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3 日

【西遊漫注】(331) 吹牛也要有品

作者:挪威龍王

(331) 吹牛也要有品

三藏眼見這四位老漢,骨骼清奇,樣貌另類,不自覺的內心就斷定了,這四位乃是絕世的高手、離世的仙翁、理想中的師父。於是乎馬上以弟子自謙,以仙翁供奉這四位:「弟子有何德行,敢勞列位仙翁下愛?」啊,我想知道,四位仙翁搶我來,是看上了我哪個優點哩?知道了,我好自己鼓勵鼓勵自己。

一聽三藏說話這麼入耳貼心、給台階上,松樹那木頭就立碼兒眉花眼笑,很是滿足,同樣的恭維就即刻回奉了:「一向聞知聖僧有道,等待多時,今幸一遇。如果不吝珠玉,寬坐敘懷,足見禪機真派。」啊喲,總是聽別人說你是多麼多麼的有道的聖僧,老早老早就想跟你鬥鬥法了。今天真是老天開眼,讓你撞上門來。來來來,坐坐坐,好好的聊聊禪機吧,讓我們也見識見識真本事。

既然要鬥法,那就一一報上名來,三藏躬身道:「敢問仙翁尊號?」 十八公道:「霜姿者號孤直公,綠鬢者號凌空子,虛心者號拂雲叟;老拙號曰勁節。」報過名號之後,三藏問起了它們的年齡,尊壽幾何。一聽問年齡,撓到得意處,四個傢伙馬上就有精神了,然後就輪番開吹。

柏樹說:「我歲今經千歲古,撐天葉茂四時春。香枝鬱郁龍蛇狀,碎影重重霜雪身。自幼堅剛能耐老,從今正直喜修真。烏棲鳳宿非凡輩,落落森森遠俗塵。」 長了千年,嗯,厲害。嗯,說了一大堆,實際上才剛剛入門。

有柏樹墊底的話,那凌空子檜樹,就輕鬆的笑了。手捻綠髯,口吐香言:「吾年千載做風霜,高幹靈枝力自剛。夜靜有聲如雨滴,秋晴蔭影似雲張。盤根已得長生訣,受命尤宜不老方。留鶴化龍非俗輩,蒼蒼爽爽近仙鄉。」檜樹一樣是千年老枝了,可是也就是能讓鶴在他這兒呆上一呆,它對自己的期待是有朝一日能「化龍」,化龍之後,可以接近仙鄉,也就是仙人們待的地方。

眼見得眼前這兩位如此不成氣候,竹竿兒踏踏實實的微笑起來,表示:「歲寒虛度有千秋,老景瀟然清更幽。不雜囂塵終冷淡,飽經霜雪自風流。七賢作侶同談道,六逸為朋共唱酬。戛玉敲金非瑣瑣,天然情性與仙遊。」竹竿兒這麼神氣的說的跟仙人一起遊玩,實際上,只是「竹林七賢」、「竹溪六逸」,這個七賢和六逸,六個凡人而已,即使在凡人之中,也算不上極品人才。 並且,竹林七賢、三對半二愣子,不能算先賢。

既然竹竿兒跟前面兩位一樣的,淪陷了。剩下最後的老松,豪邁的、毫無壓力的站了出來,壓軸登場:「我亦千年約有餘,蒼然貞秀自如如。堪憐雨露生成力,借得乾坤造化機。萬壑風煙惟我盛,四時灑落讓吾疏。蓋張翠影留仙客,博弈調琴講道書。」不過,不過,說到最後了,老松的至高境界卻是:整天圍觀仙客們的聚會聊天兒!

吹牛的感覺雖然美好,可是沒品的人怎麼吹,也不會吹出有品的泡泡來。不過呢,這時候,這四位這麼明顯的瑕疵,三藏沒聽出來呢,依然渾渾噩噩的稱呼它們「四位仙翁」。由於這四位,採用的是芝麻開花步步高的吹牛手法,一個比一個勁爆,激動人心,三藏滿耳朵聽到的是「堅剛、正直、遠俗、長生、不老、化龍、風流、賢逸、天然、真秀、自如、博弈調琴」等等美好高雅詞藻的堆砌。

然後三藏後面一句無意識的話,戳破了它們的肥皂泡,三藏說,你們都上千歲了,高年得道,丰采不凡,兄弟我掐指一算,你們應該是漢初的名士「四皓」吧?!四皓,當然是四個凡人中的高人。可是高人畢竟也是凡人。三藏的下意識,把這四位「仙翁」給降格成了凡人。不過,這時候的四木頭,也沒大反應過來,滿足地謙虛道,過獎過獎,我們不是四皓,我們是四操。

然後,四個傢伙垂憐的摸摸三藏的頭,小傢伙,你妙齡幾何?於是,真鬥法開始了。不過,前面它們四個的詩詞裡面,還潛藏著其他方面的意味。(待續)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