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元宇宙,白左變臉亦如寇

紮克伯格

文:天風盜 

「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以元宇宙為先,而非Facebook。這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將不再需要Facebook帳戶來使用我們的其他服務。隨著我們的新品牌開始出現在產品中,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了解Meta品牌和我們所代表的未來。……我相信,元宇宙將是互聯網的下一個重要篇章。」
——紮克伯格

(1)紮克伯格變臉

馬克·紮克伯格正在一路狂奔,越過社交網絡的巔峰,又開始向沉浸式元宇宙的深淵邁進。 10月28日,Facebook矽穀總部,紮克伯格宣布Facebook更名為「Meta」。

FB這個時候進行更名,並非是因為前員工豪根(Haugen)向SEC遞交名為「FB文件」的大量內部材料從而引發輿論對FB公司的不斷質疑與反對聲浪,也不在於有意將遺留在FB產品的毒性進行切割,事實上,紮克伯格沒有這麼簡單,其視域與野心,也都要遠遠大得多。他說:

「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以元宇宙為先,而非Facebook。這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將不再需要Facebook帳戶來使用我們的其他服務。隨著我們的新品牌開始出現在產品中,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了解Meta品牌和我們所代表的未來。」

「我為我們到目前為止所建立的一切感到自豪,也為接下來的一切感到興奮:當我們超越今天可能的一切,超越屏幕的限制,超越距離和物理的限制,走向一個所有人都可以相互陪伴、創造新機會、體驗新事物的未來。這是一個超越任何一家公司的未來,將由我們所有人創造。我們已可以以新的方式把人們聚集在一起。在社會問題中掙紮、在封閉的平臺中運營,這都讓我們吸取了教訓。現在是時候把我們所學的一切都帶走,來構建新篇章了。」

問題在於,從現實與價值的層面說,FB從淵潭裡爬上來,披上「Meta」的馬甲,我就不認識你了?

(2)元宇宙是什麼?

所謂「Meta」,來源於「元宇宙(Metaverse)」,意思是虛擬實境,或是超越現實的虛擬宇宙之意。紮克伯格說,「我過去學過古典文學,「meta」這個詞來源於希臘語,意思是「超越」。對我而言,它像徵著總有更多的東西要去構建,總有下一章的故事。」

這是紮克伯格對自我進行的定義與解釋,當然無妨。只是要知道,如同用以形塑當前經濟全球化糢式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誕生約90年以來一樣,對於「元宇宙」這個概念也沒有統一的定義。但這並不妨礙人們對於「元宇宙」概念的基準內涵與主要特性的認識。

當前元宇宙的設想,主要建立在包括FB這樣的社交平臺在內的傳統互聯網基礎之上,並非指向一個單純的虛擬空間。從數學與技術應用的角度來審視,「元宇宙」的真正起點,是圖靈寫於1936年的論文《論可計算數字在決斷難題中的應用》。

在這篇論文裡,圖靈分析了邏輯、概率論等同時兼具最為基礎性與前沿性的數學認知,並首次天才般提出設想,將以符號為工具的純數學和實體世界建立起邏輯關聯。

圖靈如此思考的立足點,就是今天元宇宙的最初起點。近年以來,隨著量子化運算、人工智能、區塊鏈、虛擬貨幣等多種數字技術與應用日趨得到提升,已初步具備構建可同時映照與獨立於實體世界的虛擬空間。

元宇宙基本特徵的關鍵詞表達是「沉浸式體驗」。很多人對此應該不會感到陌生。斯皮爾伯格於2018年執導的電影《頭號玩家》,其中描繪的「綠洲」——人們通過頭盔等穿戴工具,可將個體的意志和意識與數字化虛擬空間完成連接,乃至進行重組——就是元宇宙。

這也即為紮克伯格所試圖構建的「新篇章」——描繪出一個未來完美世界,並讓絕大多數人相信和以為這個他們實際上不可能擁有的完美世界也是屬於他們的。

(3)「新篇章」本質

紮克伯格不是圖靈,更不可能單純如同圖靈基於「可計算數字」那樣,思考將純數學和實體世界建立起邏輯關聯的技術應用與人工智能的廣闊前景。

無論是Facebook還是如今的Meta,紮克伯格的背後是資本,這才是他更為真實的面目。資本所要追逐的方向,也就是他所言「構建新篇章」的核心訴求——通過對元宇宙進行完美的描述,完整將「數字化網絡–穿戴設備與硬件終端–用戶」這條上中下游的全流域性資源全部囊括其中,最終實現利益最大化。

紮克伯格說「meta」的意思是「超越」,對其而言,一點都沒錯。區別在於,基於元宇宙這個「超越現實的虛擬宇宙」去看,對於Meta等資本來說,真正尋求的是如何超越現實;而對於未來的絕大多數「用戶」來說,則是讓你日益滿足於虛擬空間的完美錯覺之中。如果看過上文提及的《頭號玩家》,那裡便同時存在「綠洲」這樣完美的虛擬空間,以及一個廢墟般的現實世界。

紮克伯格以及其背後的資本真正的訴求就是這樣——讓自己所代表的資本圈層超越廢墟般的現實而走向完美,而讓絕大多數「用戶」通過獲取完美虛擬空間的感覺而接受並沉浸於現實的廢墟。

如同當前達沃斯集團控盤的經濟全球化糢式一樣,紮克伯格在「新篇章」描繪的那種完美空間,也如同達沃斯集團所宣揚的一切「鄭智正確」一樣,全是屬於白左的世界。

(4)白左如寇

從FB到Meta,白左變臉之後依然還是群寇。詞根上看,「寇」的本義與行為範式,就是「群行攻劫」。因而從定義上說,包括紮克伯格及其背後的跨國資本勢能在內,整個達沃斯食利圈層即為如此「群行攻劫」的白左之「寇」。

敵在本能寺,寇就在你我周圍。從1929年華爾街金融風暴前的古典自由主義經濟學視角,到1929年之後泛起的,尤其是在「撒切爾–裡根」時代之後延入華盛頓共識與全球產業鏈分工秩序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視角,整個過程,基本特徵都是白左在高唱哈耶克關於市場「無形之手」的讚歌,以此隱藏自身用以去尋求圈層利益的、無處不在的凱恩斯幹預之手。尤其是2008年美利堅次信貸危機之後,一直到如今,全球資源錯配與貧富分化,早就遠遠超過一戰前夕的程度。

我之所以必須區分出白左這個概念,並視之為寇,源自我對未來趨勢演繹所感到的憂慮。關鍵的一點,從哲學上看,即是尼採所言「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亦報以凝視。」經濟全球化30多年以來,全球各經濟體彼此依存度日益緊密,利益與價值的碰撞,出現某種劣性分化已成沉重現實。

這種分化,不僅只出現在資本、資源與貧富上,也出現在社會與價值觀上,讓人不安。具體為以下三點:

一是以目前趨勢來看,難以避免未來全球性經濟危機;二是西方在信仰層面的淡化或退化,在物質層面的強化或固化,越來越多勢能對新幾內亞默認或麻木,乃至於是姑息縱容;三是淡化信仰與價值追求之後,資本尤其是跨國資本對各經濟體的控製或話語權會加大,而資本歸根結底是不考慮價值問題的。

除了口號,當前經濟全球化糢式早就喪失其整體的價值內涵,趨向是,越來越依賴通過貨幣增發與債務擴張等技術性補鍋手段去維持糢式內秩序,邏輯指向必然註定其最終的結局,就是日益走向資本的本質——嗜血與無情。二戰前的西方歐陸那樣的綏靖,以及美利堅的門羅主義,殷鑑不遠。

對於廣大瓜眾來說,如果,你身處於包括FB在內的傳統社交平臺發展階段的時候,都看不清白左在「鄭智正確」光環下追逐的利益,那麼,在紮克伯格所描繪元宇宙的完美感覺裡,你也將同樣看不到現實中無處不在的廢墟。沒錯,你看不到自己,過去與未來,你都只能沉浸並成為廢墟的一部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