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50)惡氣外露的豬頭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50)惡氣外露的豬頭

菩薩與他別了,同木咤徑奔東土。行了多時,來到天蓬元帥的地盤。小說上說「行了多時」,就從沙悟淨的地盤跑到這兒,那就是頂多三四個時辰的樣子吧。菩薩看起來秀美溫柔,腳力實在是驚人。但是他們這速度,按照一般的道理來講,那用飛奔都比不上啊。

況且,再說了,菩薩是何等的端莊,哪會像我們一樣的著急忙慌的跑路?那您猜猜,菩薩這是如何行路的。哎呀,研究西遊記,真的是需要挺多的背景知識。如果您還記得,我創造的「孤態時空泡」的名詞,估計會想出來,我會怎麼看菩薩走路的問題。

他們這些神仙哪,的確能隨意的在其境界以下的任何一個層面穿梭,可以讓我們一般人看見,也可以不讓我們看見。古代就有故事,說一個年輕小伙子,騎馬追趕著一個走路的老先生,明明一直看著那老先生就是拄著拐杖慢悠悠的就在前面不遠,可是飛奔的馬兒就是追不上人家。

且說菩薩師徒來到一座高山腳下,看見「山上有惡氣遮漫,不能步上。」哎,不是正說著菩薩如何如何的神呢嗎?怎麼就說菩薩不能步上呢,那不是菩薩根本就沒那麼神嘛?哎呀,說他們不能步上,其實是人家討厭那種惡氣嘛,並且如果菩薩真的想要上山,她肯定你看不見她連揮揮手都不用,就把全部的惡氣給銷毀得煙消雲散,保證你九幽之外都看不到蹤影。但是菩薩為什麼就寧願駕雲飛過,也不做這麼簡單的事情呢。那是人家菩薩慈悲,憐憫山上散發惡氣的妖魔鬼怪而已。

不過您想起來一個事情沒有,為什麼小說一提到妖魔鬼怪的藏身之處,不是惡氣瀰漫,瘴氣毒氣,就是險山怪樹的。這個莫非是自打詩經就流傳下來的比擬、比興的文學手法?其實根本就不是文學手法。並且,詩經中的比擬、比興,跟現在文學的比擬、比興,也百分之百不是一回事兒。只不過是現代的文人以為是跟古代的一樣。其實只有名詞是一樣的。古代的比擬、比興,是以易經之卦象為基礎的。怎麼說呢?就如「關關雎鳩」,其卦象就是少男慕少女,少男少女之感卦。可能很少人追究一下,為什麼詩經要以關雎一詩做開頭的啟篇。我說了這是「感」卦,但是為什麼是用「感」卦做第一個卦象呢?這個有點離題,打住。

就是說,怪惡之物,必生怪惡之氣。這怪惡之氣,凡胎肉眼難見,但是對於這些神仙們來說,一望就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別說這些神仙了,古代就一個普通的人,在古代稍微高尚點的人,都能看見,就算看不見,一到那種環境內,也能馬上感覺得到。就是到現在這個麻木遲鈍的末法之世,還不是有數不清的動物、昆蟲都能感應的到?

也就是說,這種怪惡之氣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虛構或想像出來的。那麼話說回來,易經的卦象上說,異常的生物和環境、怪氣、怪物,這一層一層不同的東西,對應著同一個卦象。會觀象的人,就算看不到怪物、感覺不到怪氣,也能從環境上看出來不正常。

所以說,詩經中的每一篇,都看似淺顯,其實能一層一層的,對應到很深的層面上去,並且保證是每一次都是同一個卦象。孔老夫子對古代詩歌挑啊、選啊,排列順序啊,絕對是聖人的水平。然後如果再往深裡去,就是惠岸行者、觀音菩薩的水平了。

咱這冗長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聽見呼呼的狂風吹來,長嘴獠牙的豬豬俠就竄上來了。這傢伙照例是不看人、不分青紅皂白、夢遊上戰場一樣上來就砍人!然後照例是被木咤擋住好一頓呯呯嗙嗙……直到觀音菩薩的蓮花從半空中飄下,隔開了豬豬俠的釘耙。看到漂亮的蓮花輕盈的落下,豬哥心裡沒有一絲絲的美感、半點審美情緒都沒有產生。這麼漂亮的東西在眼前飄呀飄的,他反而覺得心裡發怵、四肢發麻、腦袋發懵了。嘖嘖,這情緒不正常呀。

然後豬哥一開口,就說了小說中第一句話,而且是非常有豬哥特色的渾話:「你是哪裡和尚,敢弄什麼『眼前花』哄我?」關於打架,豬豬俠的反應速度一流,關於邏輯問題,荒謬式的淳樸,也是豔壓群芳。

豬豬俠對菩薩的尊敬,倒是毫不含糊,看見菩薩,倒頭便拜不說,還扯著豬嗓子大聲的叫道:「菩薩,恕罪!恕罪!」估計您沒想一下小說中為啥特別的指出,他喊這句話的時候是「厲聲高叫」。哎呀,豬哥的心思,您應該懂的啦,他是看菩薩在天上飄,離他那麼遠,怕說話的聲音小了,菩薩聽不見哩!誠意可嘉,心眼兒也夠,但是怎麼就給人的感覺是缺了根筋呢你說……

菩薩肯定知道他心裡的小算盤的啦,於是就按下雲頭飄下來詢問他。然後他就說出了自己的來歷。他口口聲聲喊著「菩薩救我」,可是菩薩剛剛想要對他勸善,這豬頭的小心眼馬上就異常靈活的轉動了起來,立馬想到了菩薩可能要他皈依佛門,然後就在菩薩還沒有說出口之前,就一口回絕了進入佛門的可能。

但是菩薩說了三句話,句句如利刃,一下子就戳開了這豬頭的迷障。(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