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咱正永書記」在陝西的風流韻事

趙永正

文:李么傻

咱正永書記」,是我以前在陝西做記者的時候,一名報社同事的稱呼。

那名年齡老大不小的記者,張口閉口都是「咱正永書記」,說得好像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是他親爹似的。

有人問他:「你口口聲聲咱正永書記,請問趙正永認識你嗎?」

這名同事說:「我就愛這樣稱呼,礙你什麼事?」

昨天新聞出來了,趙正永受賄7.17億。

陝西地處西北,是個農業省。和東南沿海比起來,非常貧窮。

2019年陝西人均收入4.8萬元,咱正永書記僅僅受賄金額,就相當了14938個陝西人全年的收入。

陝西秦嶺是大熊貓的故鄉。

秦嶺山中有個縣叫佛坪縣,2019年全年收入是10億元。

也就是說,佛坪縣全年收入的一多半,都被咱正永書記拿走了。

注意,7.17億僅僅是受賄金額。

咱正永書記在陝西深耕15年,歷任省政法委書記、副省長、省長、省委書記,他的資金來源可不僅僅只有受賄這一項。

如果算上他的全部收入,肯定超過了佛坪縣全年的收入。

全國人都知道,陝西很窮。

就在前幾天,陝西省靖邊縣一個名叫馬樂寬的農民,活埋自己79歲的癱瘓母親。

馬樂寬無力撫養,無錢治療。

2013年,陝西漢陰縣農民趙某,以37000元的價格,把自己剛出生一個月的兒子賣給了人販子。人販子又以62000元的價格賣給了河北邢台一戶人家。

趙某家境困難,此前已經有了一個兒子。他無力撫養兩個兒子。

在陝西農村,僅僅給兒子娶媳婦,就需要花費一大筆錢。

那一年,我帶父親去西安有名的西京醫院看病。

醫生對排在前面的一個老漢說:你需要立即住院。

老漢問:需要多少錢?

醫生說:需要兩萬元。

老漢說:算了,還是讓我死吧。

兩萬元可以救治一個老漢的生命,但老漢放棄了。

咱正永書記僅僅受賄的錢,就可以挽救35850個老漢的生命。

陝西政界商界的人都知道,咱正永書記有三個圈子:網球圈、商人圈、老鄉圈。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趙正永喜歡打網球,陝西很多官員也讓自己的老婆女兒打網球,然後把老婆女兒送給趙正永,一起交流「球」技。

陝西方言中,把男人的那個東西叫球。

陝西人罵人的時候,就說:「你是個球!」「看你的球式子!」

趙正永喜歡和商人交朋友,他的身邊簇擁著一批陝西本地的富豪。趙正永和這些富豪稱兄道弟,他們都尊稱趙正永為老大。

趙正永是安徽人,先後有很多安徽籍官員來到陝西,在政府部門擔任要職。

深耕陝西官場15年的趙正永,依然寵信自己的安徽老鄉,他的老鄉圈裡的安徽人,都是他的嫡系。

把自己老婆送給趙正永,這在陝西官場已經不是祕密。

陝西官場的人都知道,某某某之所以能夠得到提拔,是因為他老婆學會了打網球,是因為她老婆和趙正永打過網球。

有把老婆送給趙正永的,有把女兒送給趙正永的,還有把情人送給趙正永的。

坊間流傳,陝西北部某縣縣委書記,認識了一位賓館小姐。

他出資讓小姐學會打網球,然後通過關係,進獻給趙正永。

後來,這位縣委書記調到西安某部門任職,那個會打網友的小姐,調到陝南某縣任副縣長。

十幾年前,陝西出了一則爆炸性新聞,「妓女也能當法官」。

渭南市某縣縣委副書記認識一名妓女,將她調入法院,成為國家公務員。

陝西官場中的知情人說,這種事情,太常見了,根本就不算一個事。

知情人說,按照不成文的規定,每個手握實權的縣級幹部,都可以安排幾個,甚至幾十個人進入國家幹部序列,領取財政工資。

知情人說,陝西流傳一句話:趙正永帶壞了陝西官場。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