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與情色無關的兩種「裸體秀」

夏小強:與情色無關的兩種「裸體秀」

現在的中國社會,越來越多的裸體美女在公眾場所出現,同時也進入了大雅之堂。人體藝術、人體藝術攝影、為商家推銷產品沐浴產品等等,那些一絲不掛的美女們面對眾多圍觀者火熱的眼神與拍照,撓首弄姿,坦然自若,就像在家中的浴室洗澡一樣自然。

夏小強:與情色無關的兩種「裸體秀」

「裸體秀」的策劃者和表演者,雖然以藝術為名,其實質卻是把色情作為商品來賺錢;而眾多的看客,從原本只能從偷窺才能得來的「快感」,變成了堂而皇之對女性隱私一覽無遺地觀賞,同時也卸去了偷窺所帶來道德負疚與犯罪感。於是,在色情瀰漫的氣氛中,美女無羞地表演,看客貪婪地呼吸,盡情地欣賞。美女們在脫去了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的同時,人們心安理得地跨過了一條叫做「道德」的底線。

但是,在當今的中國,還有兩種「裸體秀」與情色無關。

2012年3月20日,河南省洛陽市牡丹公園門前,赤身裸體的50歲婦女孫愛雲,站在一輛法院的車上大喊『蒼天啊』,現場聚集上千人。因為弟弟被洛陽市委書記侄子砍死,對方欲三萬元私了未遂,20年上訪沒有結果,因上訪被多次關黑監獄,被當地政府污為精神病,在無奈之下才用裸體抗爭。

這只是近幾年來出現的大量的民眾用裸體來喊冤、抗議與維權中的一例。下面僅舉發生在2011年中的幾例:

8月18日,上海市浦東區77歲老婦莊靜慧,在浦東新區法院祼體下跪求立案。9年前,莊靜慧的店舖和洋房遭到當局強拆;7年前,莊的姐姐在和黃浦區法院法官談關於房子司法強遷一事過程中突然死亡。為此,莊靜慧多次要求法院立案未果。

11月14號上午,貴州省高級法院門前,出現一位赤身裸體的年輕女子,當街喊冤。這名女子赤身裸體站在貴州省高級法院門口,身上只披了一塊寫有「十年冤案」的白布,天氣很冷,她嘴唇發青,臉發紫,身體也凍得發紅,但她不停地跟圍觀的群眾訴說著冤情。

11月27日下午,一男一女攜帶2名小孩在廣東電白縣城水東人民路上裸體徒步行走,引發圍觀。一個月前,出生兩個月的幼兒患急病入住電白縣婦幼保健院。27日治癒出院時,尚欠治療費1,500元。由於無法籌到資金,一家四口脫光衣服,徒步上街求助。

對於中國大多數普通的民眾來講,中國幾千年的傳統道德、講究禮儀廉恥等已經滲透在血液之中,對於當眾暴露身體特別是女子裸體,是一件羞恥和喪失尊嚴的事情。社會嚴重不公,法律形同虛設,在通過任何正常的法律渠道解決冤屈都被完全堵死後,民眾只有採取這種極端的方式去喊冤與維權。因為這樣的案例和行為成千上萬,每天都在發生著,如果這些個案不被媒體關注報導而得到解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犧牲尊嚴而上演「裸體秀」增加了得到媒體關注的可能性。

中國民眾赤身裸體,用羞辱自己的方式維權,是處於被逼無奈,是一種絕望之下的生存方式。這種「裸體秀」與情色無關。

另外一種「裸體秀」也與情色無關,那就是中共官員的「裸官」現象。「裸官」指那些配偶、子女均不在國內的公職人員,尤其是高級公職人員。只要「裸官」了,就可以隨時出逃。

美國華府的監督機構「全球金融誠信」(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報告說,從2000年到2009年,中國非法轉移出境的金錢高達27,000億美元, 該報告顯示,非法移出中國的錢主要被送往美國、歐洲、澳洲、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亦表示:「中國公務員的人數大約600多萬,如果『官』的定義是公務員或處級以上領導幹部,100多萬的裸官人數比較符合實際情況。但如果以『吃財政飯』的人為基數,中國的『官』有7千多萬,裸官的人數會更龐大。」

中共官員的「裸體秀」表明,中共大廈將傾的不安全感和末日心態瀰漫,中共從高層到基層,都已經對中共的統治失去了信心。這種「裸體秀」也與情色無關。

中華大地上,美女在脫,民眾在脫,官員在脫,他們在脫去身上最後一快遮羞布的同時,也脫去了中共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2013年03月26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