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雪峰,美國也不能留你!

文:古原

在上一篇文章《張雪峰,北京留不了你》裡,我論述了戶籍制的本質是集體所有製,是福利制度的伴生製度。這樣的伴生製度很多,比如高考制度就是公立教育的伴生製度。

福利制度產生戶籍制,那有人要說了,發達國家地區福利制度那麼發達,怎麼就沒有戶籍制度呢?

那隻是你不了解另一種戶籍制度而已,發達國家地區的戶籍制度照樣是集體所有製,照樣是排外,只不過我們站在國家概念這一視角上,會忽略掉這種戶籍制度。

那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下,發達地區的戶籍制度是怎麼把發達國家一步一步玩爛的。

一   一戰前的世界

一戰前,這個世界是看不到什麼戶籍證明的。

整個歐洲在工業革命的驅動下,發生了大規模的移民。

移民大都來自農村,他們來到城市及工業化地區尋找職業和更高的工資。

許多波蘭人來到法國北部的礦井或德國魯爾地區工作。許多技工離開蘇格蘭去到英格蘭。許多稍有技術或全無技術的愛爾蘭人背井離鄉來到英格蘭的工業城市,在那裡修公路、挖運河、建鐵路。

愛爾蘭對美國的最大規模移民發生在40年代,因為當時愛爾蘭正發生大饑荒。在俄國受到迫害的猶太人也移民西歐與美國,以逃避沙皇的暴行。在19世紀30年代,每年的歐洲移民約為10000人,而到了19世紀末,他們增至150萬人。


愛爾蘭人歷代移民美國的紀念雕像

人們跨越國界,在各國之間自由遷徙,找工作,討生活。

而當時世界的燈塔美國,已經成為無數人嚮往的聖地。

以下是十九世紀各時代湧入美國的移民人數:

19世紀20年代:143439人
19世紀30年代:599125人
19世紀40年代:1713251人
19世紀50年代:2598214人
19世紀60年代:2314825人
19世紀70年代:2812191人
19世紀80年代:5246613人
19世紀90年代:3687564人

一千多萬人進入了美國。買張船票就可以去,美國自由女神像下雕刻的文字吸引了無數窮苦人來到美國。

你們這些疲乏、貧困的人,
你們這些被家園排擠出來的可憐的人,
你們這些被暴風雨顛簸的,來我懷裡吧:
我舉起我的燈,在這進門的旁邊。
而在中國,稍有點家財的老百姓也開始將兒女送出國外,期望他們留學成才。

中國當時最多的留學地就是日本了,而當時去日本留學可比現在要簡單的多。買張船票就去了。


民國中國留學生東京合影

全世界在那個時候,國與國之間都不存在人口流動限制,什麼排外,什麼戶籍制度,對當時的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

一百年過去了,今天的世界呢?

你開始有護照了,還得有簽證,排著隊,去某某大使館被一個官員盤問,然後根據他的判斷來決定你有沒有資格去這個國家。

即使是發達地區居民往往擁有的免簽資格,也只不過是擁有短期逗留的權利,時間一長,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此地非你久留之地。

一百年的時間,足夠讓新一茬的人類,適應了國籍制、戶照制和簽證制。今天的人們,早已覺這一切是理所當然的啦。

但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

這就要談到著名的鐵血宰相俾斯麥了。

   福利制度創造了國籍制度

十九世紀初,德國社會主義者費希特就提出了福利國家製度。

十九世紀末,英格蘭就開始採用費邊社主義。

費邊社認為由資本主義演進到社會主義,在政治上是實行普選制和議會制度;在經濟上就是實現市政社會主義和組織合作社。

市政社會主義是費邊社的重要政策主張,認為只要擴大市政當局對煤氣工業、電力工業、自來水工業和其他公用事業的所有權,加強政府對私人企業的管理就是實行社會主義。

19世紀的歐洲,發生了三大工人運動,分別是法國里昂絲織工人兩次起義、英國憲章運動、德國西里西亞紡織工人起義。

1848年2月,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的《共產主義宣言》的誕生,為工人運動 「 照亮 」了前進的道路,也為歐洲各國敲響了警鐘。

英國先後頒布《濟貧法》和《最低工資保障》,俄國進行農奴制改革,法國爆發巴黎公社運動……


俾斯麥與李鴻章

德國的形勢同樣嚴峻,俾斯麥上台後,在此起彼伏的工人運動面前,提出了一種以社會保險為核心,迎合工人運動的社會主義 「 社會保障制度 」,簡稱——俾斯麥模式。

俾斯麥想要推行的福利制度,是能囊括社會各個階層,讓包括農民、手工業從事者、公司工作者等等人群在內的 「 全體德國人 」都能夠 「 受益 」的社會保障制度。

在俾斯麥最先的設想中,這套社會保障制度,應該由國家和企業主共同承擔費用。

【注:1870年,德國在普法戰爭中獲得了法國50億法郎的賠款,以及阿爾薩斯和洛林等地區豐富的鐵礦資源,前者讓德國有了足夠的資本推行保障制度,後者讓德國有了足以支撐起國家工業體係發展的礦產資源。 】

後來,在進一步完善具體措施的時候,俾斯麥意識到純粹由國家和企業主負擔成本的話,50億平攤到全體國民上,這點錢就顯得有點不夠用了。

於是,俾斯麥便將條件改為費用由僱員、雇主和國家三者承擔,其中僱員和雇主各自支付一半,然後國家每人補貼50馬克。

俾斯麥頒布了三條關於社會保障制度的法律,構建起了近代世界第一個完整的社會保障體系:

1883年制定了世界第一部《疾病保險法》;1884年通過了《工人賠償法》;1889年實行了《傷殘和養老保險法》。

俾斯麥出台的三條保障法,涉及當時德國社會所面臨的五大社會難題:

當工人​​因疾病、年老,無法從事工作後,該怎麼辦?當工人​​因工傷喪失勞動能力後,一家人的生計怎麼辦?勞動者認為自己收入低怎麼辦?勞動者的收入無法支付高昂的醫療費用,怎麼辦?企業主解僱勞工,致使其失業,怎麼辦?

這項製度一經推出,德國人民那是歡天喜地啊,從1883年到1913年為止,參保人數便從300萬人增長到了1450萬人。


德國社會主義工人運動現場圖

對於勞動者而言,他們感覺自己只要交一點錢,以後便不用擔心意外導致的工傷、疾病等原因,讓家庭失去經濟來源。

他們工作到一定年齡後,還可以領取養老金。這便等同於為那些因為年老體衰無法工作,還想過上穩定的生活的勞動者,提供了經濟保障。

牛逼不?俾斯麥這個社會制度發明家,搞出來的製度,到現在全世界各國通用。

這就是當代各國福利制度的由來。

而這種福利制度一經出台,各國工人階級馬上喜大普奔,紛紛要求所在國實施,各國政客也投其所好,立刻立法執行。於是,在二十世紀初,各個西方國家普遍都逐步進入了福利社會。

換一句話來說,就是全球資本主義國家統統向社會主義國家在轉型。是的,你沒聽錯,就是這樣。直到現在,北歐各主張社會福利的政黨還是統稱為社會主義民主黨。

而官辦福利制度就是社會主義政策的核心代表。

而從福利制度全面實施開始後,人口自由流動,就開始消失了。

道理我上篇文章講的很清楚,國家福利必定只能由國家範圍內的人參與,如果隨便放個人進來就能參與福利,那這樣的福利政策會瞬間破產。

所以國家福利制度的出現,直接導致國籍從原來的身份符號,變成了享受福利的資格證書,和我們的戶口本的性質是一樣的。

越是福利盛行的國家,你越是難移民,對外來人口越是排斥。不信,你試試你是否可以輕鬆地移到北歐各國,你是否可以輕鬆地移民到加拿大?

高福利的歐美國家,就是改開前的中國城市。而第三世界的國家,則是改開前的中國農村。

這個世界依然被戶籍制度劃分出來另外一個城鄉二元結構。劃分的原因依然是集體所有製,這個世界上所有公辦福利制度都是按人頭來進行分配的,這就將世界人為地在無數個地方設定了集體所有製。

而加入集體所有製的一個重要的方法就是贖買。

以前在中國要進入大集體企業是要交一筆錢的。因為你要開始分有限人數集體的錢了,那就需要贖買這個資格。

你想移民到發達國家,交個百萬級別的錢也是一種贖買集體福利資格的費用。

大陸人在香港買房,稅收加重一點,這也是一種贖買。

如果你年輕有知識,有能力,甚至是高級人才,你也可以獲得進入集體的資格,這也是一種贖買,因為集體看中了你能交稅,能為集體福利增加做加法。

中國各大城市拼命在搶人,搶什麼人呢?搶大學生,年輕,搶進來就交幾十年的高福利稅,當然要搶。

移民香港,你要是明星高級科技人才,那是舉著雙手歡迎你啊。移民美國,你要是IT高級人才,被大公司聘用,被大學聘用,歡迎你留下來,用於贖買集體資格的是你一生的勞務和可預見的稅收。

中國和越南的普通人,拿不到進入的資格怎麼辦呢?九死一生地偷渡到西方國家去,就成為二十一世紀依然在發生的災難。而他們只不過想去打份工,過更好的生活而已,何罪之有?

而福利制度造成的衝突和爭論,始終成為所有國家永恆的衝突和爭論。

三  福利制度造成的世界性衝突

先從香港的衰落講起了。

香港衰落了嗎?當然。香港的衰落就是隨著福利制度的實施。

1965年香港政府發布了第一個社會福利政策白皮書,標誌著香港開始逐步邁向福利社會。一開始還是一些扶困救弱政策,到了二十世紀,已經發展成為包括住房、失業、醫療、教育、養老等全面性的社會福利制度了。

在七十年代逃港潮時,香港人上街阻止港警遣返大陸難民時,香港還未進入福利社會陷阱,僅僅在三十多年後,香港人已經禁止大陸人赴港產子,禁止大陸人去香港買房,更不可能允許大陸人隨便在香港工作、定居。


香港戶口的難度可比北京戶口的難度還要高。而香港社會為什麼會成為排外的社會,當然與福利制度息息相關。

在香港工作的菲傭,是無法享受香港本地的各項福利制度的,只能像內地的農民工一樣,象候鳥一樣飛來飛去。

而香港歷次政治運動中,排外就成為越來越重要的主題之一了。

如果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能有深圳什麼事嗎?

再來看看台灣。

台灣本土勞動力不夠,也有引進外勞,但外勞依然不能像台灣人一樣享受一樣的福利待遇。而對於大陸人來台工作,台灣基本上是全民排斥的。

兩岸服貿合約談判完成時,台灣的林飛帆用於鼓動輿論參與反對的主要觀點就是,如果開放大陸人來台工作,他們會搶我們的工作,他們會佔用我們的社會福利資源。

為什麼不排外?當然要排。

要知道,台灣人是將台灣的福利制度特別是醫療福利當作台灣之光在宣傳的。台灣不但排外,就連在外工作的台灣人回台灣享受醫療福利,台灣媒體也是經常批判。畢竟,你多用一份,我就少用一份。

大家在一個鍋裡吃飯,少一個人吃,我就可能吃的更多一點。

這兩個地方,還是小動靜,我接下來講兩個動靜大一點的。

英國脫歐,算是大事件了吧。英國人為什麼要脫歐呢?

兩大原因,第一大原因就是英國頭上多了個歐盟政府,而歐盟政府是要將英國的錢花到希臘這些福利制度破產的地方去的,第二大原因就是,大量湧入英國的東歐南歐打工者,對當地的就業和福利制度形成了衝擊。

簡單地說,就是英國人不想把賺的錢分給歐盟其他窮國,同時也討厭窮國的人跑來英國工作,要福利。
歐盟試圖建立勞動力統一市場的計劃破產了,失去了英國,歐盟就倒了半邊天了。

說到底,是歐盟的福利制度和英國的福利制度導致了各國必將閉關自守,關起門來過小日子,我的錢憑什麼和別人分呀。

英國脫歐只是歐洲右翼勢力崛起的一個標誌而已。


法國的勒龐為代表的歐洲右翼政黨正在迅速崛起,要求搞經濟民族主義,消滅歐盟,重建國界,阻止人口自由流動,全面反對歐盟一體化,反對全球化的聲音越來越大。

而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福利制度導致的政治衝突讓全球矚目!

美國有上千萬的所謂非法移民,他們的小孩不能上公辦學校,不敢生病,更不存在什麼養老金了,就是到異國他鄉打工的黑工,什麼福利都沒有,和中國的農民工也沒有什麼大的區別。

拜登要搞自由遷徙,允許老墨跑美國來,因為民主黨可以通過福利制度引誘這些人的選票,拜登一上台,就將1100萬所謂非法移民轉正,這樣這些移民就可以吃到美國的福利了。民主黨的選票可能就更穩一點了。
真是這樣嗎?其實不然。

因為只要這些移民轉為正式國民,他們就成了美國福利集體所有製的一員,那他們也會傾向於排外,減少外來的移民。
川普建牆,可是有上億美國人支持的。民主黨裡的堅持要搞歐式福利的桑德斯,他可是反對移民的,也得到無數擁躉。


有數據顯示,川普是史上得到最多少數族裔的共和黨總統,而其最大的原因就是在不削減福利的同時,阻止新的移民。這深得少族族裔的歡心。我都吃不夠了,還要再放人進來吃,不行,我反對。

諷刺不?一個以移民為主構成的國家,現在卻快成為了要以建邊境牆這種極端手段的反移民的社會。
原因無他,就是福利制度造成的。

當然,中國人也一樣排外。

去年,中國政府公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結果是什麼,罵聲一片。

其中最怕的是什麼,就是他們可以參與中國的社會保險,老外要和咱中國人在一個大鍋飯吃飯了,這怎麼可以?
法案到了這個地步,還能被收回去,也是極其罕見的。


有沒有實施福利制度但同時保持人口流動相對自由的地方呢?當然有。

比如新加坡。

外來勞工有一百多萬,占到本地人口的四分之一了,那新加坡是怎麼處理的呢?不給福利嘛。

就是讓你來工作的,福利甚麼的就不要想了,如果要買房,那隻能買聖淘沙這種超級地段的房子,別的地方,你老外就別想了。

中東國家,也有幾個國家有大量的外來勞工,當地福利水平很好,但與你這些外來勞工沒關係。

當然,我們可以接受去科威特、沙特打工不享受當地的福利,但我們不能接受去北京打工卻當作外人。

其實本質是一回事,都是你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工作,當地有集體所有製福利,你沒有資格拿罷了。

但即使這樣,允許外國人大量來本國工作,大量頒發工作簽證,也讓這些國家的經濟保持較高的活力,讓工作者和本地人都雙雙受益。

新加坡請個菲傭,才三四千人民幣,新加坡的人均收入可比北京人高多了,但他們可以請到廉價保姆,還是世界品牌的,這當然幫助本地人提升了生活品質,也為菲律賓人提供了工作機會。

如果不讓他們來,菲傭在菲律賓只有不到2000人民幣的收入。當然也幫助了他們。

世界已經被集體所有製福利帶來的戶籍(國籍)制度劃分的七零八落了,勞動力市場基本上是完全被割裂的。

而勞動力是最重要的資源,這個資源是不自由時,市場當然會出問題。想想改開前中國就知道了。

所以,張雪峰,不但北京容不下你,這個世界也容不下你啊!想拿到福利資格,想加入他人的集體所有製,那是在全世界都不容易的。

福利制度不僅僅讓全世界勞動力市場相互封閉,還有更加慘烈的後果,福利制度這個死結要怎麼解呢?這個只能下回分解了。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