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知道袁燈美老師為何如此「 堅挺」了

袁燈美
文: 餘是以言之 

據說袁燈美老師極為優秀,看河濱小學官網上的介紹,果然閃閃光

繆可馨墜樓事件,紛紛揚揚好些天了。

然而,無論輿論場上如何人聲鼎沸,當地教育部門和袁所在的河濱小學,似乎從一開始就堅定地站在袁老師的一邊,不認為她有錯,為她遮風擋雨,安排回家休息,甚至校領導還對其特別表揚一番,認為其「 非常優秀」。

袁燈美

這真是一個讓人無言的新聞後續。

我向來不屑於以最大的惡意來揣度國人,但今天我要例外一次。

從一個比較「 陰暗」的心態來理解,校領導也好,當地教育部門也罷,他們的種種荒腔走板的表現,「 愛護」袁老師是假,擔心這把火燒著了自己的屁股恐怕才是真。

如果上述揣度成立,那麼一切也就好理解了——從一開始,袁老師、涉事學校、當地教育部門就是天然的同盟軍,有共同的利益要捍衛,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畢竟,如果袁老師的體罰、辱罵甚至其他更聳人聽聞的精神虐待/暴力情節被證實,那麼,繆可馨之死袁老師就必須承擔責任,吃不了兜著走的,不僅是袁老師,還有河濱小學的校領導和當地的教育部門!

繆可馨的遺體已經火化,一朵還未及綻放的小花,在一個校領導口中「 非常優秀」的袁老師的一手摧殘之下,就這樣枯萎凋零了。


更讓人氣結的是,根據繆可馨母親的敘述(《繆可馨媽媽發聲:請徹查真相,不要再給孩子潑髒水了!》),袁老師僅僅在繆可馨墜樓半小時後給她通過一次電話,告知繆可馨在學校出事了,讓她去醫院一趟。在此之後,袁某人就玩起了消失,電話不接,信息不回,直到繆可馨的遺體被火化,她再也沒有出現過,更沒有任何要表達歉疚和懺悔的意思。

是的,袁老師很淡定很堅挺。

她的淡定和堅挺當然是有理由的。

我覺得,這不是因為她真的「 問心無愧」,而大概率是因為前述隱性「 利益共同體」的存在,「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換言之,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既然如此,她大約也就真的認為自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前幾天,我們在文章《從蘇局長到袁老師,他們其實有一個共同的名字! 》裡簡略地提到過,類似袁老師這種人,實是體制之內「 平庸之惡」的典型代表。

袁老師們既棲身於體制,雖然不是什麼領導幹部吧,但對體制內的生態和遊戲規則都很熟稔。一番鑽營下來,拿些個名譽,得幾個獎項,討得領導歡心,不要太輕鬆。

只是很可惜,當她們面對自己課堂上的學生時,卻又往往換上了另一種可鄙的嘴臉,自私和陰損的「 真面目」也暴露無遺。

這樣的老師,你能指望她們能教好我們的孩子?

古之師是「 誨人不倦」,今天的某些老師(比例可能並不低),呵呵,說一句「 毀人不倦」大約都是輕的。

她們也許真的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但她們的小算盤小心機,小姦小惡,這些「 平庸之惡」匯集起來,足以摧殘許許多多的祖國的花骨朵們了。繆可馨,不過是被摧殘者中最極端的一類受害人。

走筆至此,想到袁老師和袁老師們還將頭頂「 優秀教師」的光環,繼續摧殘祖國花朵的大業,既為繆可馨感到不值,更為其他正在遭受和即將遭受摧殘的難以計數的祖國花朵們感到悲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