為自己而活吧。

身後,還有沉甸甸的擔子;面前,還有無數褶皺等待被熨平。

所以,我們藏起眼淚,把崩潰調成靜音。

可若不是需要扛起一切,誰又願意負重前行拿命換錢?

只是希望,在家人需要時,我不會囊中羞澀。

只是因為,不想為錢和誰低三下四,不想為錢去麻煩別人。

那些看起來非常微小的心願,卻大到能撐起成年人所有的堅韌。

撕開生活的本來面目,你會發現,成年人的世界早已千瘡百孔,不堪一擊。

誰的生活都是一地雞毛,不斷緩慢受錘。

買不起房,結不起婚,不敢要孩子,工作沒有一點起色,發際線在日漸後退……

成年人的累,像卡在嗓子裡一個咳不出來又咽不下去的異物。

可當你抬起頭,想要喊出心中的委屈時,卻沮喪地發現舉目四望,誰也幫不了你。

因為又一波新增病例的出現,最近哈爾濱餐廳不允許堂食,外賣點得也少了。

一對開餐飲店的夫妻,望著空蕩蕩無一人的大堂,突然就心酸地抱在了一起。

甚麼也說不出來,唯有放聲大哭。

這才看懂那句話:

少年們大聲哭喊的都是夢想,中年們無聲泣訴的都是人生。

邨上春樹寫過一段話:

「這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無法向人解釋。

即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會。

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靜靜地沉積在心裡。」

可一個人的心沉積了太多,終究會給壓垮的。

你永遠都不知道,那個沒能熬到天亮的人,曾經歷過多深的絕望。

還有半個月,就到 2022 年了。

想到這突然有些恍惚,好像上一次跨年還在昨天。

到了一定年紀之後,就總是會覺得日子過得太快了,怎麼一年一年,甚麼都沒有變化,就倏忽而過了。

有時候又覺得日子過得太慢了,日複一日地忙碌,看不到盡頭。

明知道希望渺茫,還總在期待 「新的一年能對我好一點」。

成年人已經不再相信許願的意義,可依然會許願。

正應了那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就像那個不小心弄傷後腳後,仍在忍痛堅持送外賣的外賣小哥。

在送醫院的訂單時,醫生一眼看出了異常,叫住了他。護士們馬上開始準備藥品,給他處理傷口。

一個外賣小哥一天的疲倦和疼痛,融化在了一群陌生人的關心裡。

就像那個年輕的媽媽,不知道遇到了甚麼事,一路走一路抹眼淚。

一時想不開,她沖動著要帶著年幼的兒子一起跳江自殺。

浙江疫情流調報告曝光,道盡成年人的悲歡:原來,每個人都不容易

幸好一輛公交車路過,司機發覺不對勁,以驚人的速度沖出車外。

在女人幾乎一腳跨過欄桿之時,一把緊緊摟住她。

浙江疫情流調報告曝光,道盡成年人的悲歡:原來,每個人都不容易

生活中那些險些沒有跨過去的坎,因為一群人的善意而跨過。

普通人的日子一天天、一年年,枯燥地過。

可正是這些小小的、隨機的幸福和溫柔,將無盡奔波的日子,變成無法割舍的生活。

還有半個月,新的一年就到了,生活可能不會就此變得很好,但肯定也不會一直很糟。

就像《銀魂》裡說的:

「本想抬頭挺胸前進,卻不知何時就沾了一身泥巴。

不過,即使那樣也能堅持走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泥巴會幹燥掉落的。」

來源:夜聽沁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