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張靈甫必須死

張靈甫

文:九邊

1   張靈甫

張靈甫出身農村,家境殷實,在他們那一帶算有錢的,他一直是個讀書苗子,一開始讀了個師範,畢業後本來去教書了,但是不太安分,又跑去北京考大學,順利考上了北大歷史系,不過很快就輟學了,因為缺錢,可見當時讀大學花銷不菲,哪怕殷實家境也扛不住。這個時候有了第一個老婆,兩口子沒過幾年就離了。

離開學校後的張靈甫去河南參軍,正好碰上黃埔開學在招生,他作為熱血青年,前往黃埔參軍,運氣還不錯,黃埔四期。我們反覆說,黃埔前六期才能成為蔣委員長的骨幹,來晚了就湊合著過吧,又不是不能過。

他們第四期將星雲集,比如大家熟知的胡璉、林彪,都是黃埔四期的。

不過得多說一句,黃埔當時是速成班,每個學員在學校裡只有半年的學習期,大家想下自己讀書時期半年能學到啥?基本啥也學不到。

所以黃埔真正厲害的地方不是它的教育水平高,而是它把教出來的學員直接投入到戰場了,接受炮火的洗禮,在屍山血海中成長。

這倒是有點像我們之前文章講《中國人才流失那麼嚴重,為啥還能發展起來》中提到的,中國的企業家和技術骨幹們都是在實戰中拼殺出來的,儘管學校裡畢業的頂級人才大量流失,不過環境最鍛鍊和塑造猛人。

當時有句話,叫「保定的教室,講武堂的操場,黃埔的戰場」。中國當時最猛的三個軍校,保定是最像個軍校的,需要七年才能畢業;國軍當中高層主要是「保定系」的人,包括蔣委員長也是保定軍校出身。雲南講武堂操練最專業,朱德元帥就是講武堂出身,黃埔主要是在戰場上成長,槍炮不長眼,如果不幸被擊中就認了吧,運氣也是個關鍵因素。

這也留下一個大問題,黃埔同時為共軍和國軍培養人才,由於學制太短,他們在學校也沒學到啥,到了工作崗位邊學邊用,很快都被自己周圍環境給同化了,前者變成了現代軍隊的指揮官,後者染上了軍閥部隊的習氣,後期風格完全不一樣。這一點我們慢慢說,大家很快就理解了。

咱們回到正題,繼續說張靈甫。在北伐過程中,國軍打得非常一般,主要的硬仗都是桂系軍閥給打的,中央軍一言難盡,倒是迅速壯大,不斷收編其他隊伍,民國就這樣,打不過就投降,軍閥之間打仗就跟玩「貪吃蛇」似的。

「北伐」開打的時候蔣委員長手底下才幾萬人,打完成了幾十萬,戰爭開始時的連長基本成了團長,張靈甫也不例外,成了「第一師」的一個營長。

我們前文反覆提到過這個第一師,這是蔣委員長黃埔軍校骨幹組成的一支隊伍,屬於「嫡系中的嫡系」,逃跑將軍孫元良就在這支部隊裡。這支部隊幹得最牛逼的一件事,當初攻下南昌,全軍搞聯歡,軍閥部隊一個反攻,差點全軍覆沒。孫元良也是在這次戰鬥中表現出了非凡的逃遁技能,為將來逃出淮海埋下了伏筆。

張靈甫的風格就是作戰英勇敢打敢沖,多次帶領突擊隊率先發動進攻,了解軍史的小夥伴都知道,這種尖刀隊伍非常危險,如果對方早有準備,第一批上去的迅速就打光了,一般稱為「火力試探」。偶爾對方沒準備,尖刀部隊上去直接解決了問題,也就立功了。

張靈甫多次搞這種冒險,升遷很快,但是受傷次數也很多,所幸沒中要害。這個過程中,軍官疊代很快,第一師原來那個師長在河南被閻錫山的武裝小火車給打傷了,黃埔一期的胡宗南頂替了師長,胡宗南從此成了黃埔軍校畢業生裡在大陸軍銜最高的人。

隨後第一師被調去圍剿紅軍,跟著紅軍到處跑,一路追到了陝西。胡宗南此後一直留在陝西防著紅軍,成了「西北王」。

到了陝西後,第一師在陝西大擴軍。表現優秀的軍官升了一級,張靈甫也就從營長升級到了團長。

很快的,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張靈甫跟著胡宗南繼續去圍剿紅軍,雙方在松潘高原上打來打去,艱苦到了極點。國軍後勤給養充足,但依舊大批士兵被餓死,紅軍那邊就更不用說了。多年以後,毛主席說,我們唯一欠下的債,就是從藏民那裡拿走給養,這些我們將來必須要還。

而且大家知道的是紅軍翻雪山,可能不知道,張靈甫他們也跟著翻。不過國軍動作太慢,啥也沒追到。

一場仗打下來,胡宗南病重去南京養病了,張靈甫也形銷骨立。國軍那邊給養充足都成了這樣,紅軍這邊更是慘不忍睹,這也是為啥後來這些到了陝北的士兵形成了共軍的軍官團,這些人無論是體力還是心力,都是超人的存在。

也就在四川這幾年,張靈甫認識了他的第二個老婆,兩人很快結婚。

然後就出事了,非常大,有個專用詞,叫「古城殺妻案」,說的就是張靈甫把自己的老婆給殺了。

至於原因,以前是很清楚的,民國時期大家都說是因為他懷疑他老婆有外遇。後來他的副官在濟南戰役被抓了,關進戰犯管理所,這人寫回憶錄的時候也說是因為張靈甫以為自己戴綠帽子了。不過這幾年諜戰片火了,又有新說法說是張靈甫以為他老婆是共產黨。

殺妻這事本來沒鬧大,一開始被報紙披露後,張靈甫媳婦家人跑過來要說法,他躲回部隊死活不出來,去找公安局,公安局又說軍隊的事不歸他們管;找軍隊,又裝作沒這事。

本來眼瞅這事就要過去了,也是該張靈甫倒楣,正好張學良的老婆路過陝西,聽當地人說「團長殺妻」。張夫人正好是個新派女性,氣不打一處來,帶著報紙就去南京跟宋美齡聊上了,宋美齡作為更新派的女性,立刻跑去向蔣委員長告狀。

蔣當時正在提倡「新生活運動」,要求大家「禮義廉恥」,聽說出了這事,自己的門生殺妻了,當時也不認識這個學生,立刻就怒了,讓軍事法庭把張靈甫抓過來法辦。

張靈甫隨後入獄,被判了十年。不過運氣不錯,因為一年後抗日戰爭爆發了。

2   抗戰爆發

抗戰爆發後,需要人才,於是就把監獄裡關押的軍官們都給放了出來,他改了個名字,以前叫張鍾陵,字靈甫;現在改成張靈甫了,名和字對換了下。趕緊又娶了個媳婦。

工作還沒安排,老上司不要他了。正在迷茫跟著誰混,王耀武找來了,從此他就和74師扯上了不解之緣。

王耀武這人我們在這篇裡介紹過《從國軍名將王耀武看國府大敗局》,這人在國府裡算少數幾個強人,他的隊伍非常能打,而且堅持軍人經商,賺了不少錢,用這些錢在軍隊內部打點,跟各方關係都非常好。他知道張靈甫是一員猛將,所以就把張靈甫要了過來當參謀,從此他倆以後混在一起了。

張靈甫打的第一仗就是淞滬會戰,抗戰爆發的時候王耀武的隊伍還在寶雞那一帶防著紅軍。蔣委員長調他們去上海參戰,全軍坐上火車,頂著日軍的空襲到了上海,到了上海後,王耀武的51師和其他兩個師拼湊在一起,就湊出來一個74軍——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74軍(後來叫整編74師)就這麼上線了。

一到淞滬戰場,王耀武的隊伍就被投入到了最慘烈的「血肉磨坊」羅店,中日雙方在那麼小的一塊地方投入七八萬人,雙方天天肉搏;最慘烈的時候,一個營幾百人上去,十分鐘就被打光了。不過這個過程中張靈甫一直都是個參謀,並沒有帶兵打仗,帶了幾個人在那裡挖戰壕,我看有些書說他在淞滬領兵英勇作戰,顯然是在瞎編。

很快地,日軍在杭州灣登陸,淞滬戰場已經陷入崩潰的局面,國軍全線崩潰。蔣委員長決定讓所有部隊撤出上海,這時候74軍又成了後衛,跟隨大部隊一起退往南京。這個時候由於軍官們傷亡太重,張靈甫被提拔成了團長,才開始執行斷後任務。

隨後的事大家也知道,日軍攻陷上海後很快直撲南京,準備攻下南京後逼迫國府投降。

74軍又在南京城下跟日軍死磕,不過經過淞滬戰場的消耗,此時已經疲憊不堪,結果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所有戰線上都痛苦至極,張靈甫所在的305團也鏖戰好幾個晝夜,軍官士兵都傷亡慘重,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南京保衛戰已經沒有了懸念,又一次發生大崩潰,各支部隊都競相逃命,跑路過程中傷亡非常大,74軍的隊伍到此為止已經傷亡過半,基本失去了戰鬥力。

張靈甫這次戰鬥中表現比較猛,由於沖得太靠前,很快肩膀被擊穿,王耀武擔心他死在戰場上,於是強行讓人把他從火線上抬了下去,轉入後方養傷。

3   萬家嶺大捷

一般來說,張靈甫的成名之戰是在萬家嶺大捷,不過仔細研究過之後,發現事情比較複雜。

這事發生於1938年武漢會戰中。這場仗日軍打得沒頭沒腦,到處亂竄。不過國軍戰鬥力也比較差,硬是被到處亂竄的日軍次次都給捅穿。

直到國軍高層發現日軍一支戰鬥力比較弱的106師團。這個師團大家看番號就知道不咋樣,日軍戰鬥力強的都是番號靠前的,比如第一,第十師團,都是戰鬥力比較強的專業團隊,106師團,這個師團是戰爭爆發後後備役組成的雜牌。

這個師團一萬多人到處瞎溜達。溜達到了萬家嶺那一帶的時候被國軍十多萬人給圍住了,其中就有74軍的隊伍,而張靈甫,此時就在74軍裡當團長。

十多萬國軍一起上去圍毆,日軍左衝右突,硬是沒跑出去,傷亡萬餘人。這是整個武漢會戰期間日軍傷亡最大的一次。

這個過程中,74軍強攻下來了戰略制高點張古山。那是個關鍵出口,並且堵在那裡好幾天,日軍反覆衝鋒,也沒拿下,為後來圍殲這個師團打下了基礎。田漢先生創作的《74軍軍歌》裡,就有一句「張古山,血染紅」,說的就是這事。

也正是這次戰鬥中,日軍106師團基層軍官傷亡殆盡,沒人指揮作戰了,日軍緊急空投了兩百多個基層指揮官,有一些飄國軍陣地去了,真是「落地成盒」。最後日軍再飛機轟炸開路,跑掉了幾百人(也有說法是跑了一兩千人)。

參加萬家嶺大捷有十幾個師,後來國府發了嘉獎令,裡邊說功勞最大的應該是粵軍第四軍,這是戰區司令薛岳的嫡系,我軍南昌起義的隊伍,就是從這支隊伍裡脫離出來的。

傷亡最大的是74軍,張靈甫的旅傷亡也極大,得了個四等雲麾勳章,《潛伏》那個電視劇裡余則成刺殺叛徒有功,得的就是這個三等雲麾勳章。一般給基層軍官,余則成就是個少校,所以給他很正常。

國府裡真正有含金量的是那個「青天白日勳章」,在大陸發出去兩百多枚,大家在電視上見到的那些國軍熟悉的名字,基本有這個勳章。張靈甫從始至終也沒拿到這個,說明在國府高層眼裡,張靈甫的功績在兩百以外。

以前說是張靈甫在這場仗中奇襲日軍陣地,順利拿下張古山,不過翻開蔣緯國主編的編寫的國軍戰史,卻沒有看到有這事。國軍打的是正兒八經的攻堅戰,先炮火準備,然後步兵衝鋒,沒有「奇襲」一說。

而且我仔細查看了國軍戰史裡萬家嶺大捷那部分,裡邊也沒提張靈甫(也正常,當時他還是個團長),倒是一再提起王耀武。

後來王耀武去見蔣委員長,故意提起張靈甫,希望在委員長這裡掛個號。

沒想到蔣對張靈甫竟然有印象(蔣的記性特別好,尤其是記人,過目不忘),說是不是那個殺妻狂魔?可見直到1938年年底,張靈甫依舊在蔣委員長那裡名聲依舊很差,還停留在殺妻那個階段。

74軍真正的高光時刻是在上高會戰,此時已經1941年了,張靈甫才是個副師長,所以說張靈甫一直以來最大的問題是軍階太低,王耀武一直比他高得多。

他甚至沒法跟我們前文提到的逃跑將軍孫元良相比,孫元良在抗戰爆發前已經干到了德械師的師長,張靈甫跟陳誠、李宗仁、白崇禧他們就更沒法比了。

在這次會戰中,74軍風頭出盡。注意了,是74軍,不是張靈甫,戰後表彰中也沒提張靈甫。

張靈甫當時是副師長,他的師長去培訓了,他當上了58師代理師長。整個74軍在戰鬥中表現極其英勇,以傷亡七千人的代價和日軍展開血戰,不過戰鬥結束後,報功的材料上沒寫他,而是他們74軍下屬的另外兩個師長(74軍下邊總共有仨師,51,57,58,張靈甫在58師)。這場仗之後,74軍得了個「飛虎旗」,大家經常聽到說74軍是「虎部隊」,說的就是這事。

不過年底還是把他提升成了師長,也就是說,抗戰馬上要結束了,他才當上師長,問題是國軍當時有三四百個師長。

此後幾乎所有的大仗他都參與了,終於在蔣委員長那裡有了名號,不過1941年之後的日軍也成了強弩之末,秋天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把這段歷史看下來,大家就能發現,以往說的張靈甫是「抗日名將」,倒也不能說不是,只是有點名不副實,這些年大部分文章把74軍的功勞歸到他名下了,其實他在整個抗戰期間沒法代表他們74軍,因為抗戰最激烈那幾年,他也只是個旅團長,管著千把來人,貢獻可想而知不會太大。

如果把管著千把來人的指揮官說成是「抗日名將」,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點尷尬,那種感覺就是國軍裡真的是沒人了,事實上國軍裡有孫元良劉痔這種豬,也有很多能打的,比如張靈甫的上司王耀武就是其中一個。

4  國共內戰

74軍在整個抗戰中整體表現是非常英勇的,這跟74軍歷任軍長和師長們都比較猛有關,而且幾乎一水黃埔班底,第一任軍長俞濟時又是蔣委員長浙江奉化老鄉,蔣委員長很快也注意到了這支隊伍,好東西都優先補充這支部隊,抗戰中一開始是全套蘇式裝備,後來又全套美式裝備。

張靈甫的戰功儘管這些年有些被誇大其詞,不過他確實是從拼了命一步一步打出來的。

抗戰結束後,74軍被壓縮編制,成了74師,不過裝備配置依舊是「軍級」,一般一個師有一萬人,但是74師竟然有三萬多人,跟一個軍也沒啥差別。

此時的師長是王耀武,不過老王要高升了,於是就空出來一個師長的職位,讓誰擔當呢?此時老王手底下有三個師長,他們都想上位。

另一個師長李天霞對這事非常有興趣,熟悉軍史的都知道李天霞,回到當時,也是最熱門人選,一方面他軍階比王耀武要高,另一方面大家公認他比張靈甫功勞大得多,獲得的嘉獎和表彰也比張靈甫多得多,不然也不會跑到張靈甫上邊去嘛。

李天霞也在國黨內部拉攏了不少人去老蔣那裡給他拉票,不過蔣委員長最看重王耀武的態度。王耀武本人力薦張靈甫,這種情況下,張靈甫以微弱優勢出線,成為了整編74師師長,不過這也徹底惹怒了李天霞,為後來的悲劇埋下了伏筆。也就在這個時候,張靈甫有了第四個老婆。

隨後就是內戰,國共終於打起來了。

有個問題爭了很多年,共軍在抗戰中到底有沒有保存實力?

其實這個問題沒啥可說的,說八路在抗日戰爭中保存實力肯定不對,根本就是擴張勢力,關鍵問題是向誰擴張。

如果成天和國軍打來打去擴張到國軍的地盤上,這在政治上是丟分的,如果是向日軍控制區域擴張,這就一點問題都沒,誰都沒啥可說的,搶回日寇占領的國土,人人有責。

事實上抗戰一爆發,很快長江以北就沒啥國軍中央軍了,整個華北都成了淪陷區,共軍的地盤基本都是在日本眼皮底下發展出來的,武器裝備也是從日軍和偽軍那裡搶的(國府提供了三個師的裝備),從這個角度來看,個人認為八路的操作一點問題都沒。

而且1945年清點日軍戰俘,共軍俘虜了6200人,國軍俘虜了2600人,其中還有600人是共軍向國軍移交的。甚至大批日本人加入了山東八路一起抗日,比如那個小林寬澄,後來還入黨了。

正是因為抗戰八年,共軍一直在日軍眼皮底下擴張,從一開始打到最後,所以戰鬥力也非常驚人。抗戰一結束,國軍驚訝地發現共軍戰鬥力完全不遜色於他們。如果八年啥也沒幹,盡在那裡保存實力了,國軍連這樣的隊伍都打不過,那真成豬了。

最明顯的是1946年蘇中戰役,也就是日本人走後剛過一年,國共在江蘇中部爆發了大戰,國軍精銳12萬人,竟然連3萬共軍都打不過,雙方打了七仗,國軍輸了七仗,史稱「蘇中七戰七捷」(當然是共軍的大捷)。粟裕在這次戰役裡一戰成名。

當時陳毅是司令員,粟裕是副司令,粟裕玩得風生水起,但是陳毅指揮能力有問題,打得一塌糊塗,淮安淮陰被張靈甫給占了,漣水也被攻克了,並且擊敗了華野悍將王必成,陳毅指揮的部隊損兵折將,這其實是張靈甫的高光時刻,戰果要比抗戰中所有戰果加起來都多。

中央趕緊發過來命令說陳老總你也別指揮了,讓粟裕指揮吧,這在共軍歷史上應該是首次。

原話是:

在陳毅領導下,大政方針共同決定——你們六人經常在一起以免往返電商貽誤戎機,戰役指揮權交 粟(裕)負責。

大家仔細體會下這種領導的藝術,先強調陳毅還是領導,但是大政方針共同決定,戰役指揮權歸粟裕,意思是陳毅繼續當領導,但是各種問題大家開會一起決定,打仗的事粟裕一個人管,陳毅變成了一個會議召集人,終於沒法添亂了。

這次組織上的果斷變更某種意義上講改變了後來的戰局。

74師儘管占到了陳毅的便宜,但是傷亡也很大,張靈甫不無悲觀地發電報給另一個高級將領說:

「匪軍無論戰略、戰役、戰鬥皆優於國軍。數月來,匪軍向東則東,往西則西。本軍北調援亡過半,決戰不能。再過年余,恐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問題是民心盡失。

抗戰中地主們大部分都跑了,把土地什麼的丟那裡了,後來日本人占著大城市,八路占著村裡,就把這些地給農民分了。

抗戰結束後,地主們回來了,要清算那些分了他們土地的人,史稱「還鄉團」,山東還鄉團就是跟著74師回來的。

還鄉團在基層無惡不作殘忍至極,殺人如麻,對村民們又是活埋,又是肢解,剁手指下油鍋,壞事做絕。現在山東那邊很多地方還流傳著還鄉團的血腥事蹟。

而且還鄉團在基層正是打著74師的旗號在行事,當時有參謀跟張靈甫說這不行啊,容易出大事,當兵的就算不能參與民間事務,最起碼可以不讓他們打著咱們的旗號吧?而且看著還鄉團到處施暴,只要是個人,就有義務阻止吧?

張靈甫覺得很無所謂,覺得還鄉團到處做壞事屬於常規操作,不震懾下刁民,今後不好管,一直也沒當回事,其他國軍隊伍態度也差不多,一直都是默認這種暴行,這種情況下,國軍在山東人心盡失,真成了滔天巨浪的大海里一葉扁舟了。

很快地,國軍自己犯錯誤了,也就是孟良崮。

關於孟良崮,說簡單也簡單。國軍的一個軍官被俘後發現某個村裡天線林立,懷疑那地方是粟裕他們的指揮部,後來他找了個機會跑掉了。

跑回去之後,國軍根據他的情報,制定了一個作戰計劃,準備直搗共軍指揮部。於是74師孤軍深入,沒想到沒打下來,就往後撤;撤的過程中選了個叫孟良崮的山頭防守,等著友軍來救;友軍不動如山,最後在友軍圍觀下被粟裕指揮的華野給吃掉了。

關於戰鬥總結,咱們援引最權威人士蔣委員長對這事的評價,大家隨意感受下:

「講到這裡,我要提出最近一次的教訓告訴大家,這就是第七十四師在孟良崮戰鬥的經過,七十四師這次在魯中攻擊匪軍根據地坦埠,攻擊了兩天沒有攻下,發現敵人的主力已向他包圍,於是全師撤退到距蒙陰三十里的一個山地——孟良崮,當時全師尚有六團兵力,如果師旅團長平時有高深的戰術修養,能夠選擇適當的地形,配置兵力,構成周密的火網,則不論敵人兵力如何雄厚,決不能在一天之內解決我們。但當時該師不守山口只守山頭,而山頭又是石山,又沒有飲水,因此敵人的炮火威力倍增,而我軍的傷亡更大!以致整個失敗,這是我軍剿匪以來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

大家看明白了吧,張靈甫帶著74師孤軍深入,準備去那個坦埠村滅了華野的指揮部,不過打了兩天沒打下來,回去的路上找了個山頭爬上去準備防守,然後犯了「馬謖失街亭」的錯誤。

山上沒水,人困馬乏,又是石頭山,戰壕也沒法挖,更倒楣的是,大家見過重機槍吧,那麼粗的一個槍筒子,槍口只有那麼小,那個槍筒子裡裝滿了水,就跟發動機的水冷系統似的,山上沒水,機槍槍管很快打紅炸膛了,仗也沒法打了,74師舉手投降,張靈甫自己也被擊斃了,就這麼個過程。

至於有些書裡說中共間諜滲透到了國府作戰科,知道了張靈甫要去孟良崮,這種人腦子被驢踢了,大家別理他。張靈甫帶著三萬多人上孟良崮這事誰都沒想到,更不可能是作戰計劃,就算國府作戰廳都是豬,也不可能制定這麼個計劃出來,因為當時國軍戰術操典裡嚴禁帶著士兵去山頂上固守,畢竟一千多年前馬謖的事大家多少都聽說過。

大家看看國軍正常操作就知道了,一般都是找個村躲進去(村裡肯定有水井嘛),把樹都砍了,清理射界,外圍挖上兩米壕溝,然後再挖「之」字形戰壕,再在後方布設火力點,沒人會跑山上去等著被圍死。胡璉也被粟裕圍過,前幾次都是躲村裡結寨死守,華野的部隊沒法靠近,很快就解圍了,後來胡璉成功跑去金門當「島主」是有原因的。

所以蔣委員長很委婉地指出,「如果師旅團長平時有高深的戰術修養……決不能在一天之內解決我們」,明顯在指責張靈甫沒有高深的戰術修養嘛。

當然了,這裡說的是張靈甫自己犯的錯誤,敵人有錯誤,我方得抓住才行,這一點粟裕他們當時也非常糾結,也為這次進攻付出了巨大的決心和代價。如果指揮官是林彪那樣穩紮穩打型的,大概率不會玩這種虎口奪牙的操作,粟裕的指揮風格就是非常大膽激進,讓所有人捉摸不透。

孟良崮戰役詳細我就不說了,那玩意又能講一本書,說兩件奇葩事。

第一件事是下圖那個6縱,從後邊捅了74師一刀,對74師完成了合圍。那支部隊本來是粟裕派出去讓他們吸引國軍注意力的,想釣魚來著,看看能不能在運動中殲敵,沒想到國軍的偵查能力太差,竟然沒發現。

釣魚沒成功,那支部隊於是就在山裡潛伏著了,沒想到74師蹦出來搞事,6縱兩天狂奔120公里,占領了那個垛莊,堵住了張靈甫的退路,完成了對74師的合圍。

張靈甫慢騰騰地,機械化部隊跑得還沒6縱步行快,晚了一個小時到達,被徹底堵死了,於是跑山頂上去當馬謖了。

一開始張靈甫並不著急,畢竟他周圍還有40萬兄弟部隊,不過誰能想到大家沒一個使勁的,離他最近的李天霞,就是上文提到的那個和他爭奪74師師長的李天霞,離他只有十公里,但是卻只派了一個連去救他,這不明擺著要他的命嘛。

天時、地利、人和,一個都不占,不死沒天理了,74師打了兩天彈盡糧絕而且斷水斷食,乾脆利索投降了。

還有一件事,好像沒人說。74師三萬多人,在孟良崮上被打垮之後,我們說的是「全殲」,其實沒死多少,大部分投降了,解放戰爭中的「全殲敵人」很少有徹底打光的,大部分都是反穿棉襖直接投降了。

後來的事比較尷尬,74師投降的那些士兵,只有一部分留在了華野,還有一部分習慣了國軍那邊養尊處優,受不了我軍這邊這麼艱苦(每天一個馬拉松,誰能受得了啊),又找了個機會跑回國軍那邊去了,比如華野的一級戰鬥英雄楊根思,他當時還是班長,全班除了班長和副班長都是74師投降過來的,沒過多久,這個班跑得只剩下了他和副班長。這些跑回去的人,後來大部分又被俘虜了一次,這才踏實。

戰後蔣委員長痛心疾首,說是湯恩伯瞎指揮,要撤掉湯恩伯。還有李天霞,他救援不力,要槍斃。不過後來這倆人啥事都沒,湯恩伯更是風生水起,這頭豬真是個幸運的豬。

尾聲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清楚了,真實的張靈甫一直都是個猛打猛衝型的將軍,不過並沒有最近幾年傳的那樣「有勇有謀」,更談不上「國軍十大名將」,畢竟國軍儘管矬,還沒到那種需要一個1941年才當上師長的人撐場子。

而且江湖上傳的大部分張靈甫的功勞,其實都是他老上司王耀武的,只是王耀武在國府看來不爭氣,濟南戰役後被抓,竟然投降了。

老王被抓這事也比較浮誇。本來他長期堅持鍛鍊,身體素質還不錯,濟南被攻陷後一路狂奔,差點讓他逃掉了;不過他缺乏孫元良那種長期逃跑的經驗,跑路的時候隨地大小便,竟然用美國生產的衛生紙,被老鄉懷疑,扭送派出所,當場就被抓了。

老王后來在戰犯管理所態度積極主動,反省堅決,我黨對他是有評價的,而且評價還不低,「中國近代優秀的軍事家、 抗日革命家、對人民犯過錯誤但又做過重大貢獻的人,經過改造後成為親密朋友。」瞧瞧,老王就有這個本事,跟誰都能混成親密朋友。

這讓國府和後來的公知們都不太好意思做宣傳,於是,王耀武=74軍,74軍=張靈甫,把這些概念都混淆了下。經過我們這八千多字的普及,大家應該也明白了,這個等式完全不成立。

總之吧,如果張靈甫不那麼貪功冒進,他不會有事;

如果國軍上下一心團結一致,他也不會有事;

如果他的機械化部隊跑得比6縱快那麼一丟丟,他還是不會有事。

看出來了吧,張靈甫基本上躲不過,都是人禍,而且都是組織性問題。

轉自微信公眾號:九邊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