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離開北上廣去杭州的年輕人過得怎麼樣?

杭州

每年六到九月,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在中國的城市之間流動。

除了北上廣深這四個一線城市,杭州也逐漸成為年輕人落戶的首選城市之一。

這些選擇留在杭州的外地人,被稱作新杭州人。

誰是新杭州人?

杭州新增人口數每一年都在創造新高,這座历史名城有千百種理由讓年輕人駐足。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2020 年,杭州常住人口數為 1194 萬人,這個數字比起 10 年前多了 323 萬人。

1.jpeg

自 2016 年以來,杭州的人才淨流入率連續 5 年居全國第一,比北上廣深都高。光這麼說大家可能沒有實感,我們來舉個例子 —— 杭州在 2019 年才剛邁入千萬級超級城市的大關,也就是說杭州僅用一年就漲了近 158 萬人口,相當驚人。

這些新杭州人,都來自哪裡呢?

根據貝殼研究院發布的《2021「新杭州人」安家居住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安家報告),有超過 5 成的新杭州人,都是在北上打拼過後,決定來到杭州開啓人生新篇章。

從工作、居住地來杭租購房排名來看,新杭州人中來自上海的最多,占 31%。其次是北京,占 27%,第三是江蘇,10%。接下來,是廣東、四川、重慶、湖北等。

曾經在一線城市的 「漂」 群體,正在向二線城市轉移。這幾年經濟迅速發展,工作收入最接近一線城市的杭州,是他們的首選目標。

不光對外省,杭州在浙江省內也有很強吸引力,溫州、紹興、衢州這些地方的年輕人都對杭州有所偏愛。

要知道,根據微博上特別火的 「浙江孝子標準圖」,哪怕在極有地級市榮譽感的浙江,兒女們滿足 「在杭州工作有房且已經把父母接過來住」 這一條件能打敗 「在本地當公務員的子女」,直接晉升為終極大孝子。

杭州的吸引力可見一斑。

在杭州租房的年輕人過得怎樣?

說完了新杭州人的來源,是時候來關心一下他們的真實生活了。談生活離不開衣食住行,這次我們主要關註 「住」 這個年輕人永恆的痛點。

大部分年輕人來到杭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租房。在年輕人心目中,租房的體驗會直接影嚮一個城市在他們心中的形象。

根據《安家報告》的統計,新杭州人中有超過一半的人會選擇租房。而在選擇租房的人中,只有 13% 的人選擇整租,「都市合租人」 在租房大軍中依然是絕對的主流,占比超過了 40%。

對於 「杭漂人」 來說,一間整租房的價格依然是難以承受之重,從長遠來看,還是合租更經濟實惠。

但從數據來看,新杭州人在租房上並不會糊弄,相反,他們還挺願意在租房上多花些錢來讓自己過得更舒服一點。

在報告裡,新杭州人租房的套均租金在 3800 元到 5000 元的範圍裡,哪怕是剛開始工作的 21 到 25 歲的職場新人,都願意住進套均 3874 元的房間裡。並且新杭州人明顯更偏向於 2 人合租的房子,從 21 到 40 歲,新杭州人每套房的套均人數都沒有超過 3 人。

而且他們都偏向於 70m² 到 90m² 之間的房源,這意味著平均下來每個人的房屋面積都至少 30 平米起。

這和動不動就擠在四人間和五人間的 「北漂」「滬漂」 們比起來,可奢侈太多了。

租一間房當然不能只看大小面積,交通便利度也是個相當重要的好房指標。無論在哪個城市,住在地鐵站附近都是年輕人租房的最優解。

在調查中,年輕的新杭州人喜歡租住在距離公司幾站距離的地鐵周邊,他們最喜歡沿著地鐵租房的前 5 個站點,分別為:5 號線的良睦路站、2 號線的古翠路站、5 號線的五常站、9 號線的南苑站、1 號線的濱和路站。

前三個都在新城西,也就是餘杭區。從這裡,我們一下子就能搞清新杭州人租房的核心邏輯 —— 工作在哪,我住在哪。

不熟悉杭州的人可能對餘杭區沒概念,我們只需要知道,餘杭區離西湖很遠,但這裡有杭州著名的未來科技城,這裡聚集了大量的高新企業和互聯網公司,也是阿裡巴巴公司總部的所在地。排名第一的良睦路地鐵站就位於貫穿未來科技城的地鐵 5 號線中間段。

選擇餘杭區的年輕人,大多數就在城西的未來科技城附近公司工作,這裡的租金並不便宜,但他們還是願意在公司周邊租房子,在他們看來,通勤縮短帶來的休息時間要比多出的租金重要得多。

有接近三成的新杭州人將通勤時間壓縮在 30 分鐘內;一半左右的年輕人選擇住在通勤時間 30-60 分鐘之內的房源;但 2 小時的通勤時間對於新杭州人就太長了,只有 0.8% 的人租在通勤時間距公司 2 小時以上的地方。

落戶就急著買房的新杭州人,買了哪?

在杭州,體驗過租房的人間疾苦後,一大批年輕人選擇買房。

根據《安家報告》,有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年輕人在杭州租了一年房,就直接動了買房的心,且心動就行動了。還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在 3 年內就決定買房。

並且根據調查,越年輕的人,越會下定決心盡早 「上車」。在落戶不到一年就決心買房的年輕人中,26 歲以下的群體占了很大一部分比重。

這其實是一個很清醒的選擇(當然,需要家庭支持)。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房價的上漲,購房的難度也在逐漸攀升。時間拖得越久,身上的家庭擔子也越重,對於住房的要求也會變得從有房就好向 「學區」「地鐵房」 靠攏。這就導致在杭州租得越久,購房計劃也拖得更久。

那麼問題又來了,如果你是新杭州人,你該去哪裡買房呢?

對於土豪來說,這個問題當然可以忽略不計。但對於更多需要舉全家之力來買房的年輕人來說,跟著大部隊人的選擇是不會錯的。

根據《安家報告》的統計,雖然省內省外在購房區域的偏好有所不同,但前四名基本就是這四個地方的排名組合 —— 良渚、閑林、臨平和未來科技城。

和就職租房的邏輯一樣,出於工作地點和生活習慣的考慮,新杭州年輕人更願意在租房的區域就近購房。也就是說這些年輕人依然最想在新城西買房。

由於整體購房年齡段較低,財富積累時間也較短,年輕人的買房預算集中在 200 萬 – 300 萬元這個區間裡,且都集中在 120 平以下的中小戶型。

對於外地來杭州的朋友來言,買房的壓力相對於浙江省內的人更大。

因此,每一個年齡段的外省新杭州人的購房預算都比省內的低 30 萬以上,到了 36 到 40 歲這個階段差距達到最大 —— 浙江省內的人的購房預算達到了 407 萬,比外省的多出 60 多萬。

只要不是全款買房,無論預算是多少,購房的壓力來源都有兩個 —— 一個是怎麼湊齊首付,另一個是月供還款。尤其是後者,一旦出現問題就會讓整個家庭的經濟狀況出現危機。這也是為甚麼那麼多互聯網人總是在擔心自己 35 歲就沒得工作的原因。

根據報告,新杭州人主流月供還款範圍集中在 1 萬 – 1.5 萬元這個區間,占比超過四分之一。其次是月供 1.5 萬 – 2 萬元的家庭,占比在 24% 左右。第三是 2 萬到 3 萬這個區間,這個區間裡基本都是 30 歲以上的新杭州人。

將房貸和收入進行對比,我們就能得到一個月供占收入比。

根據《安家報告》,近三成新杭州人購房者月供占比收入 40%- 50%,月供占比 50%-60% 緊隨其後,達 27.9%。也就是說,有近 6 成的年輕人每個月光是付房貸就得掏出 40%-60% 的薪水。也難怪不少人說買了房之後,自己的生活水平直線下降。

不管生活再苦,但只要能留在杭州,就是他們最大的動力。

當你要問這些年輕人為甚麼每個月那麼辛苦,還是要留在這座城市,答案就太多了。有人是因為杭州西湖的美景和傳說給他們太多美好的印象,有人會考慮杭州有許多互聯網公司,同時是電商之都,未來工作機遇更多。

更多的人給不了一個明確直接的答案,只是 「感覺對了」,杭州的虛名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只要能留在 「杭州」,真正成為新杭州人就行。

寫在最後

杭州一直是一座非常有趣且多元的城市。

在古代,它憑借著樓臺煙雨和西湖風光吸引無數風流名仕。在今天,它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是電商之都。

杭州,或許是中國新一代年輕人的夢想應許之地。

那些在杭州奮鬥的年輕人,真就是靠 「夢想」 這個或許老套卻並不可笑的理由,一步步堅持到現在 —— 哪怕是單純為了賺錢,那也是夢想。

但也許大家不知道,杭州未來科技城在程序員間,有著 「24 小時亮燈的不夜城」「不睡覺的城市」 的稱謂。在餘杭區,一棟租房公寓裡可能有一半都是程序員,還有一半是其他互聯網大廠員工。

互聯網企業的快節奏,加劇了員工流動性和不穩定性,「35 歲被辭退」 的言論最早就來自於這裡。

在杭州,平均一年一次的租房搬遷很正常,半年一搬也不稀奇。在這種高搬遷率的倒逼下,新杭州人急著買房絲毫不讓人意外。

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中寫過,「土地」 是中國基層傳統社會和傳統文化的根基,房子是土地之上的建築,成為了家的象徵,在中國的傳統觀念裡,沒有自己的房子就沒有真正的 「家」。在這種觀念的驅使下,買房或建房成了中國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如今的社會和《鄉土中國》成書時的 1948 年早已天差地別,城市內部、城市之間的流動越來越頻繁。

流動感帶來的副作用就是不安全感。在外的人們希望能在新的地方安定下來,在城市裡有一套房,遠比找一個靠譜的伴侶實在得多,擁有一套房也成為了來到陌生城市的年輕人最高級別的安全感。

可買房,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報告中,依然有一大批年輕人苦惱於租房帶來的財務壓力與精神壓力,依然有很多很多的人買不起房。買得起房的人也會對被房子給綁定的一生感到痛苦。

但正是這些年輕人,讓杭州變得如此美麗璀璨,他們用自己的未來去塑造了杭州的未來,西湖的水像不像他們的淚,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DT 財經」(ID:DTcaijing),作者:張倍笛,編輯:唐也欽,設計:張燦、鄭舒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