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64)和尚懼丑僧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64)和尚懼丑僧

三藏在通天河前,內心那往日輕微不顯著的念想,通通的洶湧而出了。這個怪不得的,因為,因為在車遲國的關難考驗,對他來講非常重要。通過了車遲國的考驗,就證悟回到了他當初的境界。他當初的境界,也就是金身羅漢的境界,大羅漢。對他來說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重大成果了,原來菩薩認為,走到這一步對他來說可能不是什麼大難題,但是莫名其妙的是在號山關難中,他們四個集體掉鏈子了,低於菩薩的期待。因此等到了車遲國這裡,考驗就有點驚心動魄。

等幾個人在漫長的夏季悶熱的深山老林裡鑽了幾個月,痛苦中的煎熬,對於三藏來講有點吃不消。所以等到鑽出險峻深山之後,三藏疲憊懈怠浮躁激進了。反而是八戒和沙僧,在長長的跋涉吃苦中,消去了不少迷障執念,腦袋清晰明了起來,境界獲得了攀升。要不然你看整個這一次通天河遭遇戰中,比起以往來,豬八戒遇事腦筋反應快、心態沉穩、並顯得經驗十足,差點讓人忘記了他是一頭豬。

然後正是被咱誇讚的這是兄弟幾個,到了陳家莊之後,粗魯莽撞,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個高太公家裡給折騰個雞飛狗跳。

之前他們聽到的鼓鈸聲,正是這陳太公家裡正在誦經做齋事的和尚們搗鼓出來的。過去僧道做法事,往往是有音樂伴奏的,用來奏樂的樂器,還往往都是本土化的,入鄉隨俗、就地取材。傳統佛教音樂不是現在流行歌曲風格的小調,現在有些流行歌曲的歌星唱了一些佛教流行歌曲,還是流行歌曲。傳統佛教音樂道教音樂,跟傳統音樂一樣,跟現在流行音樂目的功用不一樣,流行音樂不是傳統音樂,也不是古典音樂,風格差別蠻大。

中國傳統音樂以調節心靈、目的是做精神推拿接骨治療,中國傳統音樂離不開傳統樂器,傳統樂器的發聲、樂譜以五行陰陽為基本理論基礎,採用五行生剋的手段,做精神的針灸治療,三兩個音色,就如細細的銀針透入了你心靈的淤滯通道。不知不覺中,給你做精神療傷,恢復你的精神肢體。因為是從深層次上著手,中國傳統音樂聽起來感覺就清心寡慾、清湯寡水的感覺,就跟針灸扎在穴位上一樣,感觸輕微,可是解決的確是大問題。

宗教音樂當然是提萃了的傳統音樂了,往更深層面研究去也,一般人聽起來,並不會覺得怎麼好聽,只是會感覺平緩、乾巴巴的沒味道。當然了人家修行人聽本來就不是為了追求感官刺激、也不是為了情感滿足的。對於這種音樂,如果有一般人也認為美妙悅耳,十有八九並非聽懂了。可是對很多修行人來說,也不一定聽的明白,如果他說聽明白了,頂多是口頭認可讚許,以示自己有水平。各種法事場合下,這種音樂往往不是給人類聽的,奏樂是法事儀式中不可缺少的一項內容。並且藉助這種樂器的聲音和曲調,神仙有神仙要使用的目的。

那麼這裡一群奏樂誦經的和尚,是不是真的明白了?顯然沒有明白,甚至還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不愧是車遲國的和尚,他們不僅不明白自己在幹什麼,甚至是為什麼要出家做和尚,都糊裡糊塗的了。正因為如此不堪,正在他們吃飽喝好興致勃勃的念經的當兒,忽然間看見進來了三個奇形怪狀妖魔樣的和尚,尤其是首當其衝的和尚竟然是一頭豬,他們被嚇得魂不附體、腿腳不聽話、驚慌失措的醜態,哪裡像出家人,還不如這陳老漢和他們家人鎮定。

和尚們正在念經作甚?正在做不倫不類的「預修亡齋」。這齋事名稱的荒謬,讓肚子裡沒幾滴墨水的老豬都覺得不可思議,按照老豬的分析,搞這種破齋事的和尚,十有八九是扯慌架橋、哄人的大王。

通過這幫和尚的反應和老豬的評論,你就知道,這群人簡直就是現在大陸寺廟中上班混飯掙錢的「和尚工作者」。他們在念偉大的佛經、他們在做偉大的超度事業、他們在演奏著跟神靈對話的音樂、他們是偉大的修行人,可是這些光環和光芒,絲毫不能掩蓋他們渾身上下那洋溢四射的土鱉流氓氣息。掩蓋不住也就算了,你們畢竟也算是出家入了佛門的人,就算是在佛門裡圖個謀生的差事,也要有點起碼的敬業心態吧?你看他們「難顧磬和鈴,佛像且丟下。」

這群鳥和尚著實可笑,然而三藏卻沒過腦分析一下,這群和尚驚懼跌爬的醜態,並不是被三個醜陋徒弟給嚇的,實在是他們裝腔作勢在這裡騙吃騙喝、白吃白喝的愚弄人家,全然不顧人家要死人、依然端著和尚扮相去伸手吃喝拿要,豈止是騙子、簡直是殘忍冷血。

三藏沒有去觀察詢問分析,照例是看到了是同行和尚就有了強烈的親和心理傾向,對三個徒弟教訓了起來。並且教訓中,三藏還引用了明代高人王陽明的話來給自己撐腰。對比王陽明的話,衡量出來這仨徒弟「誠為至下至愚之類」來。別的不說,這見到怪物就落花流水的慘樣兒、是真和尚嗎?這因為災難恐慌就把佛像磬鈴亂丟的和尚、配修行嗎?

三藏不知道,性情急快的陳老漢嘴裡描述的妖怪,正是他本人的另一面。(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