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患病後仍被道德綁架的前妻,才是這個故事裡最苦的人

在他患病後仍被道德綁架的前妻,才是這個故事裡最苦的人

2022剛開年,就聽到一樁憾事:大家熟悉的音樂人袁惟仁,已經被判定成為植物人,眼睛可以張開,但無法認人,今年才54歲。

當初追過「超女」「快男」的朋友,應該都對這個臉圓圓、帶著眼鏡的「小胖老師」有些印象。距離那時也就過去了匆匆十幾年,在經歷了腦溢血手術後,袁惟仁早已瘦到皮包骨,看照片都有些讓人心驚。

2008年《南都周刊》給袁惟仁的標簽是「20年華語樂壇親歷者」,他在音樂上的造詣毋庸置疑;

但在生活中因賭博欠下巨額賭債、又在與發妻離婚第二天就被拍到帶網紅回家等樁樁件件,又讓人對他的同情分有了折扣,臺灣網友一直到現在都大罵他渣男。

但既然都已經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植物人,這些前塵往事重新拿出來做甚麼評判,好像又有些殘忍。

只是,唯有在生死疾病面前,才最能暴露人性。最近袁惟仁的家人接連不斷出來發聲,仔細了解背後的故事後,會發現原來有那麼多令人心驚與痛心的真相。

所有人都在關註袁惟仁,與他十六年婚姻終成空、在他患病後仍被道德綁架的前妻,原來才是這個故事裡最苦的人。

——我是不勝唏噓的分割線——

袁惟仁在幕後的時間居多,所以可能年輕的小朋友不太臉熟,但他制作的歌曲,不管甚麼年齡層,應該都多多少少有聽過幾首。

1993年,袁惟仁創作了《執迷不悔》,王菲一曲唱紅,直接打開了臺灣市場。

他為那英創作的《徵服》,至今仍是神曲:「就這樣被你徵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劇情已落幕,我的愛恨已入土。」

這首歌袁惟仁說是寫給前女友的,他的前女友也是一位音樂制作人,兩人分手後時不時還會通過給別人的寫歌這種方式來溝通和交流。

年輕點的朋友可能聽過SHE的《聽袁惟仁彈吉他》,但這首歌並不是袁惟仁做的,詞曲創作者張簡君偉是袁惟仁的鄰居,寫好後先發在了網路上。

袁惟仁在搜尋自己的名字時看到了這首詞,覺得很有趣,很符合S.H.E這個組合一直給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推薦給了公司,讓S.H.E唱。

2002年,袁惟仁和演員陸元琪結婚了。

陸元琪也是臺灣的一名演員,在袁惟仁寫歌走紅的同時,她也拍了幾部電影和電視劇。

但在和袁惟仁結婚後,因為袁惟仁希望她能全心全意照顧家庭,陸元琪聽話地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她說自己,「全新全意奉獻,拿命奉獻,連靈魂都丟進去。」

但結婚才4年,2006年時,陸元琪就在blog上透露袁惟仁有外遇,她說自己非常抑鬱沮喪,但這件事最後也不了了之。

兩人生育了兩個孩子,婚姻一直維系到2016年,才宣告終結。

當時外界都猜測離婚原因是袁惟仁出軌,畢竟這事根本沒有所謂的「回頭是岸」。但袁惟仁當時發了聲明表示,離婚是因為聚少離多,是他投入工作時間太長導致的。

但荒唐的是,兩人23號簽字離婚,24號袁惟仁就被拍到開車帶著年輕的網紅回家。

想起來《愛很美味》裡的時間管理大師,這邊拿號排隊離婚,那邊出軌對象在排隊拿號等著結婚,現實竟然是最好的藍本。

2016年袁惟仁已經48歲,而這位網紅名叫陳葳,還是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的學生。她之前也有以女團身份出道,身材相當相當傲人,G杯校花是她最大的圈粉點。

袁惟仁表示兩人只是工作上的交流,是探討寫歌的事情,但這個說法,大多數人都表示不信。而前妻陸元琪在25號發博文表示,自己身心靈負荷不了、胸部太小不夠看,似乎也是在以自嘲而內涵。

總之,兩人的分開看起來並不如袁惟仁所說的那麼和平,但離婚了就離婚了,陸元琪告別家庭主婦身份,開始每天補足缺少的資訊,重新跟上時代進步的腳步;袁惟仁在內地參加綜藝節目,也被拍到過帶女伴回家,各自都有了新生活。

一直到2018年,袁惟仁在上海跌倒,撞到的位置引發腦溢血,頭部另一側又發現了腫瘤,情況相當危急。

在上海治療了兩個月後又返回臺灣的加護病房治療,雖說整個人在鬼門關走了一大圈,但好歹最後人救回來了,只是瘦成了皮包骨,身體大不如前。

袁惟仁當時的女友菲林在他撞到後第一時間把他送醫,又跟著他返回臺灣;前妻陸元琪也帶著孩子去探望,看到他身上插滿了管子,整個人變得又黃又腫,一度被嚇得崩潰痛哭。

但袁惟仁的情況僅好轉了一年,2020年10月,袁惟仁又跌倒了,身體狀況變得更差,重度昏迷。

被搶救回來之後,行動已經無法自理,當年陪在身邊的網紅和女友早已不見蹤影,唯有袁惟仁的二姐在貼身照料。

去年,在袁惟仁病情惡化後不久,他的大姐突然發長文開始指責袁惟仁的一雙兒女,對自己的爸爸不聞不問,還內涵他們僅在記者面前和網路上作秀表達思念,實際都未曾來探望。

袁惟仁的兒子從2018年他入院開始,就有陸續記錄父親病情,還分享自己的心情,而且當時他們仍是學生,袁家大姐明面上是在罵孩子不孝,但孩子是跟著前妻陸元琪的,所以這番話多多少少也有說給陸元琪聽的意思。

但陸元琪在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她在離婚後,只分到了房子和車子,而且房子是按揭貸款的,陸元琪還要自己付房貸。

承諾要給撫養費的袁惟仁,卻並沒有兌現承諾,她只能自己重新開始學直播賣貨、去跑各種節目通告,來償還房貸車貸還有養育兩個孩子的費用。

她在節目通告中屢次被問起與袁惟仁的這一段婚姻,聽完她的講述,才發現她付出生命與靈魂去乖乖聽話、當個家庭主婦的這十幾年,有多麼辛苦。

她透露,其實結婚1年後她就開口提離婚,但當時礙於女兒剛出生,袁惟仁不答應,這件事就這樣緩了下來。

後來因為「袁惟仁做了一些女人最不能接受的事」,整整13年陸元琪都在提離婚,雖然中間彼此都有在努力修複關系,但頻率已經對不到一起。

直到2016年袁惟仁徹底從家裡搬出去,陸元琪才提出,不會幹涉對方去過喜歡的生活,但不想要有一個關系讓她每天抱著期待,只希望對方能還給她「內心的自由」,而在簽字後,她感到無比輕松,「我覺得心靈被釋放了。」

一段疲憊的婚姻,她犧牲了最好的青春,收獲了一雙兒女,卻身心俱疲。陶晶瑩是陸元琪的好友,在陸元琪的孩子交不起學費時,她和黃韻玲都幫襯過。

《吐槽大會》上陶晶瑩曾大罵袁惟仁負心漢,還指責他不給前妻撫養費。

袁惟仁則回應:寫歌沒有靈感的時候,就去離婚、欠債,特別管用。

當然,袁惟仁也確實是沒錢。因為他好賭,2016年欠下了百萬賭債,在上海出席活動時還被債主攔截。

為了緩解他的經濟狀況,張宇曾發起「小胖基金」募款,號召巫啓賢、游鴻明等好友資助,相關演藝協會也會每月固定提供1萬元,另外營養品和醫療用品等費用可再申請。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袁家人仍要捆綁陸元琪的人生。

陸元琪的兩個孩子探望父親的時間不多,因為他們為了賺學費,在做攝影工作打工,只有寒假才有時間。

而所謂的「不孝」「不去探視」,袁惟仁的女兒回應表示,他們多次想去,但多次被袁家人阻止。

但兩個孩子,在袁惟仁已成植物人仍被罵渣男報應之後,這兩天站出來發聲表示,「爸爸不會知道你們怎麼罵他,但我會。我一定會繼續做我喜歡的事,讓他知道我沒有放棄,也一直堅持著。」

袁惟仁的人生當然唏噓,一代華語音樂才子在五十多歲就成為了植物人,那些擁有年輕面孔、姣好身材的女友,在他患病後紛紛離開,所有人情冷暖都在最艱難的時刻感受得最清晰,只是可惜,他無法感受得到。

而前妻陸元琪的人生,沒有那麼多鎂光燈的關註,也沒有一幫藝人朋友會為她籌錢,她養育孩子的每一分,都是在擺脫家庭主婦身份後重頭學起,靠自己賺來的。

這次,在袁惟仁成為植物人後,記者反複去追問她的感受,陸元琪說,孩子們會照顧好他,而她的人生,要重新開始了。

希望這一次,她能真正為自己而活。

來源: 深八影視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