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佳之死

楊佳

文: 胡錦成  

一   法庭第一審

2008年8月26日上午,從位於上海閘北區中山北路與共和新路交口處的上海第二中級法院門前路過的人們發現了電子資訊公示牌上顯示了一條開庭資訊:

2008年08月26日13:00 C101法庭 公開審理 楊佳故意殺人案 審判長:王智剛。

下午一時未到,法庭前就聚集了很多想進去旁聽的人,至少有二十家媒體的記者扛著「長槍短炮」也候在門口想進去撈點猛料。

臨近下午1時,有幾輛黑色的奧迪開過來停在了法院的臺階前,從車上下來一眾官員糢樣的人物,一個年輕的法官從法院大樓裡出來,把他們迎了進去。

一些尋機想要跟進去的市民和記者,也尾隨其後,結果到了門前都被那個年輕法官攔了下來,法官對他們說,本次庭審不對外開放,然後拉上了厚重的大門,把一眾人等暴露在處暑後仍然很熱情的大太陽下。

「不對外,你公示個甚麼勁?」一些人開始小聲地嘀咕著發洩著不滿,然後一個一個地走了。

也有不甘心的記者一直守在大門外,於是他們得到的最有價值的資訊是這個庭審持續了至少6個小時,因為那些官員糢樣的人晚七點半才從法院裡出來,然後坐上各自的奧迪各奔西東了。

第二天,法院公布了前一天的庭審結果:沒結果。

二   法庭第一審續集

2008年9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楊佳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依法判處楊佳死刑,剝奪政治權。

楊佳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於9月12日立案受理。

有消息靈通人士爆料,在8月26日的長達6個小時的一審庭審中,楊佳一言不發。但在9月1日這一天,他在法庭上十分配合法官的提問。

庭審一開始,他就思路清晰地闡述了自己的3個上訴理由。他很認真地聽公訴人的舉證,有時來不及反應,還會要求複述一遍。當他被質疑沒有說實話時,楊佳流露出無奈的表情,他說:「信不信由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三個理由

1、故意殺人罪不成立,自己沒有故意殺人,多名公安人員死亡在意料之外;                                                    

2、多名證人沒到庭做證,證詞與事實不符;

3、自己從未提過無理要求。

楊佳表示,2008年7月1日他是要去閘北公安分局找一個吳姓民警解決問題,怕被阻攔才會購買防毒面具、噴霧罐、手套、登山杖、一桶汽油、錘子、刀等物品,此外8個啤酒瓶和一個桶是其撿來的。楊佳表示,當天他身上帶了約7000餘元現金和一張卡內有兩萬餘元的信用卡。

楊佳在庭審中表示,「去的時候也沒想到有這樣的結果」,但對於事發時間段內的事,楊佳表示「全不記得了」。

楊佳還表示,自己曾打算向媒體投訴,準備了1000張郵票,1000個信封,一箱複印紙,但後來想想不奏效,就放棄了。

陳述事實時,楊佳一直交待得很流暢,直到說起2008年7月1日案發當天的事情時,他的語速明顯開始放慢,並頻繁地表示自己「記不清了」。他只認定自己被「當場抓獲」是事實,卻堅決否認自己在被抓時說過「我夠本了,你們一槍崩了我吧!」這樣的話。

三    我夠本了,你們崩了我吧

2008年7月1日上午10時20分許,上海天目中路閘北區政法大樓21樓的公安督察支隊2113辦公室。

一支槍頂在了楊佳的後腦,在沉默了很久之後,楊佳說:「你開槍把我打死吧,我已經夠本了。」

他是半個小時前被多位民警制服並反銬起來的。被擒後,他沒說一句話,只是不斷喘粗氣,喉嚨裡發出「嗬嗬」的低吼聲,雙眼通紅,手上粘滿了血,白色T恤的左半部已被血浸透。

監控顯示:四十分鐘前,他戴著防毒面具進入一樓的值班室,從進門連捅4個警察,到出門,只用了七秒鐘。

七秒,比李白的」十步殺一人「效率還高五倍。

而此時,政法大樓前的警車和救護車一同發出悽厲的鳴叫,湧上來醫護人員縱然見慣了生死也被眼前的慘象驚獃了,屍體枕籍,傷者哀號,空氣中充滿了血腥。

四    殺人者,楊佳也!

楊佳是9時40分左右,攜帶刀具等作案工具進入政法大樓的,他在多個樓層先後突然襲擊了毫無防備的民警,致6名民警死亡,3名民警和1名保安受傷。

關於殺人動機,據一位權威人士透露,楊佳的解釋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輩子背在身上,那我寧願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楊佳並不是一個伶牙俐齒的人,他能說出如此有深度的話,可見這話在他的肚子裡憋了很長時間。

替不擅言談的楊佳「給出說法」的,是一柄20多厘米長的單刃剔骨尖刀,楊佳的刀法並不比雷雷的掌法有更多的花樣,他只有一招:照準民警的胸腹部或者頸部動脈,猛烈插入,然後用力上一挑。

這個人基本上就完了,如果沒完,他就重複一遍同樣的刀法,並無新意。

然網民們並不以為然,於是一時間各種大俠列傳版本曡出,現擇其一:

楊佳列傳

大俠楊君者,諱佳,國朝京畿人氏。起於貧寒,性情溫良,鄰人皆曰善。其尤善刀術,抽刀斷敵首而不染滴血,人稱「柳葉快刀楊佳」。

幼,父母離異,孤苦伶仃,苦不堪言 ……

一日,公賃人力車行,卒為錦衣衞番役所獲,番役謂車為盜贓,捕公入上海錦衣衞鎮撫使司衙,百般栲掠,遍及慘毒,傷及命根,而公猶不屈,不肯自污為盜。後出賃者為證,車非盜也,錦衣衞方縱公歸。公以國有明憲,冤人為盜須償付之,訴於上海錦衣衞鎮撫使司,竟不理。

……楊公拖刀直入司衙議事大堂,怒發上沖冠,目眥盡裂。一路披靡如入無人之境,撲騰砍殺宛若餓虎屠羊。遇著錦衣飛魚服之男子,公皆斬而殺之,腥血橫飛,鬼神為之色變……

五   楊佳是個甚麼人

《楊佳列傳》雖過於戲謔,對於死難民警,十分的不敬,但關於楊佳的描述大體不虛。

公安資料

楊佳,1980年8月27日生,籍貫河北省冀縣,戶籍地北京市東城區前圓恩寺胡同,函授中專財會專業學歷,身高171厘米,體重77公斤,足長26厘米,長方臉。沒有前科。

楊佳的父親是一家影院的電工,小時候會帶楊佳去影院看免費的電影。在楊佳14歲的時候,他與妻子王靜梅離婚,很快又組建了新的家庭,然後不再出現在楊佳的生活中。

楊佳的母親王靜梅的好友說王年輕時容貌出眾,聲音甜美,性格開朗,「沒結婚之前在勞動文化宮當解說員,那都是百裡挑一的人。」

王靜梅是楊佳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親近的人。缺乏父愛的楊佳給小學和中學的同學留下的印象是:成績一般,個頭一般,口才一般,各方面都不算突出,但積極參加班級活動,有時也會跟同學打打鬧鬧,但不記仇,很快就又好了。

楊佳鄰院的小夥伴說他放學後喜歡一個人躲在家裡看書。還說他凡事講究規則,不亂穿馬路,看父母亂丟垃圾也會跑過去撿起來。 「連玩丟沙包的游戲都從不作弊耍賴。」

楊佳鄰居說王靜梅的脾氣倒是有點古怪,有點擰,較真兒,凡事非要找出個理兒來。

鄰居說楊佳平時看上去倒特別普通,不顯眼。也不怎麼愛說話,但是挺懂事的。比如在樓道裡,看見你提著很多東西,他就會給你讓道,或是問問說用不用幫你提。 

自從1994年他的父母離婚後,楊佳變得越發沉默寡言離群索居。

1999年,楊佳從技校畢業,之後在望京購物中心實習,然後又在首體家樂福工作一年多。

「他覺得單位裡怎麼有那麼多爾虞我詐的事情,看不慣就走了。「他母親的好友是這樣解釋他怎麼成了無業游民的。

六    楊佳對警察懷恨在心久矣

當被問到自己使無辜的人喪失生命,有沒有感到愧疚時,楊佳想了想說:「不會,因為他們不是無辜的。」

讓楊佳說出這話是因為他受到過警察的刁難甚至欺辱和毆打。

2006年11月26日,楊佳在太原火車站買票時被10個民警圍打,導致3顆門牙被打斷,眼底積血和輕微腦震蕩。

雖然事後警察賠償了楊佳三萬元錢,但他補牙也花了好幾千。他認為如果不是他堅持去討說法,這補牙的錢就要自己出了。

警察之所以會賠他三萬元錢,是因為他和母親把太原的警察告到了公安部。

楊佳去上海時身上和卡上的兩萬七千元錢,大概就是這三萬元錢去了補牙剩下的。

楊佳從不亂花錢。

一年前在上海,他因為騎一車租來的沒牌照的自行車又一次被警察扣押,他拒絕回答自行車是從哪裡來的,於是他說警察把他打了。

七    楊佳對警察懷恨在心深矣

2007年10月5日傍晚,上海市閘北區普善路口。楊佳為了旅游方便騎著租用的自行車時被警察攔下。

上海市火車站在閘北區,那裡治安相對混亂,警方查證很嚴格:一般說來,沒有車牌,警察即有權攔車詢問。

當然,你有車牌警察也是會有理由攔下你的,比如,警察會說你的車牌也像是偷來的。

那天楊佳騎著租來的一輛無牌無證的自行車在大街上逛,然後他就受到了巡邏民警盤查。

楊佳對於盤查的民警十分抵觸:「你為甚麼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查看我的證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為甚麼不攔他們,就攔住我一個?」。

對抗持續了大約40分鐘,根據上海警方公布的錄音,場面更像是楊佳在盤問警察:「你有甚麼理由在這占用我的時間?這是法律規定的嗎?你把法律拿過來,你會背嗎?!你就這樣子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有甚麼理由?」

「法律?甚麼叫法律?法律哪一條規定你臨檢無緣無故要這樣地搶我的證件。你怎麼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然後,警察把他被帶去了芷江西路派出所。

然後,楊佳說他被七八個警察打了,警察說沒有。

八    楊佳想把事鬧大

在楊佳的要求下,督察到場。但督察並沒有給他滿意的答複,相反激起了他更大的怒火。

這時他最恨的不再是巡警而是督察了。

回到北京之後,他像前次狀告太原警方一樣,多次通過信訪件、電子郵件等形式,向上海市公安局和閘北公安分局督察部門投訴,提出開除相關民警公職、賠償其精神損失費的要求,而得到的回覆是公安督察部門認為民警執法依法有據,無不當之處。

也有人說:十七大期間,上海警方曾去北京找過楊佳,跟他商量1500元數額的賠償,但楊佳不肯罷休。

6月份,上海警方給楊佳去了電話:「你不要把這件事情搞大了。」

王靜梅聽了大怒:「你這事非得鬧大了才管啊?!」

果然,這事鬧大了。

九   楊佳死了

2008年11月25日晚7點,王靜梅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11月21日簽發的刑事裁定書。該裁定書核準了上海市高院維持楊佳死刑的二審判決。

執行時間是11月26日上午。

此時的楊佳享年差一天就滿28歲零3個月了。

來源  花月滿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