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73)勤謹不懈是必須的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273)勤謹不懈是必須的

第五十回  情亂性從因愛欲 神昏心動遇魔頭

怎能說白黿成了選擇最後的一層殼呢?我們且看原委。那白黿為什麼主動出現、要求背負取經人隊伍過河?乃是因為他感激孫大聖。他感激孫大聖,一方面是出於自己被救贖的報恩,一方面是出於眼見孫大聖請來觀音菩薩降妖、救下滿村多少家兒女的義舉。白黿認為,於公於私,自己都有協助人家過河的必要。白黿出於自己報恩,這種知恩圖報的正常行為,在當代中國已經成為稀罕的高德之舉。這邊廂,多少人非但不肯報恩,還要反咬一口、把恩人當作送上門提款機,或者把恩人當作罪犯舉報給惡棍。看到有人行善,如果受惠者不是自己,在當下中國,會站在受惠者的角度去感念善人善行的,您身邊還能看到嗎?估計您認為不是絕跡了、就是從來沒有過。中國人善妒、感覺自己受惠少了,都會心裡不平衡,看到受惠者根本不是自己,恐怕早就怒火中燒、渾身難受了。

白黿出於感謝報答,馱他們過了通天河。一恩一報,天經地義,本來這時候就是該揮手告別,偏那玄奘心裡不平衡,節外生枝、還要多事。三藏上崖,合手稱謝道:「老黿累你,無物可贈,待我取經回謝你罷。」這樣一來,原來已經了結的恩怨,又被人為的延續,並且選擇 「取經回謝你」這種超過他人生範圍的許諾。修行本是為了償還、了結,他可好,還牽牽扯扯、藕斷絲連,親手給自己埋下最後一顆炸彈。

玄奘表達感謝,從情理上也不算過分,過分的是他情理背後的原因,乃是感覺受人恩惠之後的歉意和不平衡,可是這種歉意和不平衡,背後還有東西,因為人家是回報的舉動,他不需要再畫蛇添足、狗尾續貂,但是他,其實是由於長期自然養成的不受人恩惠的傲氣和麵皮上過不去,就不假思索的感謝和承諾了。傲氣也是麵皮,仍然是面子問題。面子是什麼?不就是一個虛名麼。求名之心,實難斷根。三藏起了這妄念,那白黿自然而然的就跟著起了妄念,想要問詢佛祖它「啥時候能得一個人身」……

一個動物,想要做人,多麼崇高的理想啊,怎麼說它這妄念?因為,因為在那時節,所有能通靈的、不能通靈的生物都知道,要想得人身,只有投胎做人一條路呀。可是這老黿的話是什麼?它的意思是說,修行到啥時候我有資格占有一個人身上去,它想的是占有別人的身體。

三藏的自我,隨著各種低級的想法走了。這第五十回的回目,就順流而下的稱作「情亂性從因愛欲 神昏心動遇魔頭」。性、心這裡是指真自我,情、神這裡指的是觀念和識別能力,真正的自我、半推半就的跟著後天的私慾觀念、糊裡糊塗的去了,卻不知這背後慫恿自己的喜好和渴求,是其背後有魔頭攪動。魔頭攪動最低級的私慾、私慾被觀念和情感包裝上一層世俗面子和傲氣習性的外衣、本我真我被這華麗麗的外衣牽動,於是就順理成章的成了魔頭的掌中獵物。由於是一層一層的自我包裝、掩蓋,這裡面的欺騙性還真的是外人看不出來。當然騙誰都是假的,騙自己才是真的。

解決方案是什麼?乃是本回開篇的一首詩:

    心地頻頻掃,塵情細細除,莫教坑塹陷毗盧。本體常清淨,方可論元初。

    性燭須挑剔,曹溪任吸呼,勿令猿馬氣聲粗。晝夜綿綿息,方顯是功夫。

小說寫道:這一首詞,牌名《南柯子》,單道著唐僧脫卻通天河寒冰之災,踏白黿負登彼岸。可是從小說中前後故事的情節,可以發現,玄奘正是因為沒有做到這個要求,並未把持住自己的心念和塵情,才出現的自找麻煩,通天河是主動上門、這金顖洞依然是自投羅網。可是仔細想一想,把我們自己替換成玄奘、八戒、和沙僧,我們不每天跟他們一樣的,喜歡面子,喜歡妒忌,喜歡眼見為實,喜歡小便宜,喜歡每天對著鏡子裡的那個人兒、仰慕不已……

雪飄飄、風凜凜,海市蜃樓是個甚?孫悟空說龍生九種,蜃氣幻化蒙人。孫悟空說的這個九種龍,就在每個人身體中,人人日日漂浮腦海而過的各種幻念、幻景,如不加以分辨,你知道是假的、是外來的嗎?人人日日的沉浸在自己設計的美好願景中、喜怒哀樂由之、拼搏奮鬥由之。只有孫大聖能清楚的感應到,這幻景裡面凶氣紛紛。可是,諸位,誰會認為自己腦海里,每日的凶雲隱隱、惡氣紛紛?(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