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艇上的泳裝女郎都是從哪裡來的?

遊艇上的泳裝女郎都是從哪裡來的?

事實上,遊艇上的泳裝女郎大多都是被騙來的。

事實上,遊艇上的泳裝女郎大多都是被騙來的

英國糢特傑茲·艾格,在拒絕了一家糢特經紀公司豪華遊輪單子後對媒體爆料說:

「我告訴經紀人我是糢特不是應召女。」

「但他卻回答道這是業內每個人都知道的規矩。聲稱有兩個非常知名的糢特已通過他多次進行過這種交易。」

傑茲·艾格是糢特行業的新人。

和大多數她的同事一樣,尚未在業內建立起名聲的她們,需要經濟公司的幫助以便接觸到業務。


但也正是因為入行還不深這點,在公司以「形象業務」名義,哄騙她登上一艘被三位富豪擁有,將要在希臘沿海線環行的遊艇,並儘量滿足客戶的親密要求時,艾格選擇了向大眾公佈這些西裝革履者的不良用心。

「他們對我說,所有糢特公司都是由想認識女孩的基金經理運營的。」

「經紀人試圖開導我,他說,那個是一件美妙的事,人人都喜歡那個,特別是同精英。作為女性我們不應該壓抑自我,盲目聽從那些雙標的規訓。」

「他們說錢是個好東西。向我列舉了很多知名糢特,說她們就是通過這條道路達到了現在的高度。」

「一位經紀人甚至告訴我說某家全球知名的糢特公司也是他們的合作夥伴,他們經常共享資源做著他們給我描述的那種生意。」

艾格公佈的一張聊天截圖顯示,經紀人讓她去做那個。艾格當即予以反擊。

「但且不說他們在工作內容上瞞騙我,哪個女孩會心甘情願為了點錢便允許陌生人在她們身上像遊艇一樣上下顛簸?」

艾格的經濟人給她發來一段來自其它女孩的「感謝信」作為引誘。聊天記錄中一位自稱是劍橋女大學生的人對經紀人提供的「工作」表示相當滿意

每年夏季,戛納海邊是屬於電影的盛宴,同時全球規糢最大的遊艇派對也同期在此進行。

《好萊塢報道者》2013年一篇報道中對此進行過特寫。

「電影節期間海灣至少有30到40艘大型豪華遊艇,每艘都屬於一個至少在自己國家響噹噹的人物。」


「每條船上至少都有十位女孩,她們通常是糢特,同時衣衫襤褸,拿著四萬美元的日薪。」

報道說這一現狀已存在了六十年。

但近年有調查顯示,那些登船的比基尼女郎並不全都是專業人士。

她們有些是名不見經傳的演員,有些則是遭到了傑茲·艾格所遇那種哄騙。


反賣淫組織律師菲利普·坎普斯是納哈斯一案中的原告。

哈納斯是黎巴嫩一家糢特經紀公司擁有者。他因在戛納向中東富豪團提供50餘名來自不同國家的女性,在法國被判11個月監禁。

律師坎普斯說,雖然這些女性中,一些持有歐洲國家發辦的營業執照。但有不少則是以虛假借口比如作為服務員、攝影或是設計被帶到戛納,被威逼利誘上工。


美國法裔豔星卡羅爾·拉斐爾·戴維斯透露,很多二三線演員電影節期間進出陌生富豪遊輪並不罕見。

戴維斯感嘆這些演員均遭到了欺騙。

首先是中間人隱瞞了叫她們上船的目的,那些協助發展事業的承諾也並未實現。



在美國,遊艇女郎(yacht girl)差不多就是我們這邊商務公關的意思。

有圈內人士諷刺遊艇就是女明星的成人禮。

不止是那些掙紮在溫飽線附近的演員,一些認知度極高的明星也被猜測有過遊艇女郎的經歷。

超糢艾米麗·拉塔科夫斯基在她2021年出版的回憶錄《我的身體》中,有一段關於她和馬來西亞經濟犯劉特佐之間故事的描寫。

拉塔科夫斯基寫道在她未成名前,她曾以25000美元的價格,答應陪同老劉去看超級腕。

「經紀人告訴我,對方只是喜歡行程中有上流人士的陪伴。」


「在成為名人前,我花著別人的錢參加音樂節,在俱樂部喝酒,與奧斯卡獎得主一起共進晚餐。」


劉特佐在2016年成為逃犯被通緝後,超糢米蘭達·可兒曾被警方要求退還與案件相關的價值800萬美元的珠寶。

而由他投資的好萊塢電影,萊昂納多主演的《華爾街之狼》所有收益也被司法部申請查封。


或許一些觀點會認為,泳裝女郎登上游艇這本身就是場你情我願的交易。她們既然身著泳裝,肯定就意味著知道將會發生什麼。

但一個真正了解風月場所的人,一定不會認為這是一件可以輕描淡寫的事情。

一邊是超級富豪,有影響力者,一邊則是初入社會,連合同都沒見過幾份的女孩。

停泊在公海的遊艇上,雙方懸殊的實力,必會造成強者對弱者哪怕無意識上的強奪豪取。


關於在遊艇女郎的形成中,哪一方更佔主因,發生在遊艇女乘務身上的故事具有非常的說服力。

2018年一份來自國際海員福利和援助網路的調查顯示,超一半的遊艇女乘務在工作時遭受過騷擾。


美國雜誌《大都會》一篇文章描寫了幾位女乘務在遊艇上的難過經歷。

文中化名為傑西卡的船員說,自己已在遊艇上工作七年,但眼下已經到了不得不走的時候。

因為她覺得自己不可能在擁有這份工作的同時過著幸福生活。

「我的胸被摸過,我的屁股被抓過,很少有什麼狀況都沒有的時候。」


「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男同事什麼忙也幫不上。除非你正在和他們交往,否則他們不會關心你身上的任何事。」


文章中化名為塔姆辛的船員對《大都會》講了一件驚悚又滑稽的遊艇軼事。

這位在邁阿密勞德代爾堡周圍遊艇上幹了三個月便辭職的女士說,她所負責的遊艇上一位貴賓要求她去做臀部填充,並承諾負責相關費用。

後來這位貴賓總是給她送來脫衣舞女穿的那種高跟鞋。

在貴賓要求塔姆辛成為他的私人助理後,塔姆辛決定離開。


文章中化名瓦萊麗的船員則是在一次灌酒後,遭到了遊艇乘客的性侵。

瓦萊麗談到她將此事反映給船長,但後者對她的遭遇無動於衷,甚至要求她緘口不言。

「船長說這些客人的能量非常大,起訴不僅不會有效果,反而我們會被投訴,而那才是真正的災難。」


瓦萊麗當即決定辭職,但船長卻以背調要挾她必須完成該季度的工作任務。

「他告訴我他有辦法讓我絕望,速度一定比我讓他絕望的速度要快。」


無助的瓦萊麗最後選擇了妥協,在利用休假一週的時間去醫院做過檢查後,她又回到了遊艇把合同上最後幾個月的工作熬完。

因為擔心那名性侵過她的乘客再次來訪,她向船長申請如果情況發生希望能夠得到幫助。

但船長卻要求她像尊重其他客人那樣,尊重這位性侵犯。


「這些人在遊艇上創造了一個系統性的怪物。它迫使每一個人都保持沉默,並拿走了大多數人的發言權。」

「每當他們登上游艇,腦子裡就像打開了一個為所欲為的開關。他們覺得自己可以在船上理所應當的做任何事。」


瓦萊麗認為解決的辦法在於對所有船員,包括船長在內要有一個明確有力的培訓。

「船長及管理人員完全有權利,也有義務阻止任何此類事件的發聲。」

「如果他們不能做到這點,那女性根本就不要考慮去到這種地方工作。歸根結底如果想要女性乘務員完成好她們的工作,船長就必須給到她們相應的支持。特別是在遊艇上,這個離家離文明可能數百英裡的地方。」


「同時那些把我們帶到遊艇上,給我們介紹這份工作的人和機構也必須負有責任。」

「除了見識異國情調,又能賺錢又能環遊世界這些吸引口號。更重要的是必須讓登船的女性意識到她們將可能面臨的風險和頻次。」


但如今瓦萊麗已無法再繼續她持續三年的船員生涯。

她說她知道這些貴賓的能耐。

瓦萊麗決定在離開遊艇後回到大學。

畢竟只有知識才能改變命運。

來源:beebee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