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大瓜!深扒張大奕和蔣凡的愛情故事

文:熠傑

遲到的瓜不是爛瓜,而是獨一無二的熟瓜,瓜熟蒂落之日,才是水落石出之時。

 

Part1

在聊愛情之前,我們先對中國第一商業帝國做點解構,談談蔣凡在阿里的地位。傑哥的瓜之所以完勝娛樂博主,就是因為廣度、深度和信息上的碾壓。

媒體為了炒作熱點,把蔣凡捧得過高,抹得過黑,這有點走偏了,為了流量,他們把蔣凡炒作成張勇之下,萬人之上,仿佛越是根正苗紅的太子,犯了事兒就越嚴重,馬雲這位太上皇就越下不來台。

還有競爭對手藉機打壓的,比如阿里內部看他不爽的人,跟張大奕的網店競爭的人,跟如涵控股利益衝突的人,都想把事情鬧大,只有鬧大了,他們的利益訴求才能得到滿足,但真相只有一個,我就是維護真相的人。

我先科普下阿里的權力結構,阿里實行合伙人制,內部有「常委會」、「委員會」和「全委會」,跟我黨非常相似,還有金庸武俠花名冊,可見馬雲對政治和武俠的熱情是相當高的。

 

阿里的常委是最高權力層,這裡沒有蔣凡,他2013年被阿里連人帶著友盟一起收購,2017年底出任淘寶總裁,2019年出任天貓總裁,是阿里的新貴,但懂政治的都明白,老人政治永遠是主旋律,不管國家還是企業都一樣,這個老人,一是指年紀大、閱歷廣;二是指工齡長,功勞高,蔣凡才35歲,進阿里也才第7年,進入「常委」是不可能的。

阿里的常委名單如下:主席馬雲、副主席蔡崇信、總裁張勇、祕書長邵曉峰、首席風險官鄭俊芳、首席人力官童文紅。

還有一個我不知道是誰,畢竟消息有限,不過從阿里發展史推測,可能是前任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她是阿里最初的十八羅漢之一,帶著老公一起跟隨馬雲創業,忠心耿耿;也可能是現任螞蟻金服董事長井賢棟,他曾是支付寶的首席財務官;反正肯定不是陸兆禧,他把兩個重要位置讓給張勇和井賢棟之後已經離開權力層了。

在阿里常委中,馬雲手裡有三票,其他所有人都是一票,所以從理論上講,阿里並不是馬雲的一言堂,他還須獲得另外兩個常委支持才行,只不過蔡崇信是馬雲的鐵桿,張勇是馬雲一手提攜的,這倆都站馬雲,也就相當於一言堂了。

阿里只有倆人擁有金剛護體,一是馬雲,二是蔡崇信,這倆是阿里永久合伙人,啥叫永久合伙人?意思是阿里的合伙人名單會隨著時間變化,表現不好,撤;跟企業文化衝突,撤;退休了,撤;犯錯了,撤,唯有馬雲和蔡崇信不會被撤,這倆在阿里的地位至始至終都是一二把手,股權也是合伙人裡第一和第二多的。

阿里在2017年成立了一個五新戰略執行委員會,統籌阿里巴巴、螞蟻金服、菜鳥網絡等阿里生態的全部力量,投入新零售、新金融、新製造、新技術、新能源的建設中,這就是五新戰略,這就是阿里的委員會。

相比常委,這份名單擴大到了10幾個,除了張勇和井賢棟,還包括童文紅、邵曉鋒、張建鋒、王帥等人,以及我們今天的主角蔣凡。

蔣凡進入委員會的時候只有33歲,確實是阿里高層中最年輕的人,他在電商領域被委以重任,但所謂的太子一說有誇大成分,那只是因為張勇喜歡他,張勇啥時候退,不好說,退了之後指定誰,也不好說,最終還是由馬雲拍板,阿里巴巴集團CEO的位置可不比淘寶天貓CEO的位置,這是兩個概念。

至於全委會,阿里有38個合伙人,蔣凡是2018年進入的,2019年的新名單裡更新了他的名字,相當於在阿里工作滿五年的第一時間就得到了認可,這確實灰常牛逼,但他畢竟是後起之秀,太年輕了,在這麼大個集團不可能說得上多少話,不管明面上誰是董事長、誰是總裁,一二把手只能是馬雲和蔡崇信,然後是阿里的「常委」,蔣凡不在核心權力層,他還需要大量資金認購阿里的股份,以便鞏固在集團內部的地位。

蔣凡一進阿里就是P10,今年剛升P12,他是帶著友盟被收購的8000萬美金進去的,這8000萬美金不是現金支付,而是部分現金+部分物品+部分期權,他一進去就財務自由,的確很符合阿里合伙人的選人標準,成為最年輕的合伙人是一項很大的成就,這一點毋庸置疑。

 

Part2

說完蔣凡的升遷史再來說說張大奕,這樣大家就看得清楚多了。

阿里巴巴是2016年對張大奕進行投資的,3億占了如涵控股9.5%的股份,總體估值30多億,這時候的蔣凡在阿里只是一個級別很高的員工,沒有資格決定阿里的投資,他在2017年才擁有投票權,阿里投資張大奕就是看中她的帶貨能力,是純粹的商業行為,事實也證明了戰略委員會的眼光。

張大奕的如涵是阿里唯一入股的MCN機構,雖然連續2個季度減持,至今只剩7.5%的股份,但依然是如涵控股的重要股東,排在持股份額第四的位置。

大企業的投資流程是很複雜的,不是一個人想幹嘛就幹嘛。阿里巴巴有一個孵化項目,對淘寶上的網店店主非常重視,比如低息貸款、運營扶持等等,畢竟大家是利益共同體。

張大奕的衣服賣得好是她自己的本事,這跟利益輸送或者權色交易都沒關係,張大奕和蔣凡是2019年走到一起的,以前只是見過面,僅僅是見過面,而張大奕2014年就火了,2018年已經如日中天,跟蔣凡崛起的時間是錯開的。

張大奕是現象級網紅,這類人身邊成功男士如雲,曖昧對象多得是,她是活得很開放很灑脫的現代女性,傳統文化的約束對她壓根不起作用,她有的是錢,不需要靠誰上位,也不在乎什麼「道德觀」,她對私生活毫不避諱,性觀念非常開放,不想曝光只是因為利益,她需要在公眾面前保持神祕感。

2019年,如涵業績大幅下滑,對年會非常重視,邀請了10幾個阿里高管參加,蔣凡就是其中之一,當時的蔣凡是淘寶CEO,還不是天貓CEO,不過2個月之後也升任天貓CEO了,當然,阿里合伙人的身分才是最重要的,作為直接管理電商系的領導人,蔣凡是如涵必須拿下的目標。

這個年會是2019年1月舉辦的,張大奕閃耀全場,無愧於顏值擔當,就在這個年會上,張大奕和蔣凡頻頻碰杯,走得非常近。

所謂年會,即把該走的形式走了,剩下的就是吃好喝好玩好,每個公司都一樣,阿里高管平時忙得不行,有這種機會還是很珍惜的,都想釋放一下,於是晚宴過後大家去了KTV,蔣凡在唱完歌之後不勝酒力,由張大奕開車送回家。

下面的故事就屬於可信可不信的範疇了,我的消息來源也不是百分百可靠,大家請自行甄別。

阿里員工喜歡打滴滴,杭州人可能都有所耳聞,大家走的時候各自就散了,張大奕把蔣凡送到他家樓下之後,問他方不方便上去,說畢竟你喝醉了,需要人照顧,蔣凡的老婆常年待在杭州、深圳、北京三個地方,第二胎就是在深圳生的,月子也在那裡坐,而當時他老婆恰恰不在杭州,於是蔣凡就同意了。

張大奕主動撩漢的劇情我不敢打包票,但蔣凡的老婆三地棲居是確定的,兩人上去之後的畫面就不多提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方還那麼熱情主動,不說也懂。

當時的如涵控股只是想通過張大奕的美人計擺脫業績漩渦,希望通過跟蔣凡綁定來獲得資源優待,像張大奕這種身材顏值俱佳,撩漢經驗豐富的妹子,老實人蔣凡沒有任何抵抗力,尤其是喝得二麻二麻之後,很快就淪陷了。

其實不管張大奕撩誰,對方基本只能被牽著走,因為誘惑力太大,完全頂不住,招蜂引蝶的氣質不是蓋的。從此以後,蔣凡的工作習慣有所變化,使用手機的頻率增加了,使用電腦的頻率下降了,開會的時候都會響起鈴聲。

張大奕這邊也很尷尬,本來只是想靠性來建立紐帶,讓雙方關係更牢固,結果深入接觸之後,她發自內心欣賞蔣凡這個人,是真的愛上他了,於是兩人擦出了愛情的火花,而蔣凡的老婆帶著孩子三地跑,給了蔣凡充足的出軌空間,事情就漸漸發展偏了。

張大奕混跡網紅圈多年,交往對象多得是,郭強只是張大奕的男友之一,還有予天,還有沒曝光的你我都不知道的人,所以道德攻擊對張大奕完全沒用,人家心裡門兒清,能活得這麼自由灑脫的人,必然拎得清利益、感情和性。

日久生情之後,張大奕不顧一切要給蔣凡生孩子,這一點也很讓人吃驚,因為懷孕會嚴重影響她的生意,她是模特,要拍很多照片,肚子一大只能找團隊代替,自己出鏡也不方便,但愛情真是個玄幻的玩意兒,張大奕一定要跟蔣凡長相廝守,不生孩子就不放心,所以就主動懷上了。

蔣凡的老婆是豪門闊太,家庭背景很好,具體就不說了,總之是個本分人,不是什麼小三上位,那張詆毀蔣凡老婆的圖片是在造謠,我專門查證過,她倆交往的時候蔣凡跟前任已經分了。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銳的,男人有了外遇,自然會有很多變化,比如乏力、濃度降低、對自己沒興趣,這些事情短時間內可以推給工作忙,持續1年就沒得洗了,所以蔣凡就在他老婆的追問下坦白了,真是個「老實人」。

坦白之後蔣凡應該也找張大奕談過,但人家娃都懷上了,斷不掉,而且張大奕對男人的吸引力太大了,你們覺得冪冪會撩,Baby會撩,跟張大奕比起來,誰厲害還不一定,她們完全可以搞個華山論劍,決出一個東邪西毒,網友說原配氣質好只是政治正確,這事兒問問男人才知道。

後面的紛爭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蔣凡考慮到名聲和前程,依然選擇了原配,張大奕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受到了一萬點暴擊,於是就攜肚子以令太子,向原配逼宮,然後我們就看到了微博上一系列的明爭暗鬥。

Part3

這事兒曝光之後,原配的微博10分鐘就被刪了,相關微博20分鐘內全部消失,阿里的公關速度堪稱光速。

張大奕是微博的超級網紅,有1170萬粉絲,涉事的另一方又是阿里的太子,而微博的大股東正是阿里,雙方都有直接的利益相關,不控評是不可能的。你覺得微博刪帖如何噁心,其實推特也一樣,只是不會壓得那麼頻繁,社會的輿論體系必然是政治、資本、平台、作者、公眾這麼個順序,公眾永遠處在最底層。

大家都知道南山必勝客和龍崗無敵手,阿里的公關絕不亞於這倆,可惜這次不一樣,蔣凡的出軌有實錘,他自己還在阿里內網承認了,技術宅的抗壓能力真是不行,老婆一逼,承認,輿論一逼,又承認,這下讓阿里高層的面子很掛不住。

阿里有幾項重大規定,其一是員工的親屬不能開淘寶店,以防利益輸送;其二是高管不能有桃色新聞的污點,有則必罰。昨天身居阿里常委之一的童文紅髮話了,嚴厲抨擊了蔣凡,童文紅是女性,對這種事的容忍度本來就低,再加上內部的派系鬥爭,蔣凡的前景一下子變得撲朔迷離。

目前阿里跟拼多多處在激戰之中,蔣凡跟黃崢是Google雙俠,棋逢對手多年,淘寶天貓需要蔣凡的能耐,也需要張大奕的帶貨能力,所以從利益角度來講,處理起來必然棘手。

張大奕鐵了心要跟原配較勁是讓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後果,也不是不知道身為時尚類網紅,個人形象有多麼重要,都說女人戀愛會變傻,如此精明的張大奕也逃不開這個鐵律,她偷偷把孩子生下來都還好,涉足名分之爭百害無一利。

張大奕的一些小瓜大家都見過,公開可查,我就不贅述了,傑哥的瓜從來都是大瓜,比如孫楊、孫母、還有這次的張大奕,跟所有人都不一樣。我再晒個張大奕公然挑釁的瓜,看完你就明白她執著到什麼程度。

張大奕在網店裡推廣搭配,剛好在第三種搭配上推出小衫(小三),一時間滿屏都是三,而這件小衫正是原配的穿衣風格,張大奕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絕對是活出自我的典範。

更牛逼的是,張大奕搞了件跟原配幾乎一樣的小衫,在網上熱賣,名字叫「高段位蕾絲V領上衣」,高段位是在暗諷誰、誇耀誰,大家自己揣摩,後面的注釋「撩人於無形」是什麼意思,看過前文的自然懂。

原配不是不知道這事兒鬧大的後果,她這麼一威脅,自己的利益倒是維護了,蔣凡的工作卻會嚴重受累,如果因此遭到阿里處罰,勝利的天平就倒向張大奕了。

這事兒原配幾個月前就知道,也一直在給機會,但張大奕陷進去了,蔣凡的表態也不甚堅決,這讓原配鐵了心撕破臉,她之所以選擇4月17日晚上曝光,正是因為第二天晚上是張大奕出席的帶貨活動,她要砸場子。

張大奕三番五次挑釁原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當然不是她傻,而是愛情的力量太過「偉大」,對於這種行為我不便評價,「開心就好」,但有些質疑必須要打消。

首先,如涵控股上市跟蔣凡沒有任何關係,喜歡八卦的網友最好學習下資本圈的規則,不要胡亂聯想,像下面這種強行聯繫的人很多,沒啥意義。

企業上市是一項極其複雜的工作,尤其是海外上市,需要構建VIE架構,拆分境外上市實體和境內運營實體,需要美國SEC的審批和大量路演,什麼叫蔣凡3月出任天貓CEO,張大奕的公司4月就上市?人家上市之前的準備工作長得很,有1個月就上市的?而且這事兒是納斯達克在管,又不是蔣凡在管,他哪來的權力讓如涵上市?

其次,阿里是2016年投資的如涵,跟蔣凡也沒有關係,自打介入如涵,阿里對張大奕的優待就沒有停止過,因為大家是一條船上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

再者,有沒有蔣凡,天貓5月都會邀請張大奕戛納走秀,因為她是2018年度的銷量冠軍,雙11一天的銷售額就能上億,她是模特出身,就憑業務能力,邀請她並不奇怪。

然後,張大奕不差錢,現金可能比蔣凡還寬裕,蔣凡有大量現金要用於行權,阿里的期權是分成四年行權的,不拿股份就沒有企業的控制權,張大奕早就財務自由了,沒必要傍大款。

最後,張大奕對蔣凡是真愛,感動上帝的那種真愛。她跟前男友基本就是玩玩,從沒想過結婚生子,這次鐵了心為蔣凡生孩子,還要插足上位之爭,可說是為蔣凡改變了全部,蔣凡雖然是被動接受方,但事後也愛上了張大奕,兩人比翼齊飛,雙宿雙棲,愛情太純粹了,我作為旁觀者都感動得想哭。

這次事件就是個純粹的婚外情,沒有商業勾結,沒有權色交易,現在就看阿里內部如何處理,在沒有商業污點的情況下,老闆一般不會對下屬的私生活提出要求,畢竟這屬於私德的範疇。但阿里是第一帝國,掌舵者的社會責任更大,做出處罰也不是不可能,總之蔣凡的後果我無法預測。

至於張大奕,她難得遇到真愛,和蔣凡走到一起太不容易了,如果若干年以後有年輕人問我:傑哥,張大奕為什麼遭遇事業上的滑鐵盧?我會告訴他——因為愛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