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掉頭髮的年輕人,男女起禿點有甚麼不同?

禿頂

image

作者:沈慧

20 歲禿頂和 45 歲禿頂的區別在於,如果是 45 歲以後開始禿頂,那你仍然是一個優雅的男士,你禿得名正言順、理直氣壯。但你 20 歲就開始禿頂了,你就是一個鬼鬼祟祟的小人,你做所有的治療都是一個笑話。每次我在宿舍裡開始治療,生薑和生發水的味道開始飄出去,大家就開始喊了,格子開始治頭髮啦……」

DT 君的朋友格子 26 歲,大二時就開始脫發,如今光頭已成為他的標志。聽說我要找他聊年輕人脫發,格子覺得自己不算太典型,「我禿得太早了,讀書那會壓力還不算大。」「我是程序員,身邊好多同事都脫發。」

DT 君不禁產生了疑問,現在的年輕人真的變禿了嗎?哪個職業的年輕人最容易脫發?是程序員嗎?那些飽受脫發之苦的年輕人,又是怎麼自救的呢?

4 成 90 後,正在面臨 「禿頭危機」

在中國,脫發年輕人的數量遠超你想象。在豆瓣 「人人都有好頭髮 – 一起懟脫發」 小組,匯集了將近 24 萬年輕人,頻繁地談論脫發話題。

「禿如其來」—— 這一代人的禿頂問題,似乎比 2002 年的第一場雪來得更早。

中國健康促進與教育協會公布的 「脫發人群調查」 結果顯示,目前中國脫發人群約為 2.5 億,其中男性約 1.6 億。年齡方面,所有脫發的群體中,90 後占比最高,達到 41.9%。

對於脫發嚴重的人來說,頭頂僅存的頭髮就像是蒲公英,輕輕的一陣風 —— 甚至不用風 —— 它們就會散落四處。這份調查中,有 14% 的人正遭遇這樣的嚴重危機。

家裡的地上、枕頭上、下水道蓋兒上都是頭髮,只有自己的頭頂生態接近崩潰。

讓人難以接受的另一個事實是,脫發人群還在每年遞增。相較 2017 年,今年 90 後當中脫發人群比例提高了 3.2 個百分點,達到了 39.3% 。

從脫發人群的所在行業來看, IT 通信 不出意外地成為禿頭的 「重災區」,「禿頭程序員」 的說法絕不是句玩笑話 —— 尤其對於男性碼農和女性廣告人來說。

格子告訴我們,脫發對程序員最大的影嚮是找不著對象。「跟我聊天的要麼已讀不回,要麼見到我發照片後就沉默不語的。

不過也對,小姑娘們熱愛硬漢電影,喜歡巨石強森、傑森・斯坦森,但真正找個禿頭男友的又有幾個?

最容易讓女生頭禿的行業是 廣告營銷 和 法律 。常年生活在血汗寫字樓的她們,出門甚麼都可以不帶,但行動電話和電腦一定在包裡。PPT 煩、寫稿難、法條多,她們變成了最容易禿頭的女孩。

從地域角度來看,禿頭大軍遍布大江南北, 北上廣杭深 的打工人位列榜單前五。互聯網重地外,成都、蘇州、重慶、西安、武漢的年輕人也擠入了脫發行列。

越奮鬥收入不一定越高,但掉發量肯定越多。「我變禿了,也變強了」,只是打工人心中的最美好願景罷了。

不管你年齡多大、是男是女、在甚麼行業、在哪裡,禿頭都有可能找上你。脫發似乎已經對年輕人形成了無差別攻擊。

好端端的年輕人,怎麼就禿了?

在第四季《脫口秀大會》中,95 後脫口秀演員徐志勝調侃自己脫發。臺下哄堂大笑,因為這是年輕一代的靈魂共鳴。

老底子托爾斯泰曾說 「幸福的人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不同」。如今這句話的脫發版大概是 「濃密的人總是相似的,禿頭的人禿得五花八門」。

總體來看,年輕人的禿頂常常從發際線後退開始。局部上,男性更容易禿 頭頂 ,形成 「地方支援中央」。女性則是禿 發縫 ,變成 「頭頂一抹白」。

頭頂禿了就擋中央,周圍禿了就南發北調。孟川在脫口秀裡形容他的前老板是 「中間禿、左邊披到右邊的一九分」。有一天路過老板辦公室,他第一次在同一個人頭上,看到短發、光頭和披肩發。」

畏懼變成 「披肩發」 的年輕人開始查找脫發的原因,在他們看來, 熬夜 是頭號公敵。

年輕人當然知道熬夜的傷害,我們在之前的稿子裡也提到,年輕人常常在淩晨 3 點搜尋 「熬夜有甚麼危害」「脫發的原因」。但惜命並不影嚮自己熬夜,現在的年輕人總是邊熬夜邊惜命。

熬夜讓人脫發,脫發也許還會影嚮人的睡眠質量。調查發現,脫發群體的睡眠質量普遍更糟糕,有 6.6% 的人每天在漫漫長夜忍受著非常差的睡眠質量。

不過,脫歸脫,總得做點甚麼吧?

正在自救中的脫發青年,是怎麼努力的

發現情況不對,年輕人開始了 「脫後自救」。

脫發不算嚴重的人,不會為此走進醫院。他們的防脫生發之路一般從洗發水起步,以生發液 / 精華、頭皮護理進階。首烏是他們最熱愛的作物,生薑味是他們心中最美好的味道。

人們對脫發的恐懼,大大催生了商家的興趣。

十年前,霸王的銷售額便已經超過了 14 億人民幣,毛利高達 9 億元。這種以首烏、人參、皂角、側柏葉、飛揚草等中草藥為原材料的洗發水,在成龍 「duang」 的一聲中,受到市場的熱情追捧。

緊接著,各路生薑系和無硅油洗發水在超市繼續大行其道, 社交平臺以視頻、文字、照片等方式測評洗發水的內容不計其數;據企查查數據,各大主打 「養 發、生發、防脫發」 的品牌, 在 2020 年受到疫情影嚮的前提下,線下門店到高達 5207 家。

不過,市面上大多數主打頭髮養護概念的產品,都是毀譽參半,因為至今還並沒有嚴密的科學理論和數據做支撐,甚至有時會被當作 「欺騙無知群眾」 的代名詞。

於是,實惠、好用又安全的 「治禿神器」,如 發際線粉 、 假發 ,在娛樂圈或各路時尚博主的帶火下,已經成為當下最火的單品之一。2020 年天貓雙 11 數據報告顯示,90 後已經成為假發市場最大的消費群體。

相比各種防脫用品, 植發 可以說是對付頭頂難題的終極手段。

如今,90 後正在成為脫發大軍的主力,醫美平臺的數據也能佐證這一觀點。雍禾植發的數據顯示,在中國植發人群中,90 後占比接近 6 成,遠超占比 29.1% 的 80 後。

當你無論使用甚麼軟體,都能刷到毛發醫生 × 魯、李 × 雙的推廣時,你就應該意識到,植發這東西真的有市場。

DT 君的大廠朋友劉志就是植發大軍中的一員。

從去年開始,身邊有朋友開始接觸植發,加上各個植發醫院的廣告打得火熱,他也動了這個心思。

「對比和咨詢了幾家醫院,價格倒是都差不多,主要擔心效果不好。」 但某天他突然想通了,「反正現在已經這樣了,不就兩三萬嘛,萬一成功了或者改善了多好,不植就一直這麼醜下去!」

據劉志介紹,他選的是 FUE 技術,10 塊錢一個毛囊,一共種了 2700 個。手術一共 7 個小時,術前抽血化驗、剃光頭、畫線、拍照,然後打麻藥、提取毛囊 1 個半小時,分離毛囊 2 個小時,打孔 1 個小時,種植 3 個小時。

但最終效果如何,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在生活成本日益增長與落後收入的聯合絞殺下,DT 君發現身邊的年輕人都徐徐倒下:禿如起來、性格佛了、整個人都 emo 了,大部分人每天都重複著機械性工作,坐在工位上看著光鮮,但和在工業革命時期的工廠搖煤球的沒啥區別。

電影《瑪麗和馬克思》裡面說,每個人的生命就像很長的人行道,有些很整潔,還有的有裂縫、香蕉皮和煙頭…… 那怎麼辦呢,俯身撿起香蕉皮,跨過裂縫,煙頭要是還不錯嘬上兩口再扔?嗨,生活別無選擇,抱怨無益,扛住吧咱們。

來源:DT 財經 微信號:DT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