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18) 八戒的幸福就是苦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118) 八戒的幸福就是苦

說來好笑,這孫行者和老豬趕場似的一口氣幹了三仗,基本不問青紅皂白。還是最後孫悟空用腦袋否定了老豬的釘耙,正在老孫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靚頭的時候,因為說到了當年的大鬧天宮,還是這蠢笨的老豬先開竅了,這才忽然想起來問一下,我們這是為了啥才打起來的:「你這猴子,我記得你鬧天宮時,家住在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裡,到如今久不聞名,你怎麼來到這裡,上門子欺我?莫敢是我丈人去那裡請你來的?」

遇到對手,通常來說孫悟空都是手腳比腦筋麻利,這老豬一問之下,孫悟空才想起來自我介紹一下來由:「你丈人不曾去請我。因是老孫改邪歸正,棄道從僧,保護一個東土大唐駕下御弟,叫做三藏法師,往西天拜佛求經,路過高莊借宿,那高老兒因話說起,就請我救他女兒,拿你這饢糠的夯貨!」

老豬一聽,趕緊扔掉武器給孫悟空坐椅,要求引薦給那取經人。原來老豬這幾年吃素,就是因為在菩薩規勸下受戒,為了等候取經人的。其實孫悟空早在聽那高老太公介紹老豬的時候,就應該留心一下了,因為高太公說的很清楚,這妖怪食腸甚大,但是不吃肉呢:「一頓要吃三五斗米飯;早間點心,也得百十個燒餅才彀。喜得還吃齋素」。按照三藏和悟空的聰明腦袋瓜兒,當時他們應該就心裡一咯噔才對:這妖怪居然吃素,莫不是同道中人哩……

所以有時候,有人就是對面不相識,就像京戲三岔口那一出,燈光雪亮的舞台上,幾個人在摸呀摸呀,其實他眼前漆黑漆黑的。這不是眼盲,是心盲。如果老豬跟他丈母爹溝通一下為何待在人家這兒幹苦力,估計後面就節省很多麻煩。如果高太公看老豬很奇怪的吃素,溝通一下,估計後面也就沒了矛盾激化。如果老豬跟高翠蘭溝通溝通,估計後果也會改善很多。如果三藏悟空聽到老豬吃素,見到老豬之後談談吃素的問題,那估計打架的事情基本就可以免除了。話說老豬知道了三藏和悟空就是前往西天取經之人,也反問悟空:「今日既是你與他做了徒弟,何不早說取經之事,只倚凶強,上門打我?」而西遊記中,一些應該可以事先溝通好的問題,往往沒人先主動的坐在談判桌上。所以就打呀、斗呀、磨呀,其實到了最後,往往還是要坐下來,還是要回到原點。這個世界上,基本上絕大多數事情,不管看起來多麼的尖銳、無解,其實都可以通過談判溝通的方式,找到一個最佳平衡點的,用俗話說就是能把一碗水端平。只是很多當事人不相信能談判、或者說不願意談判,也就是說,有人是寧肯崩潰、不肯解決的。

面對老豬突然的態度大轉彎,孫行者一時間半信半疑,就提出三個苛刻條件來試探老豬。沒想到老豬毫不含糊的一一照辦了。一,朝天發誓。二,燒掉自家雲棧洞。三,讓孫悟空綁起來。尤其是第二點,老豬毫不猶豫的點火燒著了自己住了幾百年的雲棧洞,滿屋子的家當什麼的統統都燒毀了,可見對於修行之事,老豬也曾毅然決然、毫不含糊啊。

遇到事情肯尋求渠道談判、肯尋求共贏的解決辦法,這可以說就是一種寬容、善意,哪怕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如果還能懷有這種寬容和善意,那這個人真的是太了不起,沒有他容不下的東西了,你說誰能比他還寬容、有容量。

但是這老豬,剛剛還態度非常端正的選擇修行,這一回到高老莊看見老丈人一家,馬上這就凡心又起來了,又在那裡粘粘糊糊的,一隻手抓著佛不放、一隻手抓著凡人的幸福家庭不放。這都已經選擇了出家修行了,老豬還是滿打滿算的有機會重新回來高老莊會他的娘子。其實可以理解,有可能在老豬變回豬頭模樣之前,這老豬跟高翠蘭可能真的是非常幸福、小日子過得很滋潤。你就想吧,自從上輩子、到修道上天、到重新被打下凡塵成了妖怪,這老豬可能覺得跟一個幸福的家庭比起來,以前那幾千年的日子可能都是淒風慘雨的。這忽然間遇到高翠蘭了,雙方互相都很滿意,滿滿的幸福讓這老豬一下子忘記了自己本來面目,忘記了人間的短暫,也忘記了自己為何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在八戒的意識裡,幸福人生和成佛是基本上具備等同價值的。所以他總是在覺得成佛的路上失去希望和信心的時候,渴望投入幸福家庭的懷抱。所以八戒的苦,在於對他內心的折磨,因為他忘記了一個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他修成了正果,他將會獲得人間世俗幸福不能比擬的真正的和長久的幸福,並且,他將會有能力把自己老丈人一家人、包括自己曾經的妻子高翠蘭都給度入他豬八戒的永恆幸福的境界。

這就是真我意識和假我意識的區分。現在,八戒的真我假我就是修行和家庭,悟空的真我假我就是慈悲和嗔怒,三藏的真我和假我就是容量和疑慮。他們師徒三人,都是面臨著自己巨大的心結的問題。(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