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神變坤狗之後,年輕人還做基金夢嗎?

基金
從易方達基金經理到 「坤神」,張坤走過了九年時間。而從 「坤神」 滑落到 「坤狗」,張坤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年時間。基民的追捧與回踩,在剛剛過去的 2021 年依次上演。

作為回踩大軍中的一員,趙雯在去年 11 月前清倉了張坤管理的易方達藍籌精選。即使行動電話屏幕彈出 「基金適合長期投資,成功的投資是給時間以耐心」 的提醒,趙雯還是按下了 「賣出鍵」。

去年 2 月份基金大火的時候,趙雯追高買入,本想大賺一筆,卻在近一年裡經歷了賣出又買入再賣出的過程。最終,基金不僅沒能改善趙雯的生活質量,反而成了趙雯生活中一筆不小的開支。

在她看來,張坤已經不是神,她也不再相信張坤。按下 「賣出鍵」 之後,趙雯內心松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為每天的虧損浮動而心焦,也不用泡在各種社交平臺去罵張坤了。

2021 年 1 月 25 日,張坤管理的易方達藍籌精選淨值一天暴漲 5.05%,一舉將 「藍籌」 送上微博熱搜。除了易方達藍籌精選,不少基金因為 「高收益」「一日售罄」「限購」「粉圈化」,在過去一年中頻頻登上熱搜。

而像趙雯這樣被吸引而來一頭紮進基金圈,最後撞得頭破血流的新手比比皆是。也正是因為趙雯這些年輕人的瘋狂湧入,才造就了基金在過去一年中的許多魔幻時刻。

這些年輕人迷戀 「高回報」,蹲守各個社交平臺,深信野生基金大 V,甚至燒香拜佛,將基金經理神話以至於捧出圈層,樂於學習的還會加進某個基金大 V 的群,到最後都免不了先被收割一茬,在經歷 「跌媽不認」 和罵人無效後,以虧損的姿態無奈離場。

根據媒體報道,從支付寶數據來看,不少投資者並未從頂流基金經理身上賺到錢。以張坤的藍籌精選為例,持有時長 6-12 個月的投資者中,超 8 成投資者都是虧損的。

數據顯示,去年三季度,以張坤為首的明星基金經理的基金遭遇了較大幅度的贖回。其中,張坤的易方達藍籌精選淨贖回 28 億份,基金規糢縮水了 200 多億元,劉彥春、謝治宇等明星基金經理的基金管理規糢也減少超百億元。

在基金從狂熱到降溫的不到一年時間中,昔日被捧上神壇的明星基金經理,迎來基民的謾罵,「千億頂流」 張坤也走了 「菜狗」 的老路被罵成了 「禿坤」。隨之而來的是,張坤粉絲後援會、廣發劉格菘全球後援會等後援會的解散。

A

2021 年的基金圈,因為大量年輕基民的入場,被粉圈化成了一個大型追星修羅場,90 後新基民成了愛豆,基金經理成了堪比娛樂圈頂流的明星,追星的口號遍布各大社交平臺。

「坤坤」「蘭蘭」「春春」 快速晉升為基金圈的千億頂流,「ikun 後援會」「蔡嵩松頭號粉絲」「中歐葛蘭全宇宙後援會」「廣發劉格菘全球後援會」 等後援會層出不窮,超話社區打榜一時間熱鬧沸騰,以 「易方達張坤後援會」 賬號為例,一個月時間不到,粉絲已經超過三萬。

一時間,基金圈成了娛樂圈,甚至當時有傳出張坤、劉彥春等基金經理受邀參加《天天向上》的消息。而就在消息傳出的幾天後,3 月 3 日,中國基金業協會發布了《關於公募基金行業投教宣傳工作的倡議》,嚴禁公募基金娛樂化。

但是這些不妨礙基民的熱情,基金賺錢了,就是 「坤坤勇敢飛,ikun 永相隨。坤坤不老,藍籌到老」「世界有三大知名酒莊:羅曼尼康帝、拉菲和易方達」「此生無悔入諾安,來生還做諾安人」……

當基金不賺錢後,就如同遭遇塌房而脫粉的明星,基金經理也會因為業績不佳而被踩下神壇。急需發洩的基民將曾經的愛豆當成了宣洩口。

昔日的小甜甜成了如今的牛夫人,張坤終究走上了蔡嵩松 「蔡狗」 的老路,被罵成了 「坤狗」「禿坤」。社交平臺上對基金經理的嘲諷鋪天蓋地:「你抄底了藍籌,他梭哈了醫療,我重倉了白酒,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看到都在罵張坤,我就放心了」……

基民的攻擊甚至來到了直播間。據北青財經報道,8 月 20 日,有網友爆料,在南方基金的一場近 30 萬人觀看的直播中,一位名叫小雪的女主播,被基民彈幕攻擊到情緒崩潰,當場哭了出來,事情根源於當天同場直播的基金經理林樂峰,其所管理的基金產品 8 個月遭遇了 7.25% 的回撤。

在基民粉圈化操作之下,被捧上神壇的基金經理也成為了高危職業。道歉成了這個行業裡的新故事。

2021 年內,基金表現不佳時,基金經理挨個出來反思、致歉安撫投資人,逐漸形成新慣例。例如由於二季度財報表現不佳,交銀新成長混合基金經理王崇坦言,「我們向基金份額持有人表示深深歉意。」 張坤也在二季度財報裡無奈道歉 「回首自己以往的判斷,發現有不少錯誤」。甚至有某百億基金經理,被曝出疑似因業績不佳而患上抑鬱癥。

基金經理的壓力也反映在了離職上。Choice 數據顯示,截至 12 月 24 日,2021 年內已有 299 位公募基金經理離職,離職數量已經超越了 2015 年歷史最高位的 283 位。

據經濟觀察報的報道,一位大型公募基金就職人士稱,「在全民理財的勢頭之下,基金經理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關註,因此他們也承受了很多業績之外的,例如客戶言論等方面的壓力。」

B

在中國公募基金二十二年的歷史中,過去兩年基金的發展到達一個新高度。中國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 2021 年 11 月 30 日,我國公募基金資產淨值突破了 25.32 萬億元,較 2020 年年末增長了 27%。

而在這場由年輕人掀起的基金狂熱之中,被魔幻了的不僅是基金經理,瘋狂的觸角甚至抵達了中老年人:在過去,他們是炒股和銀行定期存款的主力軍;而在基金瘋狂發展的這兩年中,熱愛上網的中老年人也不甘於落後。

根據第 48 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 2021 年 6 月,我國網民規糢為 10.11 億。其中,中老年群體網民規糢增速最快,50 歲以上網民占比 28.0%,規糢近 3 億。

有意思的是,買基金的老年人的收益率遠超年輕人,是後者的 6 倍多。

根據景順長城基金、富國基金、交銀施羅德基金三家基金管理公司攜手中國證券報發布的《公募權益類基金投資者盈利洞察報告》,截至去年 3 月底,60 歲以上投資者平均收益率達到 19.05%,盈利人數占比達 60.42%。而反觀年輕人,30 歲以下投資者平均收益率不到 3%,盈利人數占比不到 50%。

但是一些還沒有來得及把基金盈利裝進口袋的老年人,已經提前被 「騙子基金公司」 收割了。

家住河南某邨莊 61 歲的張芳,原來在家裡過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卻在接觸某社交平臺 APP 上的基金廣告之後,便輕信某基金經理的話術,沉迷在買基金中。

張芳不僅下載所謂的公司自有的 APP,還花了幾千塊錢買課程,跟某基金經理簽署了所謂的 「委托投資協議」,把錢交給所謂的專人打理。那段時間,張芳張口就是稀土資源和新能源,甚至還談論起了國家政策,鼓動兒子也買新能源基金。

但是就在不久之後,張芳意識到自己被騙了,基金經理聯繫不到了,所謂的 APP 也不再更新了,平臺電話也打不通了,這意味著自己投入的五萬塊錢可能拿不回來了。無奈之下,張芳在家人的陪伴下報了警,但是追回希望渺茫。

一時間,形勢轉變:從原來的侃侃而談,到現在被親戚輪番上陣批判,張芳只能坐在沙發上看著被自己氣極摔壞的行動電話。

而更為魔幻的是,就在年輕人感嘆中老年人被騙的時候,騙子手裡的鐮刀已經不分年齡層,正在將矛頭對準群體更為廣泛、更加自信的年輕人。

在去年年初基金火出圈的時候,B 站、抖音、小紅書等社交平臺野生基金大 V 叢生。他們大多沒有相應的資格證書,但是卻憑借運氣跟著市場賺到了錢,搖身一變開始自稱基金 UP 主,在社交平臺指點江山出教學,例如《教你組建完美的基金組合》《純幹貨,教你辨別一只基金值不值得買》《賺爆,一年收益 20 萬》…… 這些看上去就像收割韭菜的教學,偏偏播放量還不低,「10 萬 +」 輕輕松松。

而他們收割韭菜的方式就是引導用戶關註公眾號,加入微信社群,購買基金付費課程。例如,用戶加入社群需要交進群費,購買一節課程最高支付數百元等。

而基金公司也趁著這波流量,和基金博主聯手宣傳,造勢明星基金。根據《證券時報》當時的報道,部分券商會找到基金博主合作分銷基金,以銷售 5000 萬元來計算,做得好的博主第一年就可以拿到 35 萬元的分成。

C

奔著賺錢而來的年輕人,卻大多沒能賺到錢。根據虎嗅報道,有機構統計了 2021 熱門基金投資者的損益情況,在近一年基金收益 80% 到 130% 的情況下,虧損用戶普遍在 50% 以上。以張坤的易方達藍籌精選混合為例,近一年絕對收益率在 109.26%,但是虧損用戶超過了八成。

根據上投摩根基金聯合第一財經財智雲的一項調查顯示,從基金的投資結果來看,近七成的學生都沒有賺到錢。其中,本科生中不賺錢的占比為 73.8%。

這就造成了一種怪圈 —— 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方面出在基金公司身上。《財經》在報道中給出了兩點解釋:其一,基金經理的相對排名考核機制,導致基金經理不敢輕易調倉和降倉,催生估值泡沫;其二,基金公司在產品發行上急功近利,著重宣傳歷史業績,忽略產品風險。

另一方面則是基民的非理性投資心態。根據《公募權益類基金投資者盈利洞察報告》顯示,基民的盈利水平與持倉時長正相關,與交易頻率負相關。這也就意味著基民持倉時間越短,平均收益率越容易為負;交易頻次越高,平均收益率越呈下降趨勢。

而持倉時間短和交易頻次高完美地契合了年輕基民的心態。根據《2021 基金經理千次調研報告》顯示,35% 的基民持有基金時長不超過 6 個月。

一些被傷透了心的年輕人,開始逃離基金。但是,還有年輕人在搞錢的誘惑下開始入局。

到 2021 年年末,基金排名裡,重倉新能源和資源股的基金笑到了最後。以前海開源新經濟為例,近一年的漲幅達到 111.65%。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易方達藍籌精選近一年的跌幅為 2.9%。

在社交平臺和社群裡,又有一批買基金的年輕人開始討論重倉新能源了,就如 2021 年年初重倉消費基金、醫藥股、半導體基金的人一樣,趁著熱鬧一蜂窩湧進去。

2022 年的基金行情會不會如 2021 年一樣,不得而知,但是進場的人都認為自己能大賺一筆。正如一位網友所說,「2020 年下半年開始,以茅指數為代表的傳統行業大白馬,已經積累了明顯的泡沫,但基金和基民卻還在追捧。」

來源:字母榜 ,作者薛亞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