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得了我,你還管得了觀眾的眼睛愛看誰嗎?」

陳佩斯
文:饭统戴老板  
三大長視頻網站負責人集體噴抖音,是真的急了。作為一個卸載抖音幾十次、又忍不住重裝了幾十次的人,我覺得急也沒啥用了。

1. 抖音之所以能摧枯拉朽的打擊愛優騰,離不開UGC內容供給+算法推薦+無限廣告位這種幾乎無解的糢式,但更深層的與原因還是出自我們人類本性:相比長而慢的滿足,我們更喜歡短而快的滿足。

2. 比如抖音上那些剪電影的。其實評分高於8分的電影也就是那麼多,每年新出的更少,大部分都是5~7分的平庸之作,對很多用戶來說在抖音看個3分鐘的剪輯版就夠了,顯然比完整地看2個小時爽的多。

3. 這種剪輯侵不侵犯版權?肯定侵犯,但估計不太好界定(好界定的話愛優騰早就動手了)。苦就苦了愛奇藝們,愛奇藝過去三年每年的內容成本都超過了200個億,靠收會員費不但賺不回來,還整天被罵。

4. 但即使全部剔除這些有版權問題的內容,抖音目前「時間黑洞」的地位也無法撼動,因為它家的內容供給已經極為多元化,用戶也早已覆蓋了大多數年齡層,年輕人在刷,中年人在刷,大爺大媽也在刷。

5. 這裡給大家提供一個數據(圖1):影視類KOL只占抖音KOL數量的5%,排不進前5名,粉絲量更是只排第9,排前面的是搞笑、美食、游戲、美女帥哥之類的。另外在2020年,新聞政務類的抖音號也增長很快。

6. 比如我上次刷抖音,本來想刷美女,結果看了一個小時的鄧剛釣魚。這種釣魚短視頻把4~5個小時的釣魚過程壓縮到10分鐘裡,每隔幾十秒就有活蹦亂跳的大魚被拉上來,非常過癮。這種內容越多,抖音就越穩。

7. 而且刷抖音的用戶也早已多元化。我一同事的岳父是那種過去不上抖音的中老年,現在整天抱著行動電話刷,看各種拳擊格鬥泰森帕奎奧甚麼的,每天刷四五個小時。所以同事現在慌得一批,生怕老丈人現學現賣。

8. 2020年單個用戶給抖音貢獻了160塊的廣告收入,前兩天潘亂說位元組是未來是中國市值最大的公司,有一定的道理,二級市場角度能把賬算出來,中信做過一個很粗的測算,抖音2025年能做2500億的廣告,就是個印鈔機。

9. 所以競爭對手噴短視頻都是「豬食」,都duck不必了。這個行業跟很多行業一樣,金科玉律就是陳佩斯在《主角與配角》裡說的那句話:「你管得了我,你還管得了觀眾的眼睛愛看誰嗎?」

正如我每次重裝抖音時都會感慨:對抗人性,真TM難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