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女演員第一人,卻說當演員只是意外

尹汝貞

文:Carlos Aguilar     譯:易二三

在她60歲生日時,韓國老牌影星尹汝貞暗自定下了一個承諾——只與自己信任的人合作。即使他們的嘗試失敗了,只要她個人欣賞這些人,結果也不會太讓她憂心。

這種幾十年的有限選擇和職業創傷帶來的晚年人生哲學,讓她接觸到了導演李·以薩克·鄭的《米納里》,影片講述了一個韓國家庭在阿肯色州紮根的半自傳式的故事。在這部充滿溫情的移民題材影片中,尹汝貞扮演苦樂參半的祖母順子,這個角色為她贏得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提名,這也是韓國女演員首次獲得奧斯卡獎的提名。


《米納里》

「我,一個73歲的亞洲女人,從來沒有想過能獲得奧斯卡獎的提名,」尹汝貞在首爾的家中通過視頻電話說道。 「《米納里》給我帶來了很多禮物。」

當她繼續講述這次勝利和之前的許多挫折時,她那沉思的表情常常突然變成親切的微笑,甚至是歡快的笑聲。身穿端莊的黑色上衣,戴著長項鍊,她的寧靜氣質中流露出一種天生的優雅。她不慌不忙地出鏡,對我表示歡迎,而且帶著要讓別人理解她的想法的決心。偶爾她會請鏡頭外的朋友幫她翻譯一些英語單詞,以便更準確地回答每一個問題。

她對與自己搭檔的史蒂文·元成為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亞裔演員表示驚訝:「我只能說,是時候了!」她還補充說,「《寄生蟲》的成功無疑幫助韓國演員獲得了更多的國際認可。」

這部由奉俊昊執導的電影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非英語電影,它還以其他方式助推了尹汝貞的奧斯卡角逐。

她剛從溫哥華回來,參演了蘋果出品的電視劇《彈子球遊戲》,正好聽到自己被提名的消息。起初她感到麻木。然後,韓國新聞媒體開始熱情地報導她有望獲獎的機會。 「很有壓力。他們以為我是足球運動員或奧運會選手,」她補充說,「這種壓力對我來說真的太大了。」因為奉俊昊的成功,「他們也希望我能贏。我一直跟他說,『這都是因為你!』」

奉俊昊是金綺泳1971年的電影《火女》的粉絲,而尹汝貞正是在這部電影中首次亮相大銀幕,她透露說,奉俊昊很羨慕自己疫情期間的獲獎經歷。 「他告訴我,『你很幸運,你可以坐在家里通過Zoom接受采訪。在美國,他們有一整套頒獎季的競賽,你必須到處跑。』我以為只有馬才會參加這種賽跑比賽。」


《火女》

她正在奮力沖向終點。在本週日舉行的美國演員工會獎頒獎典禮上,她憑藉《米納里》裡的角色獲得了最佳女配角的提名(譯者註:本文發布的時候,尹汝貞已經將該獎收入囊中)並且和所有演員一同提名了最佳群戲獎。本月晚些時候,她還將參加獨立精神獎的角逐。此外,她已經贏得了20多個影評人協會獎的讚譽。

她50多年職業生涯的最新轉向覆蓋了韓國電視和電影領域——包括最近的烹飪真人秀《尹食堂》和韓屋體驗真人秀《尹Stay》——但這位自學成才的演員從未設想過自己會進入演藝界。在她看來,她在國際上的突破,就像一路走來經歷的其他一切一樣,都是偶然的。


《尹Stay》

20世紀60年代初,尹汝貞還只有十幾歲時,一個兒童遊戲節目的主持人看到她在一家電視台轉悠,於是邀請她給觀眾分發禮物:「之後我拿到了酬勞,錢還不少。」之後,類似的工作接踵而至,直到一位導演建議她參加一部戲劇的試鏡。儘管她猶豫不決,但過生活的需要推動了她:她高考沒通過,讓母親深感羞愧,她說。 (本文在網上發表後,她的經紀人澄清說,她通過了考試,但分數很低,意味著她無法進入一流大學。)

「跟你說實話,我當時不知道表演是什麼,」她說。 「我努力記住台詞,他們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當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

「說起來有點尷尬,」談到自己的起點時,尹汝貞坦承。 「大多數人是因為愛上了電影或戲劇才進入這一行。但對我來說,這只是個意外。」

尹汝貞的事業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穩步向前,不過不久,她結了婚,搬到了佛羅里達州,她丈夫在那裡上大學。她在近十年的時間裡擔任著家庭主婦的角色,撫養她在美國出生的兩個孩子,但後來她離婚了,以單身母親的身份回到了韓國。她的名聲已經消失,韓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讓她重回演藝界的想法成為一項殘酷的追求。 「觀眾會打電話過來說,『她是一個離異女子,不應該上電視,』她回憶說,「現在他們非常喜歡我。這很奇怪,但這是人的本性。」


年輕時的尹汝貞

為了供兩個兒子上大學,她幾乎不加選擇地接受角色。但在迎來60歲生日之際,尹汝貞不用再擔起在經濟上支持家庭的責任,也就意味著她可以只與自己信任的人合作,包括導演洪常秀——偶爾會讓她感到沮喪,因為一場戲常常要拍攝很多條,以及林常樹——邀請她扮演了她這個年齡的韓國女演員前所未見的角色。例如,在《金錢之味》中,尹汝貞扮演了一個有權有勢的女性,對年輕的男秘書進行性騷擾。


《金錢之味》

在釜山電影節上,尹汝貞的好友、製片人李仁兒(in – ah Lee)把她介紹給了《米納里》的導演李·以薩克·鄭。鄭和奉俊昊一樣,非常欣賞尹汝貞在《火女》中的表演,而他的學識也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尹汝貞想更多地了解他。 「現在每個人都拿這個來取笑我,」她說,「我喜歡艾薩克是因為他是個非常安靜的人。我真希望他也是我的兒子。」

鄭通過電子郵件表示,在每部電影中,「她都會做一些令人驚訝或意外的事情。我覺得她的生活和對待生活的方式非常接近我所寫的人物。」他還說,這位女演員在韓國以心胸開闊和態度嚴肅著稱,他知道她會把這些品質帶進《米納里》中的角色,「以一種吸引觀眾的方式」。


《米納里》

影評人金潤秀(Kristen Yoonsoo Kim)寫道,尹汝貞「搶盡了風頭,儘管她傾向於誇張化的表現,但她飾演的順子為這部本來很容易陷入沉悶的戲劇帶來了急需的幽默和活力。」

讀劇本時,韓裔美國人經歷的危險,以及這種經歷與單一身份的不完美契合,在尹汝貞心中產生了共鳴。 「也許我拍這部電影也是為了我的兩個兒子,因為我了解他們的感受,」她說。

當尹汝貞問鄭是否想讓她模仿他的祖母時,他回答說這不是他的目的,這讓他贏得了她的芳心。尹汝貞非常珍視創造一個超越劇本內容的角色的自由。然而,她後來更珍惜的是鄭的同理心。

她回憶起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的炎熱天氣下第一天拍攝《米納里》的混亂場面,鄭可以看到她在遭受折磨。 「我能感受到他對我的尊重和擔心。」


《米納里》

相比之下,她承認,她覺得和飾演她孫子的小演員、經驗不足的艾倫·S·金共同出演的許多場景則考驗了她的耐心。 「我心想,『這可慘了,我該怎麼跟他對戲?』」但是當她意識到男孩已經背下了自己的台詞時,她的擔心就消失了。她感受到了這位小演員的職業道德。

緊張的準備工作一直是尹汝貞的盾牌,讓她不會對自己的背景感到難為情。 「我沒有上過表演學校,也沒有學過電影,所以我有自卑情結。一拿到劇本後,我就會刻苦練習。」

但她對自己在好萊塢的未來前景持懷疑態度。尹汝貞在採訪中經常為自己的語言過於生硬而道歉,她擔心英語水平不高會阻礙自己。但如果給她時間學習對話,她願意嘗試。

「仔細想想,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尹汝貞說。 「那時候,我只能扮演一些小角色,大多數人都討厭我。我想過放棄這份工作或者回美國。」但她是一個倖存者,她補充道。 「我還活著,而且終於喜歡上了表演。」

 

來源:New York Times(2021年4月2日)     虹膜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