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孩唯一的罪,就是生在伊朗

伊朗
2019年,一位伊朗女孩,因全身大面積燒傷搶救無效而去世。

她的離世牽動了整個世界的心。

而這火,是她自己放的……

她叫Sahar Khodayari(薩哈),出生於1990年。2019年9月8日離去,年僅29歲。

Sahar的死,還要從3月份說起。

她是德黑蘭獨立足球俱樂部(Esteghlal FC)的忠實粉絲,2019年3月,德黑蘭獨立足球俱樂部參加亞冠聯賽,在阿扎迪體育場對陣阿聯酋的艾恩足球俱樂部(Al-Ain Football Club)。

自己喜愛的球隊要參加比賽,作為球迷,Sahar自然迫不及待地想去現場給它加油鼓勁。

但對伊朗女性來說,這件事比登天還難。

1979年以來,伊朗就禁止女性進入體育場觀看男性運動員比賽。

這條規定雖然沒有明確寫進法律,但在伊朗社會卻是根深蒂固,只有極少數時候可以例外。

比如,2018年的國際足聯世界盃比賽期間,伊朗政府破天荒允許女性進入球場,觀看比賽的現場直播。

所以,用正常途徑,Sahar根本不可能去球場看比賽。

思來想去,她決定女扮男裝,混在球迷中,伺機進入球場。

但遺憾的是,Sahar一到球場就被保安識破身分,對方叫來伊朗紀律部隊(NAJA)將她逮捕,罪名是不戴頭巾現身公共場合

在監獄裡關了3天之後,Sahar被保釋出獄。

在焦慮不安中煎熬了6個月,9月初,德黑蘭伊斯蘭法庭終於要開庭審理Sahar的案子。

Sahar早早地來到法庭,但法官卻遲遲沒有現身。

有人告訴她,法官家裡有急事,此案將延期審理。

Sahar失魂落魄地走出法庭,過了一會兒,她把汽油淋在自己身上,在法院外點火自焚……

有媒體報道稱,之所以做出如此選擇,是因為Sahar得知自己有可能被判處6個月至2年的有期徒刑。

據報道,庭審當天,Sahar走得倉促,不小心把手機落在了法院。

發現手機不見之後,她急匆匆地回來尋找,不料卻聽見有人在談論自己的案子。

那人說,如果罪名確立,她將被判處6個月至2年的有期徒刑。

經歷被逮捕,被關押,以及漫長的等待……Sahar早已被焦慮和不安裹挾。

法院裡不小心聽到的談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於是,她選擇用這種悲壯又無奈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抗議和不滿……

Sahar被送往醫院後,醫生發現,她全身上下90%的皮膚都被嚴重燒傷。

2019年9月9日,她因為搶救無效,在醫院死亡……

只不過是想去球場為自己喜歡的球隊加油喝彩,最終卻落了個悲痛自焚的結局……

Sahar的故事,讓很多人感到悲傷和憤怒。

得知她去世的消息之後,她生前最喜愛的球隊,德黑蘭獨立足球俱樂部為這個女孩舉行了一分鐘的默哀儀式。

國際足聯(FIFA)也公開表示哀悼,並再次號召伊朗政府,保障伊朗女性自由且安全地進入球場觀看比賽的權利——

在這之前,國際足聯就多次要求伊朗取消禁止女性進入球場觀看比賽的禁令,並設立了最終期限——2019年8月31日,

但直到Sahar去世,伊朗政府對此依舊無動於衷。

羅馬體育俱樂部(A.S. Roma)也為這個熱愛足球的女孩感到難過。他們把球隊標誌上的紅色換成了藍色,Sahar最喜歡的球隊獨立足球俱樂部的顏色。

「羅馬體育俱樂部的標誌是黃紅兩色,但今天,我們心為Sahar Khodayari流出藍色鮮血。這項美麗的運動是讓我們團結,而不是分裂……安息吧,藍色女孩。」

她唯一的「罪」就是生在伊朗,且為女人,生在一個女性備受歧視的國度。這種歧視不僅根深蒂固地存在於法律當中,還以最恐怖的形式存在於她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便運動也不例外。

在伊朗,一個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嫖娼合法,而女人則無權干涉這一行為。而妓女,更是這個社會的最底層。

女權與男權的矛盾很顯然,落後的文明早就了落後的國家,伊朗這個國家,拒絕任何現代文明的進入。

在這裡,仿佛「不能」這個詞是專門為女人打造的。「不能獨居、不能進球場看比賽、不能……」

在被提醒注意著裝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這裡是伊朗

「女士,請把你的頭巾戴好,不然一會警察要過來了,這裡是伊朗。」

在伊朗搭乘出租車時,常常被司機這樣提醒。

「這裡是伊朗」既是一句嚴肅的警告,又是一句無奈的嘲諷。

因為這裡是伊朗,所以外國客人必須注意入鄉隨俗,遵守伊朗的規定,不可隨心所欲。但也因為這裡是伊朗,所以請你們諒解,我們國家「荒唐無理」的規定。

文章來源:喬布斯五行缺肉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