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才是你真正的春日限定

翟天臨

作者:樊小書、田梅梅

又到了畢業生一年一度被翟天臨逼瘋的時候了。

人們像四月一號懷念張國榮一樣,開始在四月中旬惦記翟天臨。

以至於他的每張微博自拍下面,都會出現這樣一個問題:

翟天臨,你睡了嗎?

在微博搜翟天臨,你能立刻精準捕捉到一批心碎畢業生。

他們對翟天臨,不光有質問:

更有氣憤:

有追債的:

「你要是還有心,就把我700塊的查重費報了。「

許願的:

甚至還有用上了諧音梗的:

一位網友說:

「翟天臨的微博就像一個互聯網數字秦檜像。

每年無論什麼時候都擠滿了來吐痰的學子。」

但我查了一下翟天臨這兩年的百度指數。

發現「翟氏指數」其實具備著某種獨特的傳播規律:

翟天臨的熱度並不是穩定的。

而是受寫論文的學子們的怒氣值影響,波動變化,

這是去年的:

原因不難想:

第一個高峰出現在 3 月中旬——導師要看初稿了。

第二個高峰出現在5月末6月初——要交論文了。

今年的翟氏指數也還在逐步上升中。

倒也不能怪畢業生們怨氣大。

眾所周知,受翟天臨學術造假的影響,現在的查重是一年比一年嚴了。

沽名釣譽的只有翟天臨一個,但受連累的卻是一屆又一屆的畢業生。

18 年翟天臨論文抄襲之前,畢業論文的查重率大部分都還在 30% 。

19 年他抄襲之後,查重率就降到了 15%、甚至10%。

畢業難度直線上漲了。

今年更嚴,碩士統一送外審,論文要全國抽檢,部分學校還安排了四層檢查。

難怪有人說:

一個學子,可能記不住校長、班主任、和指導老師。

——但他也絕對不會忘記翟天臨。

翟天臨對畢業生最大的影響,就是低到可怕的查重率。

相當於滿分100,原來考60分就能及格的事,現在得考 120 分才行了。

寫史記的原文會被算到查重里:

基金人放眼望去一片綠

論文人放眼望去全是紅:

就連做個問卷,「差異顯著」這四個字都會被標紅。

實驗方法也會被標紅,以至於有學生髮出天問:

「我要是能自己發明實驗試劑,還用得著在這裡讀書嗎?」

當代大學生大都是在巨人的肩膀上創作,降重哪有那麼容易。

看看孩子們都被降重逼成什麼樣了—

法學生開始行使自己的緊急立法權。

把猥褻幼女,硬生生寫成了「騎跨在小女孩身上進行性行為」。

醫學生沒自創法條,但也開始自創藥名了。

畢竟連一個高血壓葯的全名都打不出來,一寫就滿篇飄紅。

審計學子開始重新定義各種專業名詞。

在降低查重率之餘,還順帶收穫了湊字數的效果。

此方法也給社會學同學帶來了很大的啟發性。

相比之下,一些不能胡謅,專業性極強的學科就顯得格外絕望。

化學學子發出天問: 化學試劑不寫乙醇,難道我要寫二鍋頭?

國關學子一臉懵逼: 要是緬甸,莫三比克,衣索比亞都能查重,那我還寫個啥啊?

但最慘的還是博士和博士后級別的研究者,他們隨便一查,重複率就高到沒邊。

為什麼呢?

因為那tnnd就是當年自己寫的論文啊。

真就是自己扼住了自己命運的咽喉。

一頓操作下來,大家的論文就好像是把憔悴翻譯成累丑,把牛逼翻譯成666。

文字都認識,但是連在一起看自己都覺得自己特別滑稽。

就像知乎@羽流吐槽的那樣:

但給大家帶來這種痛苦的始作俑者翟天臨,他永遠都不會知道這種痛苦。

畢竟他連知網都不知道,你又怎能指望他知道這些呢?

不過翟天臨把查重門檻提高,後果絕不僅僅是讓人勞神。

這件事更難頂的禍害在於,查重真的太太太太傷財了。

自打翟天臨出事後,查重費就水漲船高了。

以至於微博底下都在問他:

如果你要是碩博畢業,不好意思:

我還特意上了知網,發現時代確實變了 :

朋友說:「之前 580 查一篇,我已經覺得自己是個窮人了。

前天花 800 查完論文,我直接連飯都不敢吃了」。

降重累,查重貴,甚至查重費已經成了某些大學生年度淘寶賬單里最貴的一筆。

當代大學生已經開始質疑翟天臨是不是拿了知網的分紅,極限一換一。

並強烈譴責翟天臨導致他因查重致窮,要求報銷查重費。

翟天臨,我的查重都是用的兼職血汗錢,欠我的你拿什麼還!

我提一句:讓翟天臨給畢業生一人補貼一千塊錢查重費不過分吧!

臣附議:翟天臨!查重費!報銷!

甚至有同學幫翟天臨想出個贖罪洗白的方式:

「我宣布,只要翟天臨成立查重基金,給廣大學子報銷查重費。

那麼我就發誓不再嘴他!。

我去查了一下,2021年高校畢業生是 909 萬人。

就按人均 700 算,今年翟天臨也要代付 63.6 億。

這個規模怕是一輩子都還不清。

很難說翟天臨的這種季節性熱度什麼時候才能過去。

博主凱雷算了一筆賬,說每年因為翟天臨爆粗口的碩士博士,怎麼著也有30萬人,可能過十年,才會少一些降至兩三萬。

而我看到有些朋友已經開始轉變思路,開始苦中作樂。

——謝謝你翟天臨,幫我省下了剪頭髮的錢。

——謝謝你翟天臨,沒有你我就不知道漢語的博大精深。

——我差點就把你寫進論文致謝了!

甚至在百忙之中操心起了翟天臨的個人發展。

——你缺女朋友嗎?我可以介紹給你我的導師。

不過我覺得安慰最大的還是這一條:

能當上翟天臨黑粉的,至少都是個文化人。

起碼也是人均本科以上。

我看還有博主說:

可以用來找高學歷的女朋友。

罵得越狠,學歷越高。

確實。

我打開翟天臨的微博,發現一月份他底下最贊就是:

我們博士還在改論文。

最近到六月都會挺難的,也就只能勸大家保重身體,消消氣。

實在沒處發泄,就上翟天臨廣場解解悶。

沒事再想想翟天臨的這句話:

畢竟穿著學士服、碩士服、博士服拍照還是挺牛的。

但你和翟天臨不一樣。

你是真的勤勤懇懇寫完了自己的論文。

「作者」樊小書、田梅梅

本文轉載自熱心市民樊阿姨(ID:Auntie-Fun)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