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當代年輕人過年不愛喝白酒了?

喝酒

文:苦笑

日本有句古話叫,「中國有句古話:『過年不喝酒,明年沒朋友。』」

在某些故事裡,中國人手裡的酒,就像日本人手裡的奧特曼變身器一樣,稍微動動手和嘴就能獲得某種神祕力量,獨得眾人追捧。

比如酒後干老虎的武松

特別是在過年期間,氣氛不夠,酒精來湊,「喝酒」向來都是春節的氣氛組擔當。

按以往的規矩,一定得喝白酒。

喝酒:男人不能說不行

金樽清酒斗十千,男人不能說不行。

在屬於70後的白酒紀元裡,酒到必干是他們的基本方針,一秒三杯是他們的戰略思想,「喝死各位,或者被各位喝死」是他們的底層邏輯。

春節酒桌上,喝不了?不存在的。總有一個地位介於長者和晚輩之間的「過來人」,負責勸所有人喝酒。

喝完這一杯,還有下一杯,杯子一定要放低,態度一定要謙虛,別人勸酒是看得起你,講規矩是聽取人生經驗的前提。

要不你自提一杯,要不他幫你提一杯。

不喝就是看不起他,不喝就是不給在座所有人面子,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男人,不能說不行。

到底行不行?答案都在酒裡。

酒品見人品,喝得越莽越真誠。

在70後的喝酒段位裡,千杯不醉撐死是個酒量好的鑽石,「喝到吐」才是春節酒桌上的最強王者。

這意味著他打破了肉體的局限,完成了對內在的昇華,吐出來的都是血肉之軀承載不下的真善美。

兄弟說他夠意思,岳父直呼好兒子,領導誇他有前途,就一個字:「到位!」

這就叫做到位

「勸酒」本來是圖個氣氛,卻偏有人要把「能喝」和「牛逼」扯上點關係。在這套荒誕邏輯下逐漸惡臭的酒桌文化,不尊重酒,更不配談「文化」。

到了80後的啤酒紀元,「吹瓶」是對春節酒局最基本的尊重。

別看啤酒動輒十幾度,那指的是麥芽濃度,如果換算成酒精度數,一瓶白酒的酒精含量相當於9.5~13瓶啤酒。

這也表現出了啤酒的核心競爭優勢——「老闆,先來一箱踩腳底下!」

喝白酒我唯唯諾諾,開啤酒我壯志凌雲。

「自提一杯」已經過時了,真正的80後狠人,提酒都是以「箱」為單位。

自提一箱的正確姿勢

不過,也不是所有啤酒都能讓人踩著箱子對瓶吹的。

比如,八十年代的濃香型雪花啤酒,以及,散落於全國過各地,泛指600ML一瓶,酒精濃度最低10度以上的「大綠棒」。

東北「大綠棒」

為了滿足所有80後都能在春節酒桌上「狠一把」的訴求,「慫人樂」接受時代召喚!

慫人樂:酒桌菜雞的豪邁之源

在百度搜索「慫人樂」,你會發現第一頁都是雪花名下的「勇闖天涯」。

酒精濃度2.5的「勇闖天涯」,你要說它是酒吧,又喝不醉,你要說它不是酒吧,喝了又不能開車,加點糖和色素就是黑加侖汁。

國內對於哪個地方的人最能喝,一直爭論不休。普遍認為北方人要比南方人更猛,又有一種說法是:「東北虎,西北狼,干不過南方小綿羊。」

但如果喝的是「慫人樂」,那誰都能從南到北打一輪,在酒桌上和山東人談笑風生,勇闖天涯誠不欺我。

然而根據《柳葉刀》的抽樣調查,四川人才是最能喝的

從2005年誕生至今,「勇闖天涯」銷量從0飆升到300萬噸,創造了整個雪花啤酒一半的利潤,是中檔啤酒市場當之無愧的話事人。

這也意味著,從80後開始的年輕人越來越不能喝咯。隨便來個半斤八兩就算豪飲,喝三瓶「勇闖天涯」也敢在步行街探討「什麼水平」。

虎撲截圖

「慫人樂」在酒場老炮們眼中,大概就像重慶人眼中的鴛鴦鍋一樣不倫不類,但這還不算完。

屬於90後的「小甜水」紀元

被90後稱作「小甜水」的低度果酒,正在逆襲白酒和啤酒,成為春節氣氛組的新任話事人。

根據天貓新品創新中心《2020果酒創新趨勢報告》指出,截止2020年11月,梅酒增幅為90%,預調雞尾酒與果酒的增幅為50%,拉動品類增長的是近70%的購買人數增長。

而在天貓年貨節期間,比起充滿「爹味」的白酒,以及後起之秀啤酒,「小甜水」的購買增勢迅猛,RIO等配製酒和果酒的成交訂單數同比去年大漲近120%。

在噸噸噸噸的囤酒榜單上,Rio、Horoyoi、Missberry、梅見、梅乃宿等是熱門品牌,成為年輕人春節酒局上的新寵。

這哪裡是鴛鴦鍋啊,這簡直就是甜湯番茄蜂蜜鍋,還不給油碟的那種。

「小甜水」天團

對於留在城市裡過年的年輕人而言,RIO這樣的「小甜水」已經成為「年味」擔當,並給春節酒局帶來了新的變化:

1、在有白酒和啤酒的酒局上,大多數情況都是被迫喝酒,而屬於「小甜水」的春節酒局,喝酒是一種享受。

2、過去喝酒是和長輩喝,迫於人情壓力被灌倒,但現在duck不必,無論是三五好友小聚,還是一人飲酒醉,微醺時的顱內高潮,點到即止不上頭。

3、不管是啤酒還是白酒,如果不懂得「品」那你就只是酒精的搬運工,「小甜水」口感豐富有層次感,酒精過敏的人也能品嘗出水果酸甜清爽的味道。

4、不勝酒力的女生再也不用忍受眾人舉杯時悶頭吃菜的尷尬,端著「小甜水」大家都能體驗碰杯的快樂。

酒場老炮萬沒想到,有朝一日,「要不你還是喝啤的吧?」竟能成為春節酒局的示弱和讚美。

他們沒有意識到,酒不是拿來拼的,而是用來取悅自己的;喝酒應當對自己負責,而不是對別人負責。

當酒不再那麼可怕,原本對酒談之色變的人也開始喝酒了。

回歸原教旨主義喝酒

從天貓數據來看,95後是「小甜水」的消費主力軍,而且隊伍不斷壯大。在年輕人間興起的低度潮飲文化,掀起了一場酒文化的文藝復興。

如果酒不好喝,還要在社交壓力的束縛下,冒著在胃裡開個洞的風險互相傷害,那這酒不喝也罷。

年輕人的喝酒,是一種原教旨主義喝酒,開心最重要。

比如,上班摸魚的時候小酌幾口。不管是996還是007,「摸魚」才是打工的真諦。有人帶薪拉屎,有人帶薪上分,自然也有人帶薪喝小酒。

肥宅水帶來的快樂稍縱即逝,「小甜水」產生的微醺綿延不斷。

這屆喝著毒雞湯長大,從喪文化裡走出來的年輕人,早就把社會的毒打當成了生活的常態。

與其站著和現實來一場以卵擊石的battle,不如躺在地上做個開心的沙雕。

酒精含量極低的「小甜水」,就是年輕人舒緩神經、走出焦慮的沙雕密碼。重點是,它不會影響你第二天繼續「摸魚」。

當然,努「億」把力也能把自己喝醉。

比如這樣

「小甜水」作為年輕酒文化的好homie,沒有任何門檻。

春節酒局喝「小甜水」,不但氛圍更輕鬆,「年味」也更濃,一不小心還能解決單身問題。

根據天貓數據,低度潮飲的主要消費群體為女性,占整體消費人群的65%,而且有一半以上都是年輕人。

周杰倫都想要給自己的愛人來一杯莫吉托,不會還有人想拎著啤酒找女孩子,「五魁首啊,六六六」吧?

說白了,年輕酒文化的本質,是想要自己掌控生活的訴求。有人嘲笑「小甜水」比「慫人樂」還慫,那我嘲笑他們連當個「慫人」的勇氣都沒有。

希望茅台們可以有不討好年輕人的底氣,而年輕人也能有拒絕白酒的自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