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浙江的魔鬼魚幹,感覺像吞了個外星人

吃過浙江的魔鬼魚幹,感覺像吞了個外星人

吃過浙江的魔鬼魚幹,感覺像吞了個外星人

很多人不相信存在地外生命,直到他們去過浙江

很多地外生命認為可以輕松拿捏人類,直到它們在浙江失足。


NASA不敢公布的宇宙真相,52區刻意隱藏的星河蠻荒,無數民間UFO獵人在祕網中留下的蛛絲馬跡,可能都會在不久後曝光。

有理由相信地球與宇宙之間存在高維生命的交流,入口大概率就在浙江。

「室友以前弄過一條,放暑假回來掛樓下,宿管大爺每次經過都哆嗦一下,罵罵咧咧的,貓瞅著都不敢來,遠遠看著舍友一天吃一點,女生也不來了。」

「和美杜莎一樣,你無法和它長時間對視,可能會被石化,但有時候拍照時手都端不穩,我又很矛盾。」

你可以形容那是一種鬼面羅剎,亦或是從聊齋穿越而來的牛鬼蛇神,每一只都不太一樣,但無疑都透出一種讓人肅然起敬的控場氣質。

浙江沿海的一些菜市場,常年可以看到這些吊詭的生物,它們以一己之力繞開了《山海經》的條條框框,怎麼發育,完全隨心所欲。

有時候不經意打眼一瞧,仿佛無意間瞥見樹林深處的平行男女,買賣雙方都很可疑,因為是真的「吊鬼」,洗眼睛都治不好心病。

「小時候我要去水族館,我爸帶我到水產市場逛了一圈,然後指著頭頂上的魔鬼魚幹說,『老去水族館會看到淹死鬼哦』,回家後我就發燒了,我媽讓我爸做了一年的家務。」

「把魔鬼魚幹修剪一下,把它放到火星博館物我都信。」

據說外星生命來地球前,都要經過嚴格的上崗培訓,第一課就是,如何讓人類反胃。

但即便如此喬裝,浙江人還是發現了它們的陰謀,確保讓它們無法活著跨過長江,第一時間守衞住了華北。

有人總結出浙江的三大詭異特產:魔鬼魚幹、童子尿蛋和臭豆腐,分別流行於溫州、金華和杭州,當然,也分別從色、香、味三個維度湮滅了你的三觀。

某種程度上,我們應該感謝那些勤勞勇敢的漁民,正是他們大膽地試錯,確保了歷史的無過,不然現在誰吃誰還說不定。

曾經桀驁的外星傲骨在與人類的搏鬥中被幹稀碎,降維打擊下,它們又被從三維曬成了二維。

魔鬼魚幹,曬幹後邪門的長相酷似魔鬼,中英文翻譯差別不大,能系統體現出東西方罕見的共識。

它可能屬於鰩魚、蝠鱝[fèn]、魟[hóng]魚或鰩鱝,「魔鬼魚」,是對它們的統稱。

在浙江溫州平陽一帶,這似乎是自然的饋贈,每一次斬獲,都像碳基生命內戰後的成果展示,出發之前,沒有一條魚認為浙江會是自己生命中的滑鐵盧。

就像它們無法完全分辨人類的膚色和體貌特徵,人類也很難分辨它們分別來自哪些星系。

如果從頭部來做大體推斷,那麼雙開叉帶尖錐尾的是蝠鱝、扇形帶長尾的是魟魚、扇形短尾的是扇鰩、尖頭偏瘦的是鋸鰩。

其中有種蝠鱝,最大體盤能過8米,重達3噸,出門覓食相當於兩輛五菱宏光並行在街頭緩緩而行,在近海中無敵般的存在,鯊魚見了也得喊爺,你不知道到底能下來多少人,也可叫社會鰩。

它在各地海洋館中支撐著基礎客流,算保護動物,不能吃,看看得了。

海南文昌執法人員和漁民現場救助蝠鱝

絕活就是它的尾,猶如秦叔寶的金裝鐧或李小龍的雙截棍,普通人一下都扛不住,更別說還被插入。

曾有海南三亞的游客不知怎的和一條魟魚看對了眼,前者被後者攮入下體,三根尾部的有毒倒刺令現場圍觀群眾印象深刻,消防人員也沒轍,剪斷尾巴後送醫院就醫。

這種魚脾氣溫柔,秉性純良,但並不代表它軟弱可欺,在海邊游泳時,如果趕上它們的繁殖季節,你很可能會被魔鬼魚群好奇圍觀,甚至上前與人類互動,如果不幸接觸,輕則紅腫發燒,重則人生重啓。

每年的6-7月,蝠鱝會洄游到福建、浙江沿海;8-9月,它們又會游到黃海;10-11月,就會游回浙江沿海;12月到次年2-3月沿原來路線洄游南下,記好這個時間和路線,務必註意,不要嘗試伴游雙飛,咱不至於吃虧。

自然界的危機總是相伴而來,人類也有自己的解決辦法,人們對動物的分類簡單而直接: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其中能吃的這部分魚群,每年在福建沿海向浙江舟山漁場附近洄游時,隨著裡程的增加,減員情況有所加劇,抵達浙江沿海時尤甚,沿岸各地也都有零星魔鬼魚幹的制作,只是浙江最多。

有的上岸後所幸直接從良,它們對徵服的遠古使命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在市場中懸掛的位置,昭示著它們的身價,當地人說,和戰役的推進難度有關。

比如被掛在海鮮市場梁子上迎賓,那它身份怎麼都得是個大酋長,次一級的戰鬥人員,被集體扼住命運的喉嚨,那是市場早已標註好的價格。

「外星文明探索是一個很特殊的學科,它對研究者的人生觀影嚮很大」。劉慈欣在寫《三體》前,應該是去浙江的海產市場找過靈感。

伊籐潤二的漫畫再邪祟,在看到這些文明沖突的遺跡時,也會坐立不安,更別說,鐵血戰士來了也得遞煙。

撲面而來的外星氣質,令誰都會靈魂一震,那詭異不摻假的表情帶著失敗的不甘,有人還能從中細品出一種傲慢與偏見,「有種來吃我!」

浙江沿海漁邨有道狠菜,叫「幹爆魔鬼魚」,似乎是為這種生物量身定做。

不知是不是漁民的刻意為之,反正全網都搜不到關於這道真·黑暗料理的評價。

如果在餐廳中點這道菜,服務生很可能帶你到水族箱前詢問,「您想幹爆哪條?」

浙江,是古典保守主義者們無法翻越的奧林匹斯。

樸素的進化論根本無法解釋得通,浙江人早已把生物的開源和食譜的多元進行重新定義,他們比誰都更明白,甚麼才是「透過問題看本質」。

幹癟畸形的食材,並不能阻擋人們的探索欲,盡管它們來自外星,生於地球,長居藍海,簡單生活,深情度日,最後終歸走上餐桌。

圖片來自B站 杭舟迪爸

雖然被曬成了魚片,但你不能真的把魔鬼魚幹當作魚片。

生吃都是牙口強勁的王者,一般都得水發泡開,和幹海參一樣,泡發魔鬼魚幹也需付出必要的耐心。

一只高貴的魔鬼魚幹,會參透你在廚間的無奈,而一旦你邁過心頭的枷鎖,很快就能掌握火候的奧義。

口味接近雞肉,是在林間放養的山雞,有的人能咀嚼出寬廣的胸懷,有的人咂摸出了猛龍過江的勇氣,也有人能嘗出江湖道義。

共同點就是,幾乎所有人都能品出大海的祕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