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60)亘古少人行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60)亘古少人行

通天河的東岸,估計多是連綿的群山。到達通天河之前的唐三藏師徒,估計已經走了多日的山路。為什麼我憑空說這兒河邊是綿延山嶺呢,小說中又沒有這麼些。小說是這麼寫的「曉行夜住,渴飲飢餐,不覺的春盡夏殘,又是秋光天氣。一日,天色已晚。」騎馬都累得盔歪甲斜的唐僧勒馬道:「徒弟,今宵何處安身也?」聞聽師父這麼說,然後孫行者斷然給三藏吃了一顆釘子,行者道:「師父,出家人莫說那在家人的話。」三藏沒聽出意思,孫悟空斷然要求我們出家人就是應該「帶月披星,餐風宿水」,要想找地方住宿安身,哼哼,等走到走得無路可走的境地再說吧。

聽聞猴子這麼斷然決然的冷言冷語,然後忍無可忍的老豬,馬上就醞釀著絕地反擊了,但是現在老豬可不是當初憨厚無腦的豬頭了,跟在猴子屁股後頭這麼多年,吃了猴子這麼多苦頭,老豬經驗值猛漲,說話水平猛漲。你看他,不直接反擊否定孫悟空,孫悟空的話雖然冷酷無情,可是又十分的在理,修行人就是應該那麼地堅忍不拔、無視自己的艱難困苦,修行的道理,老豬都懂。老豬不懂的是,猴子為何不懂得手腕靈活點。

老豬首先承認猴哥你說的對,很對很對,但是,「哥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先承認猴子對,再把猴子的普適道理給梳理成「其一」的一種狀況,那麼,順理成章的是,其二狀況也是同樣正確。其二的狀況是什麼呢?就是最近這些日子「路多嶮峻」,也就是說,雖然是路、簡直就是跟沒路差不多,路太難走了,既然險峻、幾同無路,那麼也就幾同於不是猴哥說的「有路」,那麼也就不需要「且行」,那麼也就自然是符合「方住」的條件了哩。

老豬意思說到這兒,話兒沒敢跟到這兒,他小心翼翼的,生怕觸怒了猴哥。然後看說到這兒猴子臉上沒啥動靜,就趕緊把邏輯模式切換成實例模式,打人情牌悲情牌「我挑著重擔,著實難走。」然後看猴子除了眼睛在眨巴,臉蛋上還沒有反應,老豬趕緊說出目的「須要尋個去處,好眠一覺。」為了怕猴子警惕自己偷懶,老豬趕緊話不停嘴的接著說,表面自己休息不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早早進入行路模式「養養精神,明日方好捱擔。」

老豬絮絮叨叨的過程中,其他三個人都沒吱聲。三藏是休息倡議的發起人,自然聽著老豬的話兒很順耳。說到這時候,眼看沒人說話,猴子也沒張口。老豬頓了一頓,用假設法放心的將了一軍:「不然,卻不累倒我也?」沒想到猴子就跟當初還是一塊石頭的時候一樣,話沒入耳朵,不為所動,仍是冷冰冰的說:「趁月光再走一程,到有人家之所再住。」

通過八戒的話,可以看出來,他們之前走了一段時間險峻的路,這種險峻的路,多半就是在山裡。後面,他們遇到水阻擋,又循著鼓鈸聲尋到一處鄉村,唐三藏說了一番話「悟空,此處比那山凹河邊,卻是不同。在人間屋檐下,可以遮得冷露,放心穩睡。……」三藏的話裡面提及,這村子跟那山凹河邊是不一樣的,山凹河邊是不能遮冷露的。裡面隱約的意思是三藏天天在山凹河邊過夜的確有一陣子了。

並且,他們到達這村莊邊上,觀察到的這裡的地貌,也說明這村子前面是大河,後面是山巒,小說寫到這村子是「倚山通路」。並且這村子邊上,還有從山上流下來的大溪流匯入通天河「傍岸臨溪」。之所以說這溪流較大,乃是小說中寫到這河邊有沙頭,有渡口,有漁船。

好了,為何咱要考究這已經走過的路是不是山路呢?

因為通天河岸上有一塊石碑,碑上有三個篆文大字,下邊兩行,有十個小字。三個大字,乃「通天河」。十個小字,乃「徑過八百里 亘古少人行」。這碑上刻寫的字非常清楚,表明這條河寬度有八百里之巨,因為過於寬了,導致這條河自從有了之後,千古以來就沒幾個人能過去。

可是,作者顯然搞錯了,因為對於這陳家莊村子裡的人來說,並沒有人認為這條河過不去!大不了搞一條大點的船就解決他們師徒的渡河問題了。而且,當河面被妖怪結冰之後,上面有來來往往的人行走,根據老陳的述說,過這條河的人多了去了。三藏與一行人到了河邊,勒馬觀看。真箇那路口上有人行走。三藏問道:「施主,那些人上冰往那裡去?」陳老道:「河那邊乃西梁女國。這起人都是做買賣的。我這邊百錢之物,到那邊可值萬錢;那邊百錢之物,到這邊亦可值萬錢。利重本輕,所以人不顧生死而去。常年家有五七人一船,或十數人一船,飄洋而過。見如今河道凍住,故捨命而步行也。」

這不是作者搞錯了是什麼?

其實,我看,這石碑上的字「徑過八百里」描述的的確是通天河的寬度,沒錯。「亘古少人行」這句話,說的應該是從東面來的人,也就是說,描述的是從東面綿延的崇山峻岭中走過來的人,寥寥無幾。你就說吧,這條河有八百里寬,還有人興致勃勃的搞貿易。這地域本屬車遲國元會縣,為何卻沒提到有人去跟車遲國做貿易呢?一、山路過於險峻了,二、山區過於大了。

他們一行,走到這裡,已經是奇蹟中的奇蹟。而孫行者,為何要急翹翹的在這個月中十五的晚上匆忙趕路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