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62)通天河不通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62)通天河不通

當他們到達陳家莊的時候,正是「半空皎月如懸鏡」。明亮的圓月掛在半天空中位置、也就是「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位置,日期上也就是十五到十六之間,時間上則差不多也就是夜晚10點到12點之間了。假設是十六的晚上十點鐘,那麼,他們在通天河石碑邊上就聽到了這村子裡發出的鼓鈸之聲,這聲音應該不會太遠。當然古代夜裡十分安靜,響亮的金屬樂器聲音傳播個十幾二十來裡路是不成問題。可是,你要知道他們當時聽到鼓鈸聲音的時候,就在通天河河邊呢,「千層洶浪滾,萬迭峻波顛。」這河水,正發出來轟隆轟隆的水聲。所以我判斷,這個陳家莊,距離通天河石碑應該至多至多四五里路,「那裡有甚正路,沒高沒低,漫過沙灘,」路不好走,算他們從石碑走到陳家莊這十里路花費一小時,那就是大概九點從石碑出發。可是這種季節光景,當時天應該晚六點半左右就太陽落下地平線天黑了。三藏師父和八戒嚷嚷著要休息的時候,估計大概是晚八點左右。天黑都這麼長時間了,也難怪他倆嚷嚷著要休息。

這時候的三藏,從修行的履歷表上來看,他已經筋脈相當通暢了,正所謂河車運轉、浩浩湯湯,「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靈派吞華岳,長流貫百川。千層洶浪滾,萬迭峻波顛。」可是由於水流之湍急,漁人們晚上都不敢讓漁舟在河邊上棲息,「岸口無漁火」。可是這洶湧的奇寬無比的河流,它是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呢?對現在階段的三藏來說,不知起點也不知終點。我們只知道,「靈派吞華岳,長流貫百川」。只知道他的筋脈流轉,可以貫穿他身體這個層面的每一個地段。

然而這本來表明他修行有成的好事情,現在,卻成了三藏他巨大的阻隔。他不但阻礙自己,還阻礙徒弟。猛然間遇到這條河的時候,三藏還懵懵的。是豬八戒腦筋機靈,先想到要探究一下水深:「等我試之,看深淺何如。」可是八戒剛一張口,就被三藏不耐煩給打斷了:「悟能,你休亂談。水之淺深,如何試得?」三藏師父,剛剛還覺得八戒說話很貼心,這忽然間聽到八戒說出來荒謬的昏話來,頓時就覺得八戒又在犯渾了。是呀,根據三藏的人生經驗,哪裡聽說過水的深淺能試出來的怪事嘛。這豬頭,簡直是信口雌黃。唐三藏這種反問質疑句式,等於是要豬八戒閉嘴。三藏不是很有涵養嗎?有涵養的人不會這樣堵人嘴巴的啦。有涵養的人,會這樣子對豬八戒說話:「悟能,如何試得水之深淺?為師未嘗聞言水深可測。若是亂言,且是罪過。」

三藏要阻止豬八戒,想不到八戒胸有成竹,師父你不信的事情多著哩,八戒道:「尋一個鵝卵石,拋在當中。若是濺起水泡來,是淺;若是骨都都沉下有聲,是深。」三藏聞言默然卡殼,太出乎他的預料了。行者聞言,覺得十分靠譜,值得一試,便說:「你去試試看。」其實這話,應該是三藏師父來說,他來說才顯得有氣度、有當師父的尊嚴。可是現在他想到的不是氣度和尊嚴,他想到的是氣人和面子。老豬看猴哥說話師父不說話,心裡想,師父不信,哼我就當場做給你看,於是就在路旁摸了一塊頑石,望水中拋去,只聽得骨都都泛起魚津,沉下水底。

到了這一步,三藏對八戒的質疑已經落空,於是三藏張口了。可他張口說出來的話,並非我們期待中的「悟能,果然試得水深。為師問你,這水之寬闊可能測得?」三藏說出來的話,意思一樣,卻滿滿的憋著一股氣,不是詢問,依然是質疑到底:「你雖試得深淺,卻不知有多少寬闊?」這個質疑,終於難為倒了了老豬。可是三藏忘記了猴哥會多事,他一個筋斗就竄到天上去了。

猴哥帶來了三藏期待中的意外,並且是當他真的聽到這意外消息之後,卻把自己給嚇哭了。他期待中的意外,就是孫悟空看不出來寬闊,可是意外的意外是,孫悟空說出來自己視野半徑的最短距離,竟然不是三五里遠近,確實可怕的三五百里遠近。猴子不撒謊,猴子不吹牛,猴子說的那些聽起來荒謬嚇人的話,往往比自己說的還靠譜。三藏阻斷這個、阻斷那個,終於最後阻斷了自己。

話說這一關,本來菩薩的安排,不是這金魚精鬧騰。因為這金魚精過來鬧騰,是菩薩不知道的,菩薩是等到他三藏被捉到棺材裡做活死人之後,菩薩才察覺到這地方出了變局。按照後來小說講到的這老鱉又給三藏他們補充了最後一難,以湊夠八十一難,你就可以推測,菩薩原來路過這裡時候,安排的是老鱉精給他們製造點魔難的。

可是從小說中可以看出來,這金魚精幾乎就是在菩薩安排好之後前腳剛離開這裡,就偷偷摸摸的過來了。而且,它來了菩薩還不知道。居然菩薩安排的修行之路出了岔子,居然能躲過菩薩的法眼,可想而知,這金魚精,其實是佛祖給趕過來的,當然金魚精自己是傻裡吧唧的什麼也不知道,以為就是自己逮著了空子溜出來了。

為何會佛祖如此安排?因為佛祖比菩薩了解三藏更深層的問題,菩薩安排的這一關難,觸及不到三藏內心隱藏的不肯讓人見的角落,那是三藏死守的、寧肯以命相搏的東西,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