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的童年被班得瑞騙了

班得瑞

2019年年末,傳說中的「班得瑞樂團」終於迎來了他們在大陸的第一場音樂會,卻被前來的班得瑞樂迷罵得狗血臨頭,

樂迷們滿心期待的空靈音樂,被跑調的笛子和lay back的鼓點攪成了一團漿糊,臺上樂團的水準甚至趕不上你家樓下新開業的餐吧裡的三流樂團,

「音樂水平如此底下,簡直就是玷污了將飄渺空靈的輕音樂帶給我們的班得瑞,玷污了輕音樂!」

圖片來源:班得瑞吧

憤怒的班得瑞樂迷打爆了消費者協會的熱線電話,控訴這場演唱會請來的根本不是班得瑞本尊,而是個冒牌樂團,他們還商量著收集現場錄音作為證據,誓要將這個草臺班子告上法庭,絕不容他們繼續敗壞班得瑞的名聲。

圖源:班得瑞吧

然而他們可能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全力捍衛的白月光,其實是一個「不存在」的樂隊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千禧年初,在很多人的眼裡,「班得瑞」就是他們的品味啟蒙。

「來自瑞士一塵不染的音符」「創作時只在山林中採集自然之聲」,唱片背面的介紹語,讓人對這個陌生的國度無限憧憬,人們相信,在神祕的阿爾卑斯山麓有一群金發碧眼的音樂隱士,他們風餐露宿,只為收集大自然最美的聲音。

「空靈飄渺的音樂世界,來自瑞士一塵不染的音符」

對於那個年代的樂迷,聽班得瑞無疑是一種劃時代的音質體驗,運用後期母帶24bit數字錄制的班得瑞CD,第一次把「高質」這個概念灌進了樂迷們的耳朵,從此那些盜版碟和磁帶裡掩不住的沙沙聲,只能算蹂躪耳膜的砂紙。

班得瑞CD裡清脆的鳥鳴,一聲一聲撬動了樂迷耳中沉寂多年的耳屎耙,那種新鮮和舒暢,旁人根本無法想象,一直到現在,班得瑞還是很多hifi發燒友對新設備的必備開光曲目,代代相傳中,老燒會告訴小燒們,只有經受住班得瑞自然天籟的長時間滌洗,他們的設備才能接受蔡琴老師甜美中音的考驗,

「一放班得瑞,我就感覺自己變成了住在歐洲大山裡的音樂之聲女主角。」

班得瑞的優雅甚至擁有跨越物種的感染力。

長久以來貓圈有這樣一個冷知識:如果你的貓發情了,就給它聽班得瑞,再欲求不滿的貓,都會在第一個音符響起時,把旺盛到溢出的荷爾蒙活生生憋回去,

小到西餐廳,大到飛機場,班得瑞一度壟斷了所有公共場合的背景音樂,班得瑞音樂裡勻速按摩你松果體的阿爾法波,總能讓你產生你和周圍環境一樣整潔而高雅的錯覺,來華巡演的丹佛愛樂樂團成員們發現,他們入住的所有酒店的背景樂都是班得瑞的snowdream。

感動不已的樂團成員還以為是細心的巡演經理的安排,特地為他們的大陸之旅精心挑選了一首主題曲。

我在寫文章的時候外放了這首班得瑞的snowdream,結果有三個同事繞到我工位前,問我為啥要放他們大學部圖書館的閉館音樂,由於條件反射,他們現在只想收拾包走人,編輯部的大蹦驢,打從娘胎裡就開始聽班得瑞,這是因為他媽堅信胎教聽巴赫培養數學能力,聽莫紮特培養想象力,而聽班得瑞,則會賦予未出世的孩子源自歐洲雪山的高尚情操。

胎教的結果是大蹦驢特別擅長說冷笑話,他一開口,瑞士雪山的寒意就撲面而來。

大蹦驢家有半人高的一疊班得瑞CD,被他媽小心珍藏在客廳展示櫃裡。當聽到「班得瑞樂團其實不存在」,他幾乎要懷疑自己昨晚睡覺的時候掉進了平行時空,難以置信的他掏出行動電話打開音樂軟體,沮喪地發現,他不得不承認,從班得瑞專輯的封面就能感受到可疑的氣息,作為那麼知名的樂團,班得瑞的封面卻老喜歡印些山山水水,他們的成員倒是深藏名與利,從不在封面上露面,低調得讓人懷疑他們的存在。

畢竟也很難想到一個瑞士樂隊居然會有一張叫做「戀愛spa」的專輯。

如果你上穀歌搜尋「班得瑞」,就會發現英文世界並沒有這個樂隊的任何蛛絲馬跡。

這個樂隊沒有維基百科,沒有巡演,就連一張合照都沒有,中文互聯網上流傳最廣的那張樂隊合照,其實是古巴六人清唱組合Vocal Sampling的照片,

百度百科上標註的樂團團長Oliver Schwarz,其實是奧地利一個重名的單簧管演奏家。

而你唯一能找到的班得瑞官網,使用的語言居然是中文,

有在歐洲留學的網友問身邊的瑞士人,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做班得瑞的樂隊,他們得到的回應往往是一臉茫然,但一部分班得瑞粉絲覺得,班得瑞的神祕也許是因為他們喜歡低調。作為一個在本地並不出名的地下樂團,他們更愛親近自然,而不是聚光燈。

但不是所有人都會為這種神祕買單,依然不乏好奇的網友,將班得瑞的前世今生扒了個底朝天,順著唱片背後的發行商,他們找到了一家叫做Audio Video Communications 的瑞士音樂公司,在《光明日報》對老板Peter Pozza的採訪中,他親口承認,班得瑞只是他發起的一個音樂項目,他找到了一個德國音樂家牽頭,組織了十幾個樂手創作了一些輕音樂在創作結束之後,這些臨時湊起來的樂手自此分道揚鑣,他們最出名的那首《安妮的仙境》其實並不是班得瑞的原創,而是翻奏了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一個美國民謠歌手John Denver的annie』s song

至於班得瑞在阿爾卑斯山採集自然之聲的傳聞,Pozza本人則毫不知情,這只是一個叫做金革的臺灣公司,將班得瑞引進大陸時寫在專輯封底的廣告宣傳語,Pozza告訴記者,連班得瑞這個樂隊名也只是隨口一起,沒有任何實際含義,

我也不知道班得瑞在大陸居然會那麼火。」Pozza坦誠地說,

面對關於班得瑞不知道哪兒來的各路傳說,在採訪中 Pozza只好始終保持疑惑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自以為攥住了真相的網友們湧入了班得瑞貼吧,試圖點醒原本和自己一樣蒙在鼓裡的人們,他們崇拜已久的樂隊,其實並不存在。

然而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好心好意,在班得瑞吧吧友眼裡,卻是一種冒犯。

「班得瑞對於我們,不再是一個樂團,不再是一個真實或是一個虛無,不再是一場騙局或是一個坦誠。

「她如果存在,我們祝福,她如果不存在,我們來給她生命,

「我們共同簽名,拒絕看關於班得瑞不存在的帖子。」

就像錢鐘書說的那樣,班得瑞的樂迷們並不會在乎,他們吃的雞蛋是哪只母雞下的,

圖源:百度貼吧班得瑞吧

在世界上,你可能很難再找到第二個像班得瑞一樣的樂隊。它並不存在,卻又曾經確確實實地存在於初戀遞給你的一只耳機裡,或者家人一起坐在音響前欣賞輕音樂的午後中。

正因為這些關於人的回憶,它的存在與否,就變得沒有那麼重要起來,晚上,大蹦驢點開朋友圈,看到媽媽又分享了一首班得瑞。

「我兒子小時候老跟我一起聽這首歌,真美!」

他默默點了個贊,但並不準備告訴媽媽班得瑞的祕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作者:萎靡太王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