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夜讀《水滸》淚濕襟

夏小強:夜讀《水滸》淚濕襟

小時候家中幾乎沒有藏書,7歲時第一次讀到一百二十回本的《水滸全傳》時,是1975年時開始的所謂「最高指示」批水滸批宋江,母親當時在印刷廠工作,用印刷時棄用的書頁裝訂成一部《水滸全傳》,開啟了我的讀書之旅。

夏小強:夜讀《水滸》淚濕襟

已經記不清看了幾遍水滸,可以記得的是,當時可以把一百單八將的座次排名背誦下來,直到現在,只要開頭提到「天魁星呼保義宋江」,還可以順口背出幾十個座次排名。

如今年過四旬,蘇軾在這個年紀早已自稱「老夫,而自己除了頭上開始出現的絲絲白髮外,內心對年紀的感覺似乎和20年前並無多大分別。但是,當夜深人靜,無意間又一次捧起水滸的時候,心境和感觸卻大不相同。

這次讀的是金聖歎批注的七十回本的《水滸傳》,讀了才子批的才子書,感到蕩氣迴腸,體會到讀書之樂之妙,讀水滸要必讀金聖歎批注本才能讀懂水滸。

夜讀水滸,讀到動情處多次不禁潸然淚下。

第二十三回,打虎英雄武松回鄉尋兄,在陽谷縣遇到武大郎,大郎見面的一段話:「二哥,你去了許多時,如何不寄封書來與我?我又怨你,又想你。」武松視兄如父,武大視弟如子,兄弟深情出乎天性,相比較於今日世道的兄弟情份之淡薄,令人悲歎。

第四十二回,殺人不眨眼而卻又純孝的李逵回家鄉取老娘上樑山,思念兒子哭瞎了雙眼的老娘在家中床上獨坐;李逵哥哥李達回家後痛罵李逵,離開報官,李逵道:「他這一去,必報人來捉我,是脫不得身,不如及早走罷。我大哥從來不曾見這大銀,我且留下一錠五十兩的大銀子放床上。大哥歸來見了,必然不趕來。」李逵背了老娘就走。殺人不眨眼的李逵是孝子,孝子必然孝悌,他對兄長恭敬有加,金聖歎對此批注道:「千古真兄弟,便似知己。寫得恩深義重之極。」

驀然想起8歲時,父親給自己講故事的情景,好像就在昨日,那時父親比現在的我還要年輕;而我如今也和當年的父親一樣,開始給自己的女兒講著同樣的故事,不知道是否在若干年之後,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女兒也獨自在燈下讀書,像我想念父親一樣想念我?

由於生活所迫,我和76歲的老父、年近7旬的老母、唯一的哥哥,已經5年沒有見面。

夜讀水滸,當自己進入書中和其中的角色融為一體時,親身體驗著忠孝節義、江湖凶險、英雄末路、肝膽相照、眾生百態、千古一夢……

懷古歎今,念天地茫茫,世事無常,人間滄桑,天下有情有心人可共一哭也。

2010年7月28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