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71) 應難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271) 應難

第四十九回  三藏有災沉水宅 觀音救難現魚籃

還沒看到西天的影子,三藏先把自己送進了棺材。雖然老豬不知道他進棺材裡面去了,可是老豬很清楚,這老師父、實在是太沉了,凡心沉重得,比自己身上的幾百斤肉還沉,於是就很有深度的給玄奘師父領身定做取了一個新名字:陳到底。由於這個名字太量體裁衣,沙僧和悟空都深以為然,表示同意。就連那陳氏二老漢,都覺得的確如此,二老垂淚道:「可憐!可憐!我說等雪融備船相送,堅執不從,致令喪了性命!」

小說說他「誤踏層冰傷本性,大丹脫漏怎周全?」下面在沙和尚與豬木母一起鬥戰這金魚水怪,又解釋到「有分有緣成大道,相生相剋秉恆沙。土克水,水干見底;水生木,木旺開花。禪法參修歸一體,還丹炮煉伏三家。土是母,發金芽,金生神水產嬰娃;水為本,潤木華,木有輝煌烈火霞。攢簇五行皆別異,故然變臉各爭差。」可是後面這水怪被菩薩用竹籃子給撈走了,怎麼算是五行還丹呢?

本來,這正常的五行還丹,乃是因為五行均衡,現在這狀況是,三藏的心根本沉不下來,三藏代表火,滿肚子虛妄邪火,這火雖旺卻是虛的、乃是妄盛,按照這五行生剋,他的虛弱的真火,導致水盛招邪、引來邪水,於是五行失衡。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都無法直接幫他修復平衡。三兄弟激鬥水怪,發奮圖強,等於是通過間接的手段,來抑制水邪。可是都不能得手,真火真水均虛弱。你看那水怪,跟當初小白龍一樣,往水底一藏,你奈我何。

其實等那三藏被擒,這一段隔離九年的孤立區域,馬上就被菩薩感應到了。好傢夥,居然能讓洞徹一切過去現在未來的菩薩都看不到的屏障,想一想都知道,是誰安排的了。那個金魚怪,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著自己就稀裡糊塗的來到了通天河,而且還滿懷希望的在這裡幹了九年壞事。

這一層,是玄奘他自己的界限,本來就是他未曾跨越的生命上限。到得這一關之前,也難怪他疲累不堪,我說的是他的內心、思想的疲累,走到這一步,的確就是他的上限了。菩薩原以為他可以比較容易的跨越,想不到修行之路坎坷,人心難料,每每的不如意,拖沓冗長。是佛祖他們,在長安城看到玄奘確定真的要取經之後,忽然後悔,就知道,他內心還隱藏著強撐之意,這個支撐他的,不是堅定的信念,是面子,面子不就是圖名麼。玄奘在被大雪圍堵之後,不由自主的就說出來了。他說:「世間事惟名利最重。似他為利的,捨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為名,與他能差幾何!」聽到他這麼說,三個徒弟都知道:壞了。

只是三個徒弟不知道,他這番話,與他出發之前的話,驚人相似。前回書第十二回,玄奘亦回洪福寺裡。那本寺多僧與幾個徒弟,早聞取經之事,都來相見。因問:「發誓願上西天,實否?」玄奘道:「是實。」他徒弟道:「師父呵,嘗聞人言,西天路遠,更多虎豹妖魔;只怕有去無回,難保身命。」玄奘道:「我已發了弘誓大願,不取真經,永墮沉淪地獄。大抵是受王恩寵,不得不盡忠以報國耳。我此去真是渺渺茫茫,吉凶難定。」

出發前他說:「大抵是受王恩寵,不得不盡忠以報國耳。」這當兒他說:「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為名,與他能差幾何!」您能意識到,他這是多麼的搞笑、多麼的可怕嗎?所以我想,出發之前,就在佛祖聽到他這麼自我推脫的話,就決定重新定下了這通天河之難。好在他,還記得,在絕境中還能想到徒弟、還能想到繼續取經、取真經,雖然他認為取到真經之後還是要返還他留戀的大唐長安國。

咱們先不要嘲笑這玄奘的狼狽了。要知道他是人身,人身就這麼麻煩,三界內眾生都這般虛弱。就連神仙們、包括孫悟空,在變化成三界內生靈之後,都一概的沒有法力、施展不出來任何法力神通的。且看他們三兄弟決定下水撈人之前,孫悟空如何論說。卻說孫大聖與八戒、沙僧辭陳老來至河邊,道:「兄弟,你兩個議定,那一個先下水。」八戒道:「哥啊,我兩個手段不見怎的,還得你先下水。」行者道:「不瞞賢弟說,若是山裡妖精,全不用你們費力;水中之事,我去不得。就是下海行江,我須要捻著避水訣,或者變化什麼魚蟹之形,才去得;若是那般捻訣,卻輪不得鐵棒,使不得神通,打不得妖怪。……」並且,在靈感大王廟,孫悟空豬八戒一概是現了原形之後,才能施展武功、投入戰鬥。「呆子撲的跳下來,現了本相,掣釘鈀,劈手一築」。「行者也現本相看處,……」可是,當孫悟空、豬八戒變作其他神靈形像之後,卻依然可以施展法力、甚至是更大的法力神通。神通變化,變作什麼,就進入那種生靈的物性中去了,必須遵守那一道的規律和限制。這可是鐵律。妖怪們雖然貪戀人身,只是因為人身可以修行。它們一般日常情況下,寧可保持猙獰的妖魔外形,也不願意進入人身,乃是妖魔道沒有人類這一道的限制多。它們看重的是人身的功用大能,不是人身的美麗好看。(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