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不喜歡,又怎樣呢?

文:齊亮

01

「信念感」是工作的必需嗎?

章子怡喜歡在節目裡質問年輕演員有沒有「信念感」。

「如果沒有信念感的話,就不要走上這個舞台。為什麼一定要當演員呢?」

其實,工作就是為了賺錢。任何行業裡有「信念感」的人永遠是極少數。

沒有崇高的「信念感」,沒有任何問題。這和一個人的工作能力、產品質量,沒有任何因果關係。

在現實中,前輩批評年輕人:「不好好幹活,專業能力不行,你怎麼吃這碗飯?怎麼升職加薪?」

在電視節目裡,導師們批評年輕人:「演技不行,是因為你沒有信念感。」

後者,是一種表演。

金莎說:「評委也要演戲。」

02

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要來演戲呢?

章子怡問:「為什麼一定要當演員呢?演員這個職業難道是一個最低級的職業嗎?難道所有人都要來這分一杯羹?」

郝蕾說:「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要來演戲呢?那我們職業演員,沒有戲演怎麼辦?」

這兩句話,異曲同工。

答案很簡單,因為有利可圖啊。

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有供給。

粉絲們願意看到他們喜歡的歌手、主持人、網紅、小鮮肉……出現在影視劇裡,願意為此買單。

哪怕你覺得對方毫無演技,毫無「信念感」。

這是一個消費者說了算的市場。如果消費者說了不算,影視作品的存在,演員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

 

03

該如何看待競爭?

同行是冤家,沒有人喜歡競爭。

任何人都不會喜歡自己所在的行業裡新的競爭對手源源不斷的湧入,他們甚至把這種情況,稱之為「內卷」。

「難道所有人都要來這分一杯羹?」

「做歌手就好好做歌手……為什麼所有人都要來演戲呢?那我們職業演員,沒有戲演怎麼辦?」

出租車司機,不喜歡網約車司機;實體店商家,不喜歡淘寶;美國的工人,不喜歡東南亞的工人。

因為競爭者增加,會拉低價格,會讓自己受到損失。這就是來自同行的古老敵意。

這種敵意,可以團結利益集團,製造行業壁壘,減少競爭。比如中世界的各種行會,比如今天西方國家的很多職業——以理髮師為例吧,不是你想幹就能幹,先去考一堆證,攢夠資歷,獲得「資格」再說。

明明是利益集團限制競爭,卻可以有各種冠冕堂皇的名義。比如「保護消費者「啊,提升專業能力啊。

對競爭的敵意,也可以通過認知得到化解,讓自己有一個開放的心態。

另一位演員張頌文說:「我們國家過百個職業院校,都在培養表演系的學生。但是這就是唯一了嗎?不一定的。我們一樣要歡迎各行業的人,有愛好者他都可以來嘗試一下。」

歡迎競爭的人,是強大的。

歡迎競爭的國家,是強大的。

抱怨競爭太激烈,競爭對手太多,內卷化太嚴重,也許會得到別人的同情和憐憫,但永遠不會贏得別人發自內心的尊敬。

04

你不喜歡,所以呢?

你不喜歡競爭,但競爭就在那裡,競爭對手,源源不斷的湧入。

你不喜歡庸俗。認為工作應該出於崇高的信念感,但大部分人工作,就是為了賺錢。

你不喜歡複雜。認為競爭應該是單一維度的競爭。我成績最高,演技最好,品德最高尚,產品價格最便宜,每天加班時間最長,為什麼獲勝者不是我?但競爭永遠是多維的。

你不喜歡批評與嘲諷,但批評與嘲諷,也永遠在那裡等著你。有時來自領導、前輩與權威,有時來自消費者們。

因為以38歲的年紀在電視劇《上陽賦》中演15歲少女,章子怡也遭到了無數人的嘲笑。

她生氣的發了一條批評的微博:

這條微博很有意思。

首先,嘲笑章子怡的並不是「片方」和「平台」,而是無數的觀眾。但「觀眾」是不能得罪的,無論他們怎樣嘲笑你。於是只能批評平台。

這也像現實中人們在工作中受了領導和老闆的氣之後只能罵資本一樣,雖然他們和公司的股東——「資本」們,往往連面都沒有見過一次。

其次,中年女演員因為扮演15歲少女被群嘲,設身處地,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喜歡這種感受,她當然會生氣,會希望人們能停止討論這件事。

但怎麼可能呢。

媒體怎麼可能不追熱點呢?觀眾怎麼可能不評頭論足呢?利益方怎麼可能不營銷呢?

那就是他們的利益,那就是他們的樂趣。

就連章子怡批判平台營銷自己的這條微博,本身也只會成為營銷的一部分。

經濟規律,從來不會因個人意志而轉移,不管你是誰,不管你有多麼生氣。

這大概也是市場經濟讓許多人不爽的原因之一吧。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