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89) 修行迷中謎之謎底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89) 修行迷中謎之謎底

悟空被稱為行者,就是因為對他來說沒有多少需要悟的,什麼東西一眼就看穿。但是這不是說他什麼迷惑、什麼考驗都沒有,三藏就是他的迷惑、他的考驗。三藏這一番絮絮叨叨不得要領、又說得過分的話,惹毛了這毛猴,原來這猴子一生受不得人氣,心高氣傲,既然三藏說他去不得西天做不得和尚,他當即就覺得這三藏器量狹小。其實他倆這時候器量都不大。三藏也不想想這猴子是佛祖菩薩安排給他的,他憑啥要放狠話攆人家呢?這猴子也不想想他之前再三表示不再傷生、願意跟隨取經人修行、取經,憑啥對方說了點昏話就撂挑子跑人呢?

悟空腳丫子利索,話還沒落音,人就消失了。三藏這時候才傻眼了,可是三藏面子放不下,人家都走了,還在那裡絮絮叨叨的給自己台階下,繼續指責孫悟空。然後他也想不起來菩薩安排了,卻又開始俗人之念熾盛,居然安慰自己說是「命裡不該招徒弟,進人口!」

這下三藏沒了人依靠,無奈之下只有清醒、面對窘境,只好放棄依賴之心,捨身拚命歸西去,莫倚旁人自主張。

走著走著,三藏就遇見一個年邁的老太太,這時候三藏心靈福至,忽然又想起來禮貌和尊嚴之事了,看見老人家前來,他慌忙牽馬立於右側讓行。從前面的落花流水,到中間的大發雷霆,再到現在的畢恭畢敬,你就知道,這三藏很容易被外界和外物所影響帶動,他不能始終如一的保持鎮定和從容,這仍然就是內心迷惑、定力不夠的表現。

這老太太跟三藏搭話,三藏就對自己隱惡揚善,說徒弟凶頑跑掉了。這老太太自然是菩薩了,老太太說了一番很有意味的話:「我有這一領綿布直裰,一頂嵌金花帽。原是我兒子用的。他只做了三日和尚,不幸命短身亡。我才去他寺裡,哭了一場,辭了他師父,將這兩件衣帽拿來,做個憶念。……」你道這番話菩薩其實在說什麼?

菩薩的話其實是這樣的。這一領綿布直裰一頂嵌金花帽,乃是佛祖和菩薩為悟空準備好的成佛之金身,也就是說早就安排好了悟空成佛之正果,只要他走下去就OK了。原是我兒子用的,這話就是指佛祖和菩薩已經視悟空為佛子,度化一個人成佛,這恩情可比生身父母還要大。他只做了三日和尚不幸命短身亡,這話就是指的悟空跟隨三藏這才兩三天,突然中斷修行,等於是已經在修煉的路途上死亡了,前功盡棄。我才去他寺裡哭了一場,說明悟空放棄修行,最為傷心的是菩薩,她等於所有的安排和心血都白費了。辭了他師父,這時候他師父不是佛祖嘛,菩薩是去在佛祖那裡,兩個人一起嗟嘆痛心。將這兩件衣帽拿來做個憶念,就好比孩子夭折的父母,抱著已經死去的小孩,那種傷痛。

菩薩傳給了三藏緊箍兒咒,其實這篇咒本叫做「定心真言」,這時候的三藏和悟空,都是心浮不定的主,但是三藏的諸多惡念,因為他沒有神通,一般情況下統統停留在構思階段,頂多是一種痴心妄想,就算招致妖魔鬼怪,也百分之百是傷害他自身。這定心真言,才是指導他修行的真寶貝。而悟空不同,他內心清淨、神通廣大,但是任何一點惡念,可能都會造成眾多生靈塗炭,幾乎百分之百的傷害的是別人,而他心中的惡念雖然不多,但是經過他神通的放大效應後果就太大了。

你看看,這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三個,都是有神通的,對他們來說,跑去靈山取個經什麼的都頂多只是一盞茶的功夫,也不會遇到妖魔鬼怪,所以,如果安排他們單獨哪一個去西天取經,都算不得什麼成績,頂多賺個差旅費而已。而讓他們跟隨被封閉著的俗人三藏取經,就完全不一樣了,三藏的迷,往往也就成了他們三個迷,他們之前因為層次不同也常有摩擦,可是主要的魔障都來自於三藏,悟空等人的修行,常常就是通過受唐僧的氣。

這一路上,四個人磕磕碰碰、最終能夠互相理解、互相寬容,對於他們來講,單就這個互相寬容上來說,就足矣具備成為法王的資格了。在起步的階段,三藏有善心但是不會容人,悟空、八戒、沙僧根本就是純粹道家子弟,往往不看重看顧別人的。

而他們因為沒有常人的人體,其實是很難往上修行的,那麼通過三藏給他們帶來的迷障和魔障,其實等於是說,他們在藉助三藏的身體在修行!所以你就知道,為什麼是三藏做他們的師父,這是一個很大原因了,三藏有人身,是主體。再者三藏之前好歹也是佛門子弟,懂得不少經文,從形式上也是有資格做師父的,雖然從修煉上講,他們四個、包括白龍馬其實都是佛和菩薩的弟子。

所以你就知道,這三人一馬保護三藏,不但是保護取經人,也是保護自己修行所必需的人身。對於三藏來說,這三人一馬不但是徒弟,還是護法神呢。

而對於悟空第一次撂挑子這事,不但菩薩親自出面了,其實,連佛祖都空前的出面了……(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