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5 日

你不是救世主,別動不動指點江山

文:北遊 

中國人普遍對一句話深信不疑,這句話叫「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很多人一聽這話就如同打了雞血,渾身充滿正能量,覺得今天不做點什麼,天下就會亡,沒了自己,世界就會塌。

這是上了幾個菜?醉成這樣。

還是醒醒吧,你沒你想像的那麼重要,不要說改變世界,你能改變老婆,都算你牛。

把自己當救世主,當聖母,幻想著可以拯救世界、啟蒙眾生,這都是「 文人病」發作的典型表現。

不過,千萬不要誤會,聽到「 文人病」,就以為只有「 文人」才有「 文人病」,你不是拿筆的文人,就很安全?別傻了,如果你住在地下室吃著泡麵,卻在操心國際局勢,那你比酸腐文人更危險。

之所以叫「 文人病」,是因為,文人特別愛指點江山,喜歡居高臨下指導別人的生活,糾正別人的思想,除了「 改變世界、推動歷史」的宏偉抱負,他們好像也不會幹別的。

一個文人如果正好是SB,那麼一定是這種自以為是的SB,自視甚高、不食人間煙火,有滿身情懷卻手無縛雞之力,清高到吃飯都成問題的那種SB。

所以,雖然這種病叫「 文人病」,但聰明人一看就知道,犯這種病的可不只是文人。

你要在微信群、朋友圈看到那種居高臨下,氣焰囂張,為了點意見分歧爭的臉紅脖子粗的傢伙,大概率都是「 文人病」犯了。

當然,酸腐小文人有「 文人病」的不要太多。

要不怎麼說「 文人相輕」呢,小文人總是把自己的小意見看得無比重要,見不得別人和自己想法不同,每每意圖消滅之、清除之、糾正之,沒有這種心態,怎麼會如此這般的總把正常討論搞成潑婦罵街呢?

歸根結底,還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我在前一篇文章《沒有自由,人無非禽獸》中說:

很多人自以為說了很多話,發表了很多文章可以改變些什麼?我只能說,你是不是對碼字這件事有什麼誤解?

我一直一貫的認為,一個人說點觀點,發點文章,都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個人行為,不要犯「 文人病」,奢望去改變什麼。不要說大到一個世界,一個國家,就是一個他人來說,你的話可能就是個屁。

別把自己的一點小意見看得太重。

對於我來說,在公號上真誠的說點自己覺得對的,有價值的東西,有更多的知音能夠讀到、讀懂並有啟發,就是萬幸,就夠了。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觀點:

碼字就是份工作,只是提供閱讀產品而已,文人別總想著改造世界,改變他人。一個人存活於世,無論從事什麼工作,做點自己覺得該做的事,說點真誠有價值的話,有更多的人聽到,自由的人們可以自我保護——保護自己,保護家人,懂得聯合起來抵抗邪惡的、錯誤的東西,就夠了,真的就夠了。

別把自己看得太重,你不是上帝,別總幻想自己能夠呼風喚雨,以為自己設計的藍圖能改變歷史的進程,沒有你的指導,別人的生活就不能自理……

這都是病,得治。

白左就是這樣的純SB。

以前大家可能認識不深,我從2004年上網寫文章就一直傳播白左的危害,批判「 政治正確」,沒幾個人聽啊。

他們總覺得人家那麼發達,那麼繁榮,你批評他們「 福利太高,養懶人,無原則的包容是縱容邪惡」是還沒學會走,就譴責別人跑的太快,很搞笑;你自己沒啥福利,卻批評別人福利太高,太阿Q。

現在來看看歐美白左作得妖,這些當初嘲諷我的人,有何感想?

我反復強調,歐美的白左能夠掀起這麼大的浪,絕非一日之功,隱患早已埋下,才導致今日積重難返的惡果。

邪惡的東西就是邪惡的東西,不管它們在哪個年代,哪個國家,哪種表現形式,唯一的區別,是你自己能否透過表像看到本質?

可惜,很多淺薄無腦的人看不到,他們總是被一些漂亮的話術忽悠,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飄飄然不知自己幾斤幾兩,被人當槍使,最後當炮灰,前仆後繼的做著「 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卻渾然不知。

白左就是這樣自掘墳墓的蠢貨。

他們天真的以為黑人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所以必須要親自照顧他們,養活他們,跪舔他們,才能幫助黑人擺脫目前的生存困境。

他們無腦的認為,人為的破壞社會的競爭規則,給予黑人群體以特權,就可以打破黑人頻繁進出監獄到拋妻棄子的生存怪圈。

他們自虐的認為,黑人的一切不幸都是自己造成的,都是因為自己內心隱含的種族歧視造成的,所以他們可以跪舔黑人的大頭皮靴,可以跪喝黑人的尿,來進行一場「 靈魂的清洗」。

他們總是自視甚高的認為,這個世界沒有他們的拯救,就會完蛋;黑人沒有他們的餵養,就會完蛋;世界沒有他們的推動,就會倒閉。

幾個菜?醉成這樣。

不但歐美白左有這樣的臆想,在我們的微信群裡、朋友圈裡也有一大把這樣臆想症發作的人。

我把這些人稱為「 野生國際戰略家」。

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人,自己的工作、親友與國際貿易、國際關係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卻天天操心國際戰略,天下興亡。

按理說,男人嘛,鑽一堆儿聊點軍事、聊點政治八卦,原本是娛樂消遣,本身也不算有錯,無傷大雅,聊得進去,也出的來,知道自己是咋回事,聊完回家,各找各媽,回家該怎麼過還怎麼過。

但這些「 野生國際戰略家」不一樣,他們聊進去卻出不來,他們是真入戲,真把自己當領導,當國家民族之代表,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自信,誰給的勇氣?抱著手機,就開始唾沫橫飛、指點江山。

今天拳打美帝,明天腳踢日鬼,國際戰略、國家規劃……放佛這世界已被他踩在腳下,未來已被他一手掌握,這種不是領導勝似領導的「 野生國際戰略家」在中國的微信群裡隨處可見,你要哪天沒碰見幾個,那你都該去買彩票。

屁民要有屁民的自覺,多關心自己的家人,多關注自己的財產和權益,繼而推而廣之到關懷所有跟你一樣的公民的財產和權益,這才是屁民的正事。因為從邏輯上說,他們可能遇到的,那麼你大概率也可能遇到,而領導遇到的大事,你大概率一輩子都遇不到,你說你何必去操那臭氧層的心呢?

國家大事、國際關係,並非是普通公民的份內事,那是領導的份內事。

退一萬步說,你即使想做點什麼貢獻,也只能是在你的位置上做點什麼,而不可能是代替領導去謀劃國家戰略,你沒在那個位置,輪不到你操這個心,這是常識。

可是,總有些人,缺乏這個基本的常識。

身邊人被欺負了,孩子都跳樓了,他們淡定瀟灑,排隊點贊,天天正能量;離他們十萬八千里的事情,他們倒是著急上火,擔心的不得了,在我看來,這種反差完全是神經錯亂的表現——他們已經喪失了對現實的感知能力,已然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最近,在一個鏈接裡看到一個圖,來源是公號「 周益清」,我不厚道的笑了。

說是這位大V(據說,我並不了解)多年前認識了一個網友,自從加了朋友圈,這位網友就一直勸告大V說:

「 對於負面訊息,要做到不看、不轉,放下隨緣。只要心懷燦爛,全世界都會充滿陽光。」

很顯然,這位網友就是那種朋友圈常見的「 歲月靜好」。

前幾天大V一大早看到他的留言,畫風突變,居然開始抱怨了:

「 這次水災,家裡房子被連根拔起沖走了,幾天過去了,一分錢補償也沒有拿到,現在全家擠在親戚家過日子,你朋友圈人多,請幫我呼籲一下。」

你猜,這位大V是怎麼回复的?你猜對了,他把這位「 歲月靜好」經常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

「 對於負面訊息,要做到不看不聽不轉,要放下要隨緣,只要心懷燦爛,全世界就會充滿陽光。」

結果自然不用說,「 歲月靜好」立馬把這位皮了一下的大V拉黑了。

什麼是文人病?這就是文人病。

這些「 歲月靜好」們分不清想像和現實的差異,平日活在自己營造出來的虛幻空間裡洋洋自得、歲月靜好,一出事,才發現之前堅信的一切觀念和期望,不過是美麗的肥皂泡,一戳就破。

朋霍費爾說,對於愚蠢的人,不能靠教育來拯救,也別指望用理性論證去說服,那不會有絲毫效果。

我之前也給大家說過,對付蠢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瀟灑的給他們點贊,祝他們繼續愚蠢下去。因為蠢人根本聽不懂理性的話,他們只有儘早掉到現實的泥坑里,才有可能幡然醒悟。

而對於得了「 文人病」的傢伙來說,也是一樣,唯一可能打醒他們的,只有現實這味藥。

他們只有在現實生活中碰的頭破血流,才有可能發現自己之前的荒唐愚蠢和天真浪漫,苦口婆心的勸導都是在做無用功。

對於白左來說,更是如此。

當黑人闖進白左的家,霸占白左的房子,搶走白左的財產和工作時,當白左流落街頭,發現自己妄圖拯救的世界非但並沒有變好,自己反倒需要別人拯救的時候。

他才有可能發現,自己當年得了一種病,叫「 文人病」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