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性侵案和解,章澤天的表現打幾分?

劉強東

10 月 2 號,历經數年的劉強東明州事件迎來最終大結局,雙方律師團隊發表聯合聲明,稱已達成和解。

在聲明中,整場事件被定義為 「劉強東和劉婧堯(音譯)於 2018 年在美國明尼蘇達的一次偶然事件所造成的誤會」。

image

▲截圖自環球時報微博。

▲港媒的報導,許多通曉英文的人判斷出提醒我們,這是 「和解」,而不是 「勝訴」,是 「雙方同意對外宣稱這是個誤會」,不是 「這個事件是個誤會。」 事件事是劉強東沒有勝訴並且賠償了對方。

這個案子定於 10 月 3 日在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Hennepin County)地區法院開庭審理,也是四年前的案發地。

好巧不巧,就在開庭之前,劉強東和章澤天美國購物的照片曝光,清晰可見章澤天已經懷了二胎。

和解的消息官宣後,劉強東在聲明裡對章澤天道歉:「…… 再次對被這件事困擾的所有人尤其是我的妻子表示歉意。」 並且強調,沒有妻子的寬容、支持和陪伴,他無法堅持到今天。

章澤天的反應是再一次朋友圈發文,這是她這幾年的主要發聲渠道 ——「人生總有風雨,但時間永遠向前」。舊的一頁就此掀過,兩個人從此還是好夫妻,還要共富貴。

▲圖源界面新聞。

▲圖源網路 。

也是很奇妙,每每劉強東有新聞,人們總是格外關註他的妻子章澤天,而在這場历時四年的官司裡,章澤天的表現更是其中關鍵的一筆。

我們先來簡單回顧一下四年前到底發生了甚麼?

2018 年 8 月 30 日晚,劉強東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參加社交晚宴,而那時劉婧堯正在明尼蘇達大學讀書,她也參加了宴會。之後,有監控鏡頭拍到劉強東跟隨劉靜堯回到她的公寓。

劉婧堯說,她在晚宴上被劉強東灌酒,並且在乘坐同一輛車時,劉強東對她進行了身體上的侵犯,而她當時酒醉,無法反抗。之後,劉強東跟隨她到了公寓,強姦了她。

而劉強東則表示,劉靜堯沒有過度醉酒,二人發生了自願的性行為。

之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劉婧堯將此事告訴了一位朋友,這位朋友隨之報警,劉強東遭到逮捕,因其聲稱無罪,在第二天被釋放,但是劉強東那張著名的橙色衣服照片傳遍網路。

幾周後,經過調查,當地檢察官稱因為存在 「重大證據問題」 而拒絕起訴劉強東。

2019 年 4 月,劉婧堯對劉強東提起民事訴訟,指控他進行性侵,並要求獲得至少 5 萬美元的賠償。

但是後來,不知何人曝光了警方的執法記錄儀視頻,顯示劉靜堯清楚無誤地說了以下這句話:

同時也曝光了公寓另外角度的監控,視頻顯示,劉強東和劉婧堯在公寓走廊裡有互動,兩人很正常的交談,女生不像是酒醉狀態。

正是因為這些片段,使案情撲朔迷離起來,網友從一開始一邊倒地聲討劉強東,漸漸變成有一些人支持他,認為他遭遇了仙人跳……

從 2018 年至今,深陷在案件中的劉強東愈發低調,而女生劉靜堯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

據 BBC 報道:

劉婧堯的律師稱,她曾兩次從大學退學以進行心理治療。後來,她終於完成了學業,現正在密蘇裡州的華盛頓大學就讀研究生課程。

她的律師告訴 BBC,這一事件和公眾的詆毀使她患上了永久性的創傷後應激障礙,她不想回到中國,因為她害怕會受到劉強東和當晚晚宴上其他人的反擊。

▲劉靜堯受訪時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2019 年 12 月,劉靜堯接受《紐約時報》採訪,也講述了她所遭遇的心理創傷:

她說自己扔掉了一半的化妝品,也不再化妝了。她曾經和許多中國年輕人一樣喜歡名牌服裝和手袋;現在她主要穿無印良品,一個不貴的日本品牌,其風格大概屬於單調和矜持一類。

一年前轉到這所大學時,Liu Jingyao 選擇了這間高層公寓,因為從這裡可以看到附近的公園,以及被當地人稱為 「女巫帽」 的水塔。現在,她說,她的卷簾不管白天黑夜都是合上的。「總覺得有人在外頭盯著我看。我現在就想灰頭土臉的,不被人註意,」 她說。

▲劉靜堯受訪時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她說她現在很少離開公寓,大部分時間在做飯、畫畫、彈琴、看日本肥皂劇,以及糾結是否要查看一下中國的社交媒體。每晚睡前,她都要仔細檢查門鎖。她的牀頭放著一罐胡椒噴霧和一把電擊槍,這是在那天晚上之後買的。

▲劉靜堯牀頭的胡椒噴霧,來源《紐約時報》

她繼續和兩只約克夏犬躲在公寓裡,等待劉強東一案的進展。她的父母在中國工作。男友的簽證出了問題,無法來探望。Liu Jingyao 點外賣和優步打車都用假名,因為害怕遇到聽說過她名字的中國人。

Liu Jingyao 說,她經常做同一個噩夢:一個男人把她推倒並坐在她身上。她的心理醫生告訴她,這是創傷後應激障礙的常見癥狀。

▲劉靜堯受訪時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在這篇採訪裡,劉靜堯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2016 年,她去了明尼蘇達的一所文理學院學習文學,同時每天練習兩個半小時的鋼琴。她夢想成為一名外交官或語言學教授,但她也對商業感興趣。她於 2018 年 8 月轉入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在那裡,一位教授招募她來做國際高管訪問項目的志願者。劉強東就是參與該項目的高管之一。

每天早上,Liu Jingyao 起的很早,並帶來訪高管慢跑。在第五天,她被邀請去一家日料餐館參加集體晚宴。當 Liu Jingyao 到達時,發現桌子入座了十幾個中國男性,她是唯一一個志願者,也是唯一的女性。監控視頻顯示,其中一名男子指示她坐在最有成就及最富有的劉強東身邊。

據警方稱,在接下來的兩小時內,聚會的成員至少 27 次舉起紅酒杯敬酒。Liu Jingyao 喝了 19 次。坐在她對面的男子暈倒在桌子上,不得不被抬走。」

2019 年的採訪,是劉靜堯唯一一次接受權威媒體的採訪,在這個採訪裡,她明確地表示不會和解:

但她仍決心繼續訴訟。她說不會接受和解,因為她永遠不會同意簽保密協議。她還說如果勝訴,會把所有錢捐給一直支持她的人 —— 只留 1000 美元給自己。

她坐飛機去紐約找律師是自己花的錢。而且她說,希望賠償被弄壞的衣服和牀單。

但三年之後,這個案子還是和解了。

明確地說一場 「誤會」,讓身涉其中的各色人物人生軌跡就此改變。當事女主角一方自不必說,劉強東事發後的種種商業動作、事業規劃,未必全然不受此影嚮。

2022 年 4 月,京東表示劉強東已卸任京東 CEO,由徐雷接任。

▲京東新 CEO 徐雷,2009 年 1 月正式加入京東,愛音樂,紋身,是位很有個性的 CEO。

劉強東同時轉讓了西安京東 45% 的股權。

劉強東的事件並未影嚮到公司執行,根據最新財報顯示,京東 2022 年第二季度營收 2676 億元,同比增長 5.4%。

但吃瓜群眾最關心的,還是章澤天。

從哥大時期的緋聞開始,到後續和劉強東的結婚生子,一路走來章澤天和 JD 以各種形式牢牢捆綁。

一帆風順的時候,她是知書達禮,年輕漂亮的高知女性,是男人功成名就時期的勝利勛章,是身家清白的最佳代言人。企業風吹草動,有她在,財經和娛樂版不費吹灰之力全能通吃。

風高浪急的時候,她又是賢妻良母,講究隱忍顧全大局。文能朋友圈次次喊話,要一家人在一起,要守得雲開見月明;武能在本次開庭前身懷二胎,被拍到和老公親密逛街,做合美家庭的三好成員。

這種富豪浪子登高跌重再回頭的事兒,兩岸三地豪門裡演過無數次,甚麼版本都不新鮮。唯一讓我詫異的,是網友眾口一詞對於章澤天格局的贊美。

這套邏輯體系中,她成為網友口中的勝利方。

▲網友對該事件的評論,滿屏洋溢贊揚。

很好解釋。

夫妻利益這些年逐漸捆綁,通過婚姻得到的東西足以支撐她日富一日;男人浪子回頭的戲碼符合中國人傳統意識裡的深度期待,她賢妻的屬性無形加強,符合社會對於女德的期待。

更重要的是,婚姻博弈中,本來弱勢的一方會因為對方的失誤,在這段關系中獲得微妙的地位平衡。經此一事,收益此消彼長,他們的婚姻短期內只會更牢固。

結婚的這些年,她總被認為是勝利方。

快樂嗎?聽起來很快樂。還不到 30 歲,她的財富地位已經是秒殺 99% 的星球人類。婚姻帶給她階級躍層一目了然。她婚後談笑有豪富,往來無白丁。

最新鮮的 Forbes 排行榜裡,「億萬富翁實時榜單」 顯示,截至 2022 年 10 月 6 日,劉強東以 113 億美元的淨值,位列全球富豪第 157 位。

劉強東在西方人口中被稱為 「中國的貝佐斯」,因此,章澤天結識了原本無法結識的名流巨星。

▲章子怡是她現在朋友圈中的常客,彼此的微博 /ig 合照中常能看見對方的身影。圖源章澤天 IG,這條她還圈了劉嘉玲。

她站在劉強東身邊,享受到無比的風光。

生活優渥,雖已結婚生子,但仍然有少女般明亮的臉龐和緊致的身材。

她甚至自己都要變成叱咤商界的女強人。

遺憾嗎?不遺憾嗎?像這樣少年成名,漂亮又高知的女性,看似人生奮勇爭先,到頭來學历也仍然只給她做了鑲金的嫁妝。

嫁給大自己十九歲的頂級企業家老公,一步登雲梯邁向滔天富貴的同時,也意味著斷絕了二十歲上,人生或許會有的其他可能。

▲當年她手捧奶茶的照片在天涯橫空出世,不知驚豔多少網友。那時沒人想到,命運詭譎,後事如此奇妙。

是的我承認,嫁給普通男性或許也不會更好。可是未必一定要 「更好」,才足以對沖與富豪人生的擦肩。

普通不是庸常,它只是一種生活的常態。和清華同學戀愛成家朝九晚五,抑或和如今這樣的老公結婚,任由他不知妻美,任由明州事件發生時自己的孩子和母親隨形同游,任由全社會討論、嘲笑 「一東等於兩分鐘」,很難說哪個更殘忍,哪個更遺憾。

▲「一東等於兩分鐘」 的梗學來源與解釋。

更何況,長期處在穩定環境的人,不會思考自己是否德配其位,她 / 他只會覺得,這就是她 / 他應該過的生活。養尊處優久了習慣成自然,一旦回望,又該怎麼面對人性深處幽暗的意難平?

強東事件發生後,相信 28 歲的章澤天見識了她從來沒有想象過的局面,名譽、金錢、權力以及各種力量的周旋博弈,想必她也在這四年裡迅速成長並且成熟起來,要知道,就在 2019 年之前,章澤天最喜歡的事情是在社交賬號裡秀恩愛,那些甜蜜的過往如今更像是一聲暗暗的諷刺與嘆息。

所以,要說在劉強東事件裡,章澤天的表現如何?她真的是所謂贏家嗎?

我的回答是,她的表現不過不失,符合男性社會上精明女孩的利益選擇,但是贏家,就還真難說,她應該在這件事情裡學到了許多人生真相是真的。

首先,她應該終於知道捷徑不是完全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這是一個習慣走捷徑的精明女孩,從前上清華,後來找強東,都是慕強思維下的自然選擇,但是強東的這一出,至少讓這個從來沒有吃過虧的女孩明白了人生還是有很多的無奈和醒悟,起碼,在這個剛出校門就進入頂級名利場的女孩的世界觀裡,她終於上了生動的一課 —— 出軌的是男人,承受壓力的是女人,這世界還有沒有公理!?不好意思這就是慕強游戲的規則:就是你跟著強者能吃上肉,但你做為關系中的弱者,你永遠是第一個挨打的人,

第二就是錢在底層時很重要,最重要,但到了頂層,大家都有錢,面子更重要。

當一個公眾人物,尤其是女性,在最初進入大眾視野的時候就與金錢產生聯繫,被人視為 「附屬品」,那麼這是一把血淋淋的雙刃劍。

當然,她獲得了普通人無法企及的階層跳板,但另一方面,無論她今後走得再高,努力再多,她也很難擺脫這種既定印象,在某種程度上說,也許她今後一生都要與這種標簽做鬥爭。

▲連炫富的她都來嘲笑她愛錢了,真是今昔何昔。

頂級的名利場,已然是赤裸裸的叢林原則的雲端之上,在廝殺過後,大家都是有錢人了,一旦你進入衣香鬢影甚麼都掩著一層紗的頂層社會,比的就不是錢了,在底層,在中間階層,錢很重要,錢最重要,但到了頂層,大家都有錢,錢就不那麼重要了,面子更重要。

因為在有錢人的世界裡,有錢很重要,但有錢也沒那麼重要。

財富到達一定程度後,帶來的快樂和滿足會不可避免地呈現邊界遞減效應。幸福感會漲停。今天翻書看見倪匡的舊文,他說五億和五十億,相差一個 「0」,完全沒分別。人生在世,吃穿有度,積累無用。

▲倪匡散文集《 倪匡說三道四》。

網友們過分誇大錢對於個人生活幸福感的重要性,以至於覺得錢字當頭無事不可原諒,無事不可服從,是底層思維,也是叢林法則的愛好者,是對金錢社會的盲目崇拜,也是對於 「皇帝鋤頭是金子鑄就」 的另一種形式的倒錯想象。

人生很短,人生也很長。說書講古,十年八載不過彈指之間。但身處其中的人,每一天都在真切的用肉身體驗。愛自己有時不僅僅是期許自己飛得更高更遠,也包括尊重自己每一時刻的心情與感受。或許我們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不需要愛。

第三,富豪與公眾人物的婚姻,和普通人的婚姻不是一回事。

普通男人出軌,女人要麼原諒要麼離婚;而富豪老公出軌,伴侶則可以利用很多東西來制衡,比如社會輿論,比如公司運營、現實利益等等。從這一點上來說,章澤天屢次表現的動機是 「實現個人利益最大化」,不僅僅是錢,更有婚姻內的博弈,力量的制衡。

所以,不要把章澤天的表現看做是普通人的表率,普通女不但要承受出軌之痛,老公也並不會把家族資金交給你打理,在這種老公是老板的糢式下,老婆的守得雲開見月白是一種精明,是一種老板和下屬的博弈,跟平常夫妻根本不是一回事,底層夫妻的出軌案裡很難有巨大的補償,妻子要忍辱倒是一樣的。

總之,這是一個摻雜著幽微意味的名利場故事。

人們總是用失去換來得到,用得到彌補失去,次次交換間,損耗的是生命的朝氣與尊嚴,沒辦法說這種交易到底值不值,每一個社會階層會有不同的答案,而且每一個人也有不同答案,這些付出與自尊的取舍,也許只有等到生命盡頭再回首時,才能給自己的一生下個結論。

時間永遠向前,生活也是,人生開弓沒有回頭箭,萬事付出代價即可,不值得羨慕,千言萬語一句話,東子強是他強,自己強才是真的強。

來源:藍小姐和黃小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