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70)欲速不達

西游記

作者:挪威龍王

(270)欲速不達

那隻整天貓在河裡面的老鱖魚,居然很清楚的知道剛剛來到通天河的唐三藏「取經之心甚急」。唐僧來不來這裡,要是孫悟空不親口告訴了那金魚精,靈感大王都不知道。更何況唐僧的心境怎麼樣,看樣子靈感大王實在是完全無感、一片糊塗。

這隻鱖魚,怎麼就這般本事鬼機靈,一聽到唐僧的名號,就能脫口而出唐僧的心事?而且,它不但知道唐僧心裡面的小九九,甚至對唐僧肚子裡的腸子彎彎,都好像他肚子裡的蛔蟲一樣熟悉、掐得死死的「看見如此人行,斷然踏冰而渡。」看見沒,人家說得板上釘釘的「斷然」。

整個一路上來,能對唐僧做出來如此精準判斷的,除了佛和菩薩,幾乎就沒有人了。但是這裡你不要說是菩薩在擺布,這事兒菩薩到現在都不知道呢。也別想佛會過來插一手,人家託付給菩薩,從來不干涉具體事宜的。大家再想想,這鱖魚婆到底怎麼來歷背景呢?

卻說唐長老師徒四人,歇在陳家。眼看著五更天快亮了的時候,八戒和三藏被凍醒了,醒來才發現,氣溫驟降二十度。八戒牙齒咯咯咯響個不停,噴嚏一個接一個,讓孫悟空感到奇怪得很:「你這呆子,忒不長俊!出家人寒暑不侵,怎麼怕冷?」唐僧也說,的確冷的確冷。沒聽到沙僧有話說。看來是猴哥和老沙,都對寒冷沒感覺。

睡覺不成,推門一看,外面早已是大雪紛飛。雪景如此美麗,詩情怎能放棄?小說馬上應景推出一首二百多字的長詩。但是顯然,這詩情應該是玄奘師父專屬的。但是顯然,這打入他腦海的詩情畫意,典故都是他熟悉的。可是顯然,他完全沒有領略這浮現在腦海的漫長漫長的詩意,是讓他琢磨修行故事的。

既然他老人家不願意琢磨,要不您先琢磨琢磨?迷人的雪景,讓人忘記了寒冷,唐僧師徒在那裡嘆玩不已,直到人家陳家把熱水端上、滾茶奉上、炭爐抬上,興奮的唐三藏才想起來問人家,咦,現在這季節,下雪似乎不對呀?然後人家就表示,我們這裡跟你們那裡,氣候是有點不大一樣的啦。陳老道:「此時雖是七月,昨日已交白露,就是八月節了。我這裡常年八月間就有霜雪。」既然人家給出了解釋,唐僧的疑慮就頓然消失,不再多想。

昨夜是月圓之夜應該是十五,白露是八月初,這裡西牛賀州的季候,似乎跟南澹部洲有十一二天的差距。這種事情,對於熟悉天文地理知識的三藏,應該不拍腦袋就能想明白。可是他現在哪有心思想這些嘛,剛吃完人家的早餐粥,他就開始焦慮得熱淚橫流了,雪這麼大,這幾點能出發快去西天呀。看見沒,鱖魚婆說的話,簡直成了預言。

可是一方面這雪這麼大,他真箇想走也走不了。並且同時,那老陳就專門針對他說,我家有的是糧草,別說你們師徒吃這幾天,供奉你們一輩子吃喝玩樂都小意思的啦。然後這一天到晚,這陳家就提供豐富的飲食、供他們痛快的吃喝。你瞧,昨天晚上不是玄奘跟八戒嚷嚷著要吃吃吃,這從昨天晚上開始,就真的老天顯靈了,讓他們撞上一家只知道提供吃吃喝喝的、並且慷慨異常的陳氏兄弟。

這陳氏兄弟,是世俗財主,除了心裡知道向善之外,只知道給人錢財吃喝、幫大傢伙鋪路搭橋這種具體事務就是行善了。俗世間、真的也不過如此。他們對一般僧人尚且如此,對玄奘一夥救命恩人,那自然是加倍的供應吃喝、玩樂了。吃飽了喝足了,就領著玄奘在他們家花園遊蕩、賞玩。一個土財主,還能設立這麼文雅的場所,應該說,是富人們中的佼佼者哩。可是玄奘的偉大使命是取經,並不是吃喝享受。要是你,面對這種情形,會怎麼對待?

其實,這個時候,他倒是真的應該放空心思焦慮,無憂無慮的吃喝、休閒幾天,才是正經事!

固然,他們都對即將來臨的災難渾然不覺。可是,他們不是修行人嘛,甚至退一步說,他們應該比起一般百姓來說,更加有涵養一點,對不對?救了人家小孩,對他們來說自然不算什麼大事,人家現在想要儘自己感激報答之情,為何不欣然受領一下,給人家平和心態的時間呢?

他不給人家時間,其實成了不給自己冷靜下來的機會。妖怪很自信的降下大雪、冰封了河面,嘿嘿,假如那些神仙們不允許的話,你以為這一隻小小的金魚怪,真的就能降雪凍冰吼北風呀?妖怪的想法、只不過是被利用一下罷了。而那玄奘、心頭的浮躁之火,理應見此驟寒、也來一個速凍,見大雪封路、寒冰封河,他理應來一個「順勢而為」、順其自然、靜觀局變。

人家領他到花園玩賞,詩中盡數雪景之美之堪玩,那不是暗示他應該就地欣賞嘛。他早上醒來開門輯雪,東郭履,袁安臥,孫康映讀;子猷舟,王恭裘,蘇武餐氈,腦袋中一幅幅歷史畫面的映像,包含故事與哲理,他就是不明白到底啥意思。現在這到了人家花園雪洞,赫然就放置著意境更加明顯的幾幅畫:七賢過關,寒江獨釣,蘇武餐氈,折梅逢使。「真箇可堪容膝處,算來何用訪蓬壺?」修行心到自然到,這仙道意味濃厚的雪洞,把這種需要向心中索取的意境烘托得非常明顯了。

第二天,心焦難耐的三藏聞說河面冰凍很厚,加上冰面上有人在走動,就執意要過河,並且說得很直白,人家商旅買賣圖錢,咱家取經就圖一個名!沙僧擔心忙中有錯,勸不住他還挨罵。八戒細心指導大家如何冰上行走。勸也好、預防措施也好、各種直接的間接的點化也好,都擋不住要撞牆的人去找牆撞的。於是他就很合乎情理的墮入妖怪手中了。

而那幾尺厚的冰雪,就在三藏被捉後,忽然就消失了。你看那「八戒、沙僧,在水裡撈著行囊,放在白馬身上馱了,分開水路,涌浪翻波,負水而出。」波浪洶湧,沒有冰層了。「迴轉東崖,晒刷了馬匹,紾掠了衣裳」,氣溫回升、沒有天寒地凍了。這不是靈感大王收了神通,是那些背後搗鼓的神仙,眼看達到教訓三藏的目的,不屑於繼續做戲了。

哎呀,對呀,是一群神仙,在背後運作。你看那鱖魚婆,對三藏了拿捏得如此之深刻之精準,除了他身邊的六丁六甲護法珈藍,還有誰呀!

東郭履,袁安臥,孫康映讀;子猷舟,王恭裘,蘇武餐氈;七賢過關,寒江獨釣,折梅逢使;王祥臥,光武渡。詩中涉及的這些歷史典故,怎能白白錯過?不妨諸位好好賞鑒一番。尤其是,這些典故跟這一關難的關係,更加是不可錯過。(第四十八回 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