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中共政權道統法統盡失 製造巨大國難

夏小強:中共政權道統法統盡失 製造巨大國難

中國自有史以來,歷朝歷代的政權維持統治必須具有兩個基本條件:道統和法統。

甚麼是道統?

中國道統之說,普遍認為韓愈的「原道」對於道統的內容、功能及相傳的系統,說得最明白。他說:「夫所謂先王之教者何也?博愛之謂仁,行而宜之之謂義,由是而之焉之謂道,足乎己無待於外之謂德。……」韓愈所謂道統,就是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相傳的先王之教;其內容是仁義道德以及禮樂制度日常生活所需的事物,易明而易行;其功效則小之修己,大之治國平天下。

夏小強:中共政權道統法統盡失 製造巨大國難

儒家之道是道統,孔子集先聖之大成,而孟子發揚光大之,不但奠定儒家學說的基礎,也形成了中國文化的道統。中華民族珍視此一道統,代代相傳,王夫之所謂「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英國學者李約瑟在其所著《中國之科學與文明》中,有同樣的看法,這可證明中國道統的力量。自西漢至清末,每次大亂之後,撥亂反正,重建新秩序的人,大多是確通道統的儒者。

簡而言之,道統就是中國歷代統治者維持統治所秉承的文化和信仰。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包容的文化,儒釋道三教的並存,保證了中華傳統文化在政權不斷更替之後的延續,中國歷史有近一半的時間都被異族統治,但其政權都被中華傳統文化所同化,正所謂「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

甚麼是法統?

簡而言之就是一個政權執政的合法性,也稱正當性。在政治學中通常用來指政府與法律的權威為民眾所認可的程度。合法性被認為是政府行政的最基本條件:如果一個政府缺乏必要程度的合法性,它將很快地崩潰瓦解。

在中國的傳統政治觀念中,法統是指政權之正當傳承。中國傳統政權以黃河流域為主,即所謂「逐鹿中原」或「問鼎中原」;在歷史上,蜀漢、東晉、南朝、南宋、南明等給驅趕至南方後仍以「正統」自居,而將原地統治者稱為「偽政權」;而在北方,曹魏、十六國的前趙、後趙、前秦、北朝、金朝、清朝以「正統」自居,視南方政權為僭偽。傳統史書及文人亦以其為主就是認為自己才是傳統文化、法律正當承繼者,與地域無關。

在中國政治哲學當中,從周朝開始,統治者和政府的政治正當性由天命所授,不公義的統治者會失去天命授權,繼而失去對人民的統治權利。

中共道統和法統盡失

如今相對於中共政權對於中國的統治,已經徹底地失去了一個統治政權應該具有的道統和法統。

中共統治中國六十多年,通過一系列政治運動和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宣傳,徹底地摧毀了中國社會延續幾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和信仰,儒釋道三教齊滅,仁義禮智信無存,中國社會在喪失了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和信仰之後,中共統治也喪失了維持統治的道統。

在當代國家中,合法性更加依賴於政治權力的有效性,這也是近代政治的基本特徵之一。這包括了政府能否有效的對社會事務進行管理,經濟能有持續發展。這取決於政府的財政能力和政策能力。

對合法性基礎的認識最經典的是馬克思•韋伯的概括,他將之分為傳統型,法理型和個人魅力型。傳統型:合法性來自於傳統的神聖性和傳統受命實施權威的統治者;法理型:合法性來自於法律制度和統治者指令權力;魅力型:來自於英雄化的非凡個人以及他所默示和創建的制度的神聖性。韋伯認為以上類型都是理想類型,歷史上的合法性形式都是這三種類型不同程度的混合。

中共的政權缺乏合法性,其既不來自皇權天命,又不得自民主選票,更不是出於個人的能力。不像民選政府每一屆都可以依法平穩地在完成權力交接,如何維持獨裁統治始終是中共的心病。

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徹底地破產,自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政治信用喪失殆盡,中共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

中共正在製造巨大國難

中共氣數已盡,到了江澤民這一茬,以放手腐敗建立他的權力基礎,以選擇性反腐打擊政敵,從陳希同到陳良宇被反腐,到薄熙來以反腐槍斃文強,中共內部整起人來,越來越沒底線。同時,放手腐敗導致的權力資本化、黑幫化,使得每一個當過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道德敗壞官員後面都帶了一個極大的官商匪利益網。一旦哪個政治局級別的官倒了,是整個利益網被端掉。所以,當危險降臨到任何一個利益網,不管他們是否處於劣勢,其中的人都可能寧願鋌而走險去拚命而不敢坐以待斃。

揮之不去的信仰危機,江澤民的腐敗體制和極端的維穩,現時的中共己墮落到無以復加,無可救藥的地步,實際上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的中共都還要無恥,都還要敗壞。江澤民腐敗體制的無恥就在於其敢於不斷地衝破道德底線,敢於對道德、人心不斷地挑釁摧殘。可是,道德、人心是世上任何一個社會的基石,任何政經體制,都需要一定的道德和人心作為依托,沒有了道德、沒有了人心,誠信這一社會結構的基礎也會蕩然無存。對道德、人心的摧殘,不但毀滅著中國在將來獲得新生的希望,也會最終埋葬中共體制本身。

中共的統治正在加速給中國製造巨大的國難。這種國難還不包括中共曾經帶給中國社會和民眾的無數財產、生命、環境惡化等災難。而是中共統治高層嚴重分裂不惜以犧牲中國民眾生命和社會動盪而造成的災難。

為了保持維穩集團利益的周永康與決心問鼎最高權力的薄熙來,兩人在江澤民的安排中苟合,結成中共建政以來對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最大挑戰的聯盟,這個聯盟始於對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被清算的恐懼而造成中共統治以來高層最嚴重的分裂。僅在兩會前夕,香港明報前總編突遇刺,昆明火車站殺戮案驟然發生,其幕後策劃者正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目的是製造混亂,引起民憤,並藉機混水摸魚,奪取政權。

結語

中共政權暴政統治中國六十多年,已招致天怒人怨,其邪惡統治已經走到了盡頭,道統和法統盡失的中共政權,苟延殘喘一天,就在給中國社會多帶來一天災難,都在給中國製造著巨大的國難。

2014年03月09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