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75)波瀾起伏的水陸大會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75)波瀾起伏的水陸大會

玄奘主持水陸大會,到了第七天,太宗他們去聽講去了。菩薩他們也去了。大家看玄奘講的天花亂墜、群眾也聽得喜上眉梢,氣氛相當好。正當此時,這變作癩和尚的菩薩又一次大大咧咧的跑到玄奘呆的台子上頭,眾目睽睽之下,拍著桌子毫不客氣的質問玄奘:「那和尚,你只會談『小乘教法』,可會談『大乘』麼?」

你看那玄奘聞言怎麼著?這大庭廣眾之下,受這等羞辱,他當即面紅耳赤、怒上心頭?沒有,他當即大喜!你說這玄奘是不是反應不正常呀?他這麼愛麵皮的人兒,怎麼能受得了這等羞辱?跟你說吧,這才是他真實的反應呢。

古代君子、有涵養的人,的確是聽到別人指出缺點、不足,會非常高興的。為什麼?因為他們認為,哎呀我這一直都看不到的缺點、一直都不知道的毛病,終於有人當面指出來,這終於有了改善自己的機會了。

這也正是前面菩薩所言之「見善隨喜」。你看那蕭丞相,你看那太宗皇帝,也都是看見好人、看見高人就高興的不得了。你可能不知道為啥他們高興,因為呀,他們的身心,是乾淨的、不淤滯的、是能直接跟善能量溝通的,這菩薩走到哪裡,她不言說之中,就把自己周圍的時空給淨化了。要不人家怎麼叫大慈大悲普渡慈航呢!但是呢,心智不開竅、身體污濁之人,這份純淨和能量他們感覺不到!而這三個人:蕭瑀、太宗、玄奘,全部都能感受的到,所以他們馬上就心情愉快的不得了。能否見善隨喜,真是判斷一個人根基好壞的簡便易行的好辦法,千百年來,百試不爽。

那我前面不是說玄奘愛面子?對呀,可是,可是,那是他作為一個修煉之人,作為一個已經開始定下取經志願之後,他馬上就遇到的關卡和考驗了。

玄奘聞言大喜,還跟菩薩喝問的話,有著莫大的關係。你看那菩薩所問之言:「那和尚,你只會談『小乘教法』,可會談『大乘』麼?」想都可以想的出來,這癩和尚拍著桌子咚咚響,然後臉皮幾乎就貼著玄奘的臉皮了,然後估計吐沫星子都濺到玄奘臉上去了。可是就這麼幾乎是零距離的斥問,那菩薩問的卻是「那和尚」,她應該問「這和尚」才對呀!「那和尚」,那和尚是哪一個?莫非,莫非,莫非是玄奘背後的一個看不見的和尚……

菩薩喝問那和尚的這個裡面的玄機,我就不敢多說了。就直接跳過,說後面的吧。菩薩說:你只會談『小乘教法』,可會談『大乘』麼?玄奘正是聽到這句話,才喜上眉梢的。為何他如此高興?因為他前面的濟孤榜文中開篇就已經點出「至德渺茫,禪宗寂滅。」禪宗即是小乘,然而玄奘所說這個禪宗,不只是禪宗這一法門的禪宗,乃是指的所有小乘佛法。玄奘到這個時候為止,他是清楚自己修的是小乘法門的,而且他也非常清楚的是小乘已經走到末路了。

像他這樣有真修之心的和尚,看到這種狀況,肯定是希望尋找到更高法門去深入修下去的。但是以他當時所處的環境和社會,應該是根本就遇不到更高的明師了。為何?因為要想繼續往上,那就必須得有大乘法門。但是東土,到這個時候,是從來沒有大乘佛法門傳入的。

但是這時候玄奘,心態還正是毛毛躁躁小伙子一個呢,聽聞人家說到大乘,知道終於遇到明白人、遇到天門開。他狂喜之下,不顧體面,居然一個飛身跳過桌子,拱手請教這邋遢和尚:「老師父,弟子失瞻,多罪。見前的蓋眾僧人,都講的是小乘教法,卻不知大乘教法如何?」

然後這癩和尚就說出一句驚駭俗僧的話來,菩薩道:「你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渾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難人脫苦,能修無量壽身,能作無來無去。

禪宗的法,連超度亡靈的能力都沒有,那些崇信禪宗的朋友,聽了是否慌張?禪宗之法,只可渾俗和光,換句話說也就是做個常人中的高尚一點有涵養一點平和一點的俗人,是否讓禪宗信眾聽了煩躁不安?前面玄奘甚至寫到「禪宗寂滅」,讓人火冒三丈不?

你先別惱火,應該惱火的是玄奘、太宗他們才對。為何?因為這和尚明言,你們這小乘信眾,不可能超度亡靈的。那這水陸大會不白做了嘛!那閻王們央求太宗舉辦水陸大會,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東土沒有和尚有這水平?

其實不用我說,您也知道,這法會已經成功達到目的了啦。不是小乘沒能力超度麼?當然沒有,那是菩薩、佛祖錦襴袈裟來到長安,並且很多佛都來了,甚至可能釋迦牟尼佛都來到現場了,是他們這些大神,這些真正有能力超度枉死者的神仙在真正的做超度。別說玄奘,就是大乘佛法的弟子們、也不會有一個人有超度能力的。他們能做的,就是誦經、發出虔誠的慈悲眾生的心念,也就這些了。但是需要他們的行動、需要他們的真念,因為他們這是在請求諸佛、眾菩薩來幫忙。

「法雲容曳舒群岳,教網張羅滿太空。」這句詩就是呈現的眾佛在長安大唐國的天上地下消除鬼魂的罪業、疏通天地的脈路,如果有真眼能看見,你就會看到,這是多麼壯觀、多麼神聖莊重的場面了。(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