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年輕人紮堆進寺廟

杭州

杭州遍布全城的旅游目的地當中,靈隱寺所在的飛來峰景區是現在人們最願意花錢去的地方之一。

去一趟靈隱,有人甚至會為自己的拜佛之行做 PPT,內容細致到禮佛註意事項、風水格局和祈福話術。

在靈隱寺的,求公務員省考上岸;在法喜寺的,求前女友回心轉意;前往靈順寺的,大都是想求一個免裁員的事業護身符。

靈順寺的纜車交通費用不便宜,候車排隊時間動輒個把小時,但看在 「天下第一財神廟」 的面子上,年輕人們爭先恐後。

在靈隱寺,為了方便信眾在農历初一和十五燒頭香,前一天晚上佛祖就開始加班熬夜,開放山門直至淩晨。寺廟的這個習慣,在過去,本來沒甚麼人會在意。

但現在,很多無意中得到這個資訊的人,在踏進靈隱寺的大門後才發現:

焦慮的同齡人,在深夜紮堆走進寺廟裡。

廟裡的師傅說,這些來上香的很多是做電商和直播的年輕人。特別在直播結束後的時間點,是整個晚上人流最大的時候。有人求直播間的人氣,也有人求銷量。

在抖音、小紅書上,至今流行著 「佛媛」 手冊,女網紅們的酒店打卡日常變成了戴手串、抄佛經、吃素食:

給佛祖看看腿成了他們樸素真摯的願望。

至於大多數的年輕人,他們遵循內心的召喚,做功德,請佛串,把祈福禦守掛在淨手池旁,用一套上香後的固定流程來試圖喚起佛祖的眷顧。

在兩個月前,為了請上一副十八籽手串,年輕人們冒著高溫酷暑,排隊超過兩三個小時。

為了能在寺廟一開門請到手串,年輕人願意早上五六點從牀上爬起來,或者一夜不睡。那陣勢,不亞於迪士尼樂園裡搶周邊手辦時的場景。

法物流通處的十八籽手串其實賣了很多年,一直都冷冷清清。但今年以來,它卻成為了眾人追捧的稀缺單品。

很多原先堅定的無神論者,現在被這些小小的手串整得五迷三道,以至於杭州最忙的黃牛代購都聚集在了靈隱寺裡。

最終,成為網紅爆款一發不可收拾的十八籽手串被寺廟匆匆取消請購了。但很快,寺廟門口的小賣部賣起了同款手串。

靠著靈隱寺的爆款法物,門口緊挨著圍牆的營業房身價暴漲。前段時間,一塊不到 9 平方米的營業房,從 112 萬的起拍價,硬是拍出了 260 萬的年租金。相當於:

花 1300 多萬,開 5 年小賣部。

求姻緣的法喜寺裡,衣著時尚的年輕人願意排隊等候一個絕佳拍攝機位。而在萬事可求的靈隱寺,他們願意拿出善金來做功德。

在直播間剁手上頭的年輕人,也是燒香最上頭功德捐最多的人。

只要 100 善金,就可以把求事業求財富的紅色祈福幡帶掛在大殿兩旁。如果祈福重要,還可以供奉更多的香火,甚至在佛祖跟前的 VIP 區行跪拜禮數。

在大殿上行跪禮的年輕人,衣著光鮮,精致妝容下的神情卻比資深香客還要虔誠。

也有花上千元供奉佛牌的年輕人,看著師傅在牌上寫下祝福,然後念經祈禱,擺上臺供奉:

這種儀式感,看上去就很靈。

很多年輕人並不信佛,對寺廟的門道並不熟悉。但他們也學會了摸石碑,數羅漢。靠著羅漢的提示,厘清自己的迷茫。

大多數人覺得,在生活和事業中拼盡全力,卻收獲平平。這種狀態,他們用運勢去解釋。自己無法掌控的運勢,只能交給佛祖。

供奉在杭州寺廟裡的佛祖,可能是最通曉互聯網的神明。在杭州,不少行業公司開業、上新項目一般會去靈順寺參拜。

限購以後,投資客和銷售都在到處燒香拜佛。很多公司幹脆把寺廟上香作為團建項目。個人參拜,則會選擇靈隱寺:

前者 to B ,後者 to C。

在杭州的燻陶下,靈隱寺有了很濃厚的賽博朋克感。這種特質成了科幻小說家的寫作靈感,可能還成就了中國最好的科幻小說。

去年爆火的《靈隱寺僧》,主題就是靈隱寺有一套大數據系統,能識別追蹤普通人的善業和惡業。

不久前,一張照片傳遍互聯網。畫面中,靈隱寺師傅對著城市大腦駕駛艙可視化數據侃侃而談。確實,靈隱寺的師傅很多都是不同專業的科班出身:

佛祖不渡碩士學历以下。

有杭州互聯網的員工說,自己問過,要在靈隱寺正式出家,至少需要 12 位高僧同意。但凡門檻低一點,自己就出家了。

社長一位在互聯網公司做設計的朋友,在上香許願後沒多久,收到了解僱通知書。但她覺得,這可能是佛祖在給自己指明道路。重新開始,就會有更好的運勢。

不過,在她下一次去寺廟許願時,還是把自己的姓名、籍貫、身份證號碼虔誠地報了一遍。在她看來,願望沒實現一定是因為自己忘了自報家門:

佛祖沒能找對人。

在北京,焦慮的年輕人都擠在了雍和宮。而杭州的寺廟繁多,人們有很大的選擇空間。這樣看來,修福報的杭州年輕人,還真是幸運多了。

來源:鐵頭功社 微信號:onehangzho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