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上「小紅樓」,跟賣淫沒一毛錢關係

滬上「小紅樓」,跟賣淫沒一毛錢關係

文: 邱開冒 

把皮肉業做到極致的泰興人趙富強,於2020年12月30日被上海高院二審終審判處死緩並限制減刑。趙富強被裁定犯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強姦、詐騙、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盜竊、組織賣淫、聚眾淫亂、行賄等10宗罪,竟然沒有被判死刑,只判處了死緩。

這案子本在兩年前就揭開蓋子了,但這樣一個具備吸引眼球的一切要素的案件,竟被摀了兩年,這幾天因為一篇語焉不詳的揭秘文章才廣為人知。

如此令人髮指的案件不是發生在偏僻的中小城市,而是發生在中國最發達的城市上海。並且案發地點上海市楊浦區許昌路632號的小紅樓,離楊浦區政府,只有200多米的距離,聯署辦公都很方便。

很多文章都把趙富強的小紅樓當做賣淫會所了,其實,雖然小紅樓裡有高檔陪睡美女,但跟賣淫沒有一毛錢關係。

趙富強是靠兩家髮廊操皮肉生意起家,他靠組織賣淫掙了第一桶金。但在2015年買下六層小紅樓開辦「創富文化公司」時,就把皮肉生意升級換代了,不再接待憑錢消費的嫖客了,只跟權力交易。客人不是嫖客,而是作為權力的軀殼上門被嫖的。客人依據權力的大小,在被陪睡後還收紅包,算是睡性奴的辛苦費還是嘿咻後的身體營養費?

趙富強的紅樓裡天天上演著奇特的一幕:腦滿腸肥的貴人們如出台的鴨子上門給趙老闆服務,一套大保健程序走完後,拿上趙老闆給的紅包揚長而去。當然,趙富強嫖的不是他們的大肚腩,而是他們的權力,這群鴨子掌握著很多資源可以滿足趙富強的慾望。趙富強以操縱賣淫起家,轉型到買淫聚財,把皮肉生意推向更高境界。

賣淫,是一種交易關係,賣方主體有自由交易權才叫賣淫。被綁架被控制的性奴,不存在賣淫交易的前提,就像搶劫也是財富轉移,但絕不是交易一樣。趙富強紅樓裡的性奴,被趙富強用暴力手段和司法手段(派出所都是趙的幫兇)控制,她們被迫跟客人發生關係,但跟性交易跟賣淫不沾邊。趙氏紅樓的經營,本質就是成建制、成批次、長時間、大規模的強姦。

滬上「小紅樓」,跟賣淫沒一毛錢關係

賣淫,不論多麼卑賤,畢竟是門古老的生意 ,有潛在的行規和行為準則;老鴇子,不論多麼下賤,大小也是個管理者,也有特定的規矩。兇惡如趙富強,敗壞了賣淫業的行規,擾亂了賣與買的交易關係,就算在賣淫界也是妥妥的敗類,居然平趟上海灘,成了高官貴人的盟友,讓青樓業蒙羞。上海的某些達官貴人結交趙富強這種極端下賤極端兇殘的老鴇子,你們對得起窯子嗎?

海歸留學生陳倩從《平安上海》這個法制節目中看到了一則企業招聘運營專員的啟事,前去面試合格,從此就淪為小紅樓裡的性奴。她借去銀行取錢的機會打報警電話,結果是向烏龜告王八,派出所所長是趙富強的盟友,陳倩被趙富強帶了回去。陳倩挨了毒打後又被拘禁起來,連續十幾天被強制注射催卵針,之後被戴上眼罩送到某個私人診所取卵,還沒有註射止疼藥。這次取卵對陳倩造成嚴重的腹腔積水,讓她失去了生育能力。

趙富強的紅樓不是賣淫場所,而是取卵基地,所有被拘禁的性奴都被取卵賣錢。性奴陪客人淫樂,給趙富強編織官場關係賺大錢,同時又被趙富強強行取卵賺小錢,這個人渣為什麼不判死刑立即執行?看來,去紅樓逍遙的那些鴨子們還念著趙人渣的好處哦!

趙富強有很多前妻,他的現任老婆崔茜終於受不了這個惡魔逃出去了,趙富強發現後,派人到處播放崔茜的裸照,並揚言要將其抓送到老家去。崔茜只好孤注一擲,和母親一起向上海紀委舉報:「趙富強強姦殘害女性,使用錢色拉攏腐蝕幹部。」然而,領導公務繁忙,沒空理這個茬。

2019年初,崔茜向楊浦區公安局報案被趙富強強姦,要求離婚。這一年3月,離婚案開庭。崔茜用微信群發的方式舉報趙富強長期行賄、嫖宿,並且實名舉報多名官員、國企幹部和警務人員。也算崔茜運氣好,恰巧趕上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來到上海,趙富強的客官們只好「揮淚抓馬謖」了。

最滑稽的是,喪盡天良,踐踏人間法律,並且敗壞賣淫界規則的趙富強,居然通過前妻林某控股法制欄目《平安上海》。婊子做貞潔代言人也沒有趙富強操縱法制節目更讓人震撼的了!一個賣卵的居然同時也玩兒法制,這是個多麼荒誕的世界。

上海紅樓主人趙富強第一個罪名是組織黑社會,紅樓裡的黑老大,色彩對比強烈,譜寫了紅與黑的新篇章。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