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55)隱藏的背景讓人驚訝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55)隱藏的背景讓人驚訝

且說涇河邊上的漁樵問對,沒曾想河裡有一個巡水夜叉一直在狗仔隊一樣,躲在水裡跟聽呢。

就跟地上神按照不同的地氣版圖劃分分管區域一樣。卻原來這河水也是按照河道不同,跟人間一樣分省設府。中國過去每個朝代的官府設置,跟三界內其它時空層面的生靈、天人的官府設置是同步變化的,並非完全一樣,但結構大體一樣。天上的星象一變,三界內天地人的各個層面的運作機理就要調整變化了。新的規則運作之下,新的生命升降開始,人們思想中吃喝玩樂的想法都一起跟著調整。以前喜歡星象,「研究」每個朝代的天文志、天官書、禮樂律、藥方等等,就意外發現了這個規律。並且,每個朝代留下的文學作品,內在的氣息也都有獨特的各自朝代的味道。嗅覺靈敏的同學,我相信你仔細品品的話,一定能很容易的感觸到。

每個地方的地氣、山氣都有所不同,到得每一個地方,情緒也跟著會感觸到各種各樣的東西。這些地方人的腦袋中,想法觀念跟那地方的地氣、山氣、水氣有關聯。越是偏遠偏僻的地方如雲貴一些地方,這種感觸應該是更加明顯的。

這涇河之水不知怎麼的奇怪氣息,養育了一群腦袋發木的水族。這夜叉,估計是跟隨兩個沿著河邊離城回家的漁樵老長時間了。前面一大堆閒雲野鶴的話兒,他肯定都聽到耳朵裡了,說不定正是聽得津津有味兒,才一直粘乎乎的躲在河裡跟著人家屁股後頭。

但是您看到事情發展的突兀沒有。這老哥兒倆,剛剛抒發完淡泊寧靜知足長悠然的高尚情懷,突然就峰迴路轉的互相言語掐架起來了!他二人既各道詞章,又相聯詩句,行到那分路去處,躬身作別。張稍道:「李兄呵,途中保重!上山仔細看虎。假若有些凶險,正是『明日街頭少故人』!」李定聞言,大怒道:「你這廝憊懶!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麼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既然本回開章就點出此二人乃是不登科的賢人,名利之外的上士,怎麼這倆人忽然就開始用實際行動駁斥作者對他們的讚譽了?自謙也沒有這麼種方式來自謙的吧……

然後倆人急躁噪的話頭就引出了卜課賣卦的袁守誠,然後就嚇跑了夜叉,驚動了涇河的龍王,事情終於越鬧越大,結果導致這龍王送了小命。

當然我不認為這倆人是故意說給夜叉聽的,他倆還沒有這能力。如果有這能力,估計也不需要買卦捕魚了。我覺得他倆突然轉換話題爭執,一定是被上神操控的結果,天界上神已經意定要這涇河龍王伏法。你看那龍王前前後後的思想行徑,早已是一個性格乖張、喜歡打打殺殺的傢伙了。

一聽到有人卜課讓張稍捕魚百下百著,這夜叉就像被火燒了尾巴的貓一樣,喵的一聲就竄開了。膽顫心驚的夜叉跑回水晶宮找龍王匯報這天大的禍事,認為這老先生卜課教人打漁百下百著,依此下來,他們水族有亡國亡種的滅頂之災。這夜叉你報告你的就完了,末了他還進了一句讒言來明裡是訴說委屈、暗裡是激怒龍王,他說「若依此等算準,卻不將水族盡情打了?何以壯觀水府,何以躍浪翻波,輔助大王威力?」

龍王的乖張、跋扈、沒頭腦,看來是它水族上上下下都摸透的了,夜叉這一說他果然中招,立碼兒就盛怒之下拔劍就要去殺人。這不高興夜叉與這沒頭腦龍王,嚇慌了手下的群臣。他們知道,要是這龍王沒頭沒腦的怒沖沖而去,估計還沒到得長安城,就被天神就地誅殺了。但是這群傢伙誰也不敢直說大王您真是大木瓜一個。他們說話很婉轉,一邊削弱夜叉話兒的真實性,一邊用上天壓壓他的怒火,一邊稱讚他變化莫測的神通,要他先低調點,低調一些去核實核實再殺人不遲。

龍王聽了,估計想想是這個理兒,就小孩子賭氣一樣氣哼哼扔了寶劍,變了一個白衣秀士去長安了。你看這龍王,腦筋基本不是用來思考的,智商基本都在別人那裡。別人一句話,能讓他生氣,別人一句話,能讓他不生氣。這哪是什麼王的水平,簡直是傀儡一個。並且,從夜叉的攛掇中、群臣的勸說中,不難覺察到,這龍王經常被下屬利用來砍砍殺殺,應該喪命在他手中的生命不在少數了。從這一番情節中,足以感覺到這涇河龍王不是個善類。

這龍王明明是粗人一個,眾臣卻要他變作一副文人的模樣,估計是他們不敢明諫此君,只好希望他自己能變一個讀書人模樣,體會體會斯文和禮貌,最好能醒悟過來。那是呀,你變作儒生文人,就得有文人的儀態舉止,以及那種心境。

小說中還為他這副變化特意賦詩一首:丰姿英偉,聳壑昂霄。步履端祥,循規蹈矩。語言遵孔孟,禮貌體周文。身穿玉色羅襴服,頭戴逍遙一字巾。如果龍王真的是一個合格的神,應該走著走著,就能醒悟過來。一個神麼,就是應該有這樣的智慧、有這樣的自省能力。

這涇河龍王要送命,是名至實歸的該死,你就從他將來死後不去天堂不投胎,卻是下了地獄見閻王,你就知道,他的確作惡多端。只是他死就死吧,卻用了他的心胸狹隘愛計較的特點,死之後還讓他立了一功,借他的騷擾引出了太宗的地府之游,引出了太宗超度天下孤魂野鬼惡道亡靈的慈悲心懷,引出了玄奘的京師相會。(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