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亞裔就嫌丑,到底是誰審美霸權?

奧卡菲娜

作者:季末

中韓裔女星Awkwafina(奧卡菲娜)憑藉影片《別告訴她》(The Farewell)成為首位獲得金球獎音樂/喜劇類電影最佳女主角的亞裔女性。 

她是獲得音樂或喜劇類電影最佳女主角提名的第六位亞洲裔女性。 

其他幾位分別是京町子(1956年的《秋月茶室》),梅木三吉(1961年的《花鼓戲》),伊馮娜·埃利曼(1973年的《萬世巨星》)和吳恬敏(2018年的《摘金奇緣》)。母親是菲律賓血統的海莉·斯坦菲爾德(Hailee Steinfeld)也因其作品《成長邊緣》獲得提名。這五位女演員最終均未獲獎。 

去年,吳珊卓(Sandra Oh)憑藉《殺死伊芙》獲得第76屆美國電視電影金球獎劇情類劇集最佳女主角,成為了第一位榮獲金球獎電視類獎項的亞裔演員。 

再加上今年的奧卡菲娜,亞裔女性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的金球獎電影、電視類最佳女主角獎項空白被雙雙打破。 

一時間,中文網絡上有關奧卡菲娜的討論不絕於耳。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大部分討論並沒有聚焦於奧卡菲娜的演技,而是集中在她的外貌上。紅唇、挑眉、用眼線加重的單眼皮、 黑長髮,一張正常的亞洲臉卻遭到了網友集體「聲討」。

不友善的網友直接說她「丑」,「鳳姐都比她好看」,也有些人說她的長相就是「真人版花木蘭「,而動畫版花木蘭的長相一直以來就被抨擊為西方國家對亞裔的刻板映像和歧視。

因此,部分網友們義憤填膺:奧卡菲娜獲獎是歐美國家畸形審美標準所致,他們企圖輸出並且強化醜陋的亞裔形象,是歐美國家在實施審美霸權。

事情果真如此嗎?

1

奧卡菲娜其人

奧卡菲娜(Awkwafina),原名林家珍,美籍中韓混血兒,是一名美國女演員及饒舌歌手,在《別告訴她》獲金球獎之前,較為人知的作品包括電影《瞞天過海:美人計》和《摘金奇緣》。 

奧卡菲娜在紐約市出生,在皇后區森林小丘長大,父親沃利(Wally)是華裔美國人,母親移民自韓國,是位畫家。她的曾祖父是1940年代來自中國的移民,在法拉盛經營林氏(Lum’s)粵菜餐廳。母親在她4歲時離世,她自小由祖母照顧,並受其深遠影響。 

16歲,奧卡菲娜開始踏足舞台,她給自己起的藝名 Awkwafina 源於「Awkward」(笨拙的)。她說:「林家珍是神經質的、敏感的,奧卡菲娜則對什麼都無所謂,不會過多地考慮做一件事的後果。」 

最初,她是一名饒舌歌手。19歲那年,她在網上發布了一首原創說唱歌曲《My Vag》,直接、大膽,背靠女權主義,抨擊西方對亞裔女孩的刻板印象。《My Vag》在YouTube上獲得了超過400萬的瀏覽量,從此奧卡菲娜變成網紅,每支視頻都點擊過百萬,還開始了自己的脫口秀節目,表達亞裔女性心聲。 

後來,奧卡菲娜涉足影視行業,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演員。 她憑藉幾段在電影裡客串的片段,連試鏡都不需要,就獲得了和影後桑德拉·布洛克、凱特·布蘭切特、安妮·海瑟薇合作,出演電影Ocean’s 8(《瞞天過海:美人計》)的機會。

隨後,在去年8月席捲好萊塢的《摘金奇緣》當中,奧卡菲娜憑藉主角的「炫酷閨蜜」這個配角角色提名了第28屆MTV電影獎的最佳喜劇表演和突破表演獎。

2019年,奧卡菲娜憑藉《別告訴她》獲得第29屆哥譚獨立電影獎最佳女演員獎項。11月,奧卡菲娜作為封面人物登上《時代》週刊,頭銜是「The Next 10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未來最具影響力的100個人之一。

她還和勞拉·鄧恩、詹妮弗·洛佩茲、斯嘉麗·約翰遜等國際影星一齊登上了《好萊塢報道者》的女演員特刊封面。《洛杉磯時報》也把她選入今年的女演員圓桌特刊。

2

何為審美霸權

網友普遍認為,審美霸權指的是歐美媒體以「多元化」為名,將東方人不認為美的面孔定性為西方刻板印象中的東方「高級臉」,強迫中國及其他國家接受寬眼距、低鼻梁、扁平臉、細長眼等特徵為亞裔典型輸出形象。 

爭議部分在於,網友們大多覺得這樣的形象並不能代表真正的東方美。「劉亦菲、范冰冰、章子怡……好看的女演員那麼多,憑什麼偏偏選丑的?一定是外媒居心叵測。

「 此前,有多位活躍在國際舞台上的亞裔女性受到類似質疑。

華裔女演員劉玉玲,與卡梅倫·迪亞茲、茱兒·巴里摩爾合演《霹靂嬌娃》,《殺死比爾》裡的黑幫老大玉蓮,《基本演繹法》裡顛覆經典華生形象,MTV電影獎最佳反派。除演員身分之外,她還製作了一部講述1956年匈牙利革命的紀錄影片《自由的憤怒》。

2019年5月1日,劉玉玲在好萊塢星光大道舉行留星儀式

進入演藝行業近三十年,劉玉玲無疑已經用實力和種種榮譽證明了自己。而直到2019年,仍有人在中文網絡真誠發問:「美國審美中劉玉玲真的很漂亮嗎?老外為什麼總喜歡長得丑的中國女人?」
評論裡有人回答:「國外認為的亞洲人長相…我感覺是帶一點點歧視的…說錯了別罵我…殺死伊芙的韓國女主也是那種…」

《殺死伊芙》的女主角Eve由加拿大籍韓裔影視演員吳珊卓扮演。

吳珊卓憑藉該劇中精湛的演技獲得第76屆美國電視電影金球獎劇情類劇集最佳女主角 ,提名2018艾美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

對此,閒不住的網友又有話說:「長得好像林永健……」”明明雙女主劇,憑什麼美國演員就那麼好看,亞裔角色就這麼丑?”「另一個女主拿了艾美獎,她沒拿,主辦方就是歧視亞裔吧。」 

《殺死伊芙》劇照

亞裔演員不獲獎,網友說歐美國家審美霸權,壓制多元化;亞裔演員獲獎了,網友還是說歐美國家審美霸權,淨挑「不好看」的演員獲獎。而這裡的「不好看」,指的僅僅是不符合中國大眾審美中的白瘦美、白幼弱。 

到底是誰在鼓吹所謂審美霸權?

說回奧卡菲娜,作為亞裔演員,她一直在突破邊界,企圖打破好萊塢對亞裔演員的刻板印象,她寫過抨擊刻板印象的Rap,拒絕過「演戲時加一點亞洲口音」的要求,頻繁在公開場合表示為自己的亞裔身分感到驕傲,鼓勵亞裔演員、亞裔女性爭取屬於自己的未來。 

恰恰是這樣一位持續為抗衡、打破審美霸權而努力的值得尊敬的女性,受到了中文網絡的極大抨擊。人們挑剔她的長相,嫌棄她的妝容、體態,並把這一切負面的主觀感受混進了對她獲獎一事的議論當中。

從「丑」到「獲獎即政治正確」,從「丑」到「讓她獲獎是審美霸權」,這個邏輯真的像看起來那麼通順嗎?

3

有必要嗎?

對於鋪天蓋地的討論,博主「吃瓜群眾CJ」表示: 

爭論奧卡菲娜拿獎是不是審美霸權,實在沒有必要。 

她接拍了《上氣》讓你感到厭惡,可以。 

她長得不符合你對美的定義,覺得不能被按著頭尬夸奧卡菲娜好看,也OK。 

她體態不端正、姿勢不優雅,作為觀眾你看了難受,批評她完全成立。 

明明素顏看起來尚算清秀健康,卻偏偏在頒獎禮上畫了挑眉平眼的妝容,因此擔心她這番打扮反而會加深歐美各界對亞裔的刻板印象…都行,沒有任何問題。 

甚至不需要列各種理由,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主觀好惡就是隨心走的,沒有人可以強行同化你的感受。 

可這些跟演技類評比有什麼關係?金球獎不是國際選美比賽,奧卡菲娜得了音樂喜劇類最佳女主角,也不代表她就成了亞裔唯一指定露出形象啊…… 

奧卡菲娜獲獎是因為《別告訴她》這部電影。 

導演Lulu Wang王子逸,美籍華人,出生在北京,長到六歲才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舉家遷往美國。 

電影也沒有醜化誰的部分,是以導演本人的親身經歷為原型創作的,就講在國內生活的奶奶得了絕症命不久矣,家人不想告訴她實情,於是說小輩要辦婚禮,好讓全家人可以聚齊去見她最後一面。奧卡菲娜演的孫女從小生活在紐約,認為奶奶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病況,並因此和家人產生了矛盾。 

可能電影對東西方文化差異的探討做得不夠,奧卡菲娜的演技也未必有其他戲骨那麼純熟。但《別告訴她》作為一部溫情小品,確實打動了很多和導演和奧卡菲娜一樣對自己身分定位有過迷失的人,在金球以外的其他專業評選中也有斬獲。 

總不能說歐美人不厭其煩地給電影頒獎,給導演頒獎,讓奧卡菲娜一次次入圍,是因為頒獎季無聊了所以隨便立個審美霸權的靶子沒事打兩下來玩吧? 

在奧卡菲娜得金球這件事裡,你表達對她的不欣賞,覺得把「音樂喜劇類影後」抬到「劇情類影後」高度來吹捧是不合理的,都可以。有人發「她是第一個亞裔金球影後,與有榮焉」,你不認為這有那麼大意義,批駁幾句也無可厚非。 

可把奧卡菲娜得獎拉拔到審美霸權的層面,再加以抨擊,根本就是文不對題了。

總結來說,就是你怎麼主觀評價都可以,針對演技有專業點評也可以,探討獎項本身是否被過譽也可以,但非要忽視專業演技死盯演員長相,批判審美霸權,真沒必要。 

章子怡、鞏俐等符合東方人審美的老戲骨在國際上備受讚譽時,網友是滿意的;「神仙姐姐」劉亦菲出演迪士尼大製作真人版花木蘭電影時,網友是滿意的。只要我們覺得好看的人獲得成績,我們就是滿意的。 

然而,一看到亞裔演員就覺得丑,就覺得受到歧視,就覺得審美霸權。 

這到底是指出了西方審美霸權的真相,還是我們把自己的審美強加於所有演員,忽略專業能力,武斷地把主觀判斷凌駕於專業評審之上,占據道德高地? 

看到華裔就嫌丑,到底是誰的審美霸權? 

參考資料:

Awkwafina makes Golden Globes history, Sandra Gonzalez, CNN

《「高其蓁事件」無關審美霸權,只是時尚雜誌的「多元化」生意》,澎湃新聞

《因為丑被罵,她才是好萊塢正當紅的亞裔女星 》,外灘君

文章來源:難逃一吸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