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59)表面形式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59)表面形式

就跟難死人的數學悖論一樣,許許多多的歷史難題,放置在多層結構的體系中,忽然就發現,並非什麼解不開的死結,死結是一個層面上的,而且是多層面投影的交錯,等你把它還原到本來的多層面體系中去,才發現解不開的矛盾中彼此並無交叉點。

同理,人也是多層面的,高低各不同。並且,之所以人世間的各種認識會產生衝突碰撞,多是因為把並不在一個層面的東西,扯到一個平面上來人為的製造了對立。人是有高低層面不同的,兩個某些方面談得來的朋友,是有一些存在於同一些層面的東西。可是兩個人的最高高度,則未必在一個層面上,有可能高度差並非很大,也有可能十分懸殊。這就是人和人思想差異的一個原因。

同樣是心細,有些人就是別人眼裡的謹小慎微、斤斤計較、錙銖必較、鼠肚雞腸、前怕狼後怕虎。有些人就是別人眼裡的心細如絲、靈敏、細膩、精緻、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區別是什麼呢,一個是沒涵蓋往牛角尖裡面去了,一個是有涵蓋往深廣中去了。這是容量大小的不同。容量大小的不同,就涉及到不同層面的時空。或許有人靈敏,一下子就想到了,現代科學觀念中的數字,整數與小數,以及數字表達的精度。是呀!不同大小的數字,本應該是不同層面時空中的東西呀。中國傳統的數學,的確不太注重數字的精度,一陰一陽兩個槓槓足矣。

下界事物的數量堆砌到一定程度,就會自然形成上界的事物,就會因此自然而然的影響到上界。所以尚書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呂氏春秋云:「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之天下也。」古代讀書人聰明,像董仲舒這樣的,就因此延伸出一套天人合一的說法。古代的帝王們也聰明,知道一方面下界災殃會影響到上界,一方面上界出問題會變成下界災殃。帝王和臣民是一種上下界關係,人世間和天上是一種上下界關係。

如果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出點什麼亂子、放蕩形骸之類的,作為陳師父,他首先應該想到的肯定是反躬諸己,其次是推諸及人。其實呢,道理說起來都容易明白,做起來就很困難。比做起來還困難的是,如何正確的內求外推。當然這是個技術活,鬧不好,就會搞得內心跟外在形式對不上號。更困難的是,有人對不上號了,還覺得自己是高妙、風格高、不落凡俗,並不覺得自己的表現是跟精神分裂一個樣兒。

中國傳統的術數,為啥就兩個槓槓,撐死了也就組合成六十四個卦象,為啥就功效神奇,其計算預測範疇,超過了現代科學呢?想必同學們現在都能輕鬆回答了吧。

唐三藏注重表面形式、凡事以表面形式優先。如果說作為一個凡人,那是非常好的、堅持人間正義、做正人君子。如果作為一個立志取經的聖僧,則有點那個,走這條路的意思,就是要把平面的自己,逐漸舒展成立體的自己,就像要把摺疊的燈籠紙給拉展開變成有體積有容量內心能容得下光明的燈籠。

詩云:只為殷勤經三藏,努力修持光一元。求取三藏真經是唐王給他取名「三藏」的用意,名字是目的,稱呼他為唐僧、唐三藏,唐是他所代表的國度,他修行所承包的範圍。在世俗的層面上堅守日常倫理、傳統道德,是必須的。可是只拘泥於世俗層面,僅僅從世俗層面上堅守之,則是會導致脫節的,就會導致表面和內在的脫節。那你說,是不是說日常人們對世俗層面道德的堅守,就是完美的了?可以說,是正確的,應該的,並說不上是完美的,世間人們對傳統道德倫理的認識是表面化的,並不完美,自然有瑕疵。只是,這瑕疵和不完美,是允許的,是天經地義的。

就像,就像什麼呢?對了,就像尺度測量物體,允許有誤差一樣。前面說過,更小的數字位數、測量工具的誤差,是屬於更細小時空層面的範疇,並不屬於人世間,在不屬於人世間的層面上,當然允許模糊、允許測不準。朦朧的美感,飄渺而過的嚮往與追求,讓人驚歎和好奇的微觀,不正是吸引人們向上追求的動力麼。

而當到了上面,那就不能像在下面一樣了,要在以往覺得細微和不足道的渺茫細節中,去捕捉真機,去彌合似曾若有若無的裂隙,完成疏漏的修補,鑄造宏大與精細齊彰的新世界。

不管您是多麼高妙境界的人,只要您是我們這些俗人能看見的人,您就必須在表面上做足功夫、一點輕視忽略這個低俗敗壞層面的思想都不能有。因為,因為不管您是多麼高、多麼牛、多麼的超凡脫俗,俗世的肉身層面決定著您的性命,一切都一切,都會投影到這個最低俗層面上來,讓你應對。考試和評判,只在這一層。三藏呢,低俗的時候,對應不到上面的正確範圍,高傲的時候,又對應不到下面的合乎世間邏輯的範圍。這就造成了每每的脫節和錯位。俗世中好面子者,絕對擅長於自錯其位、自斷筋脈。

三藏以往,錯位是日常的、對位是偶爾的。自從經歷車遲國之試煉,他衝破了自己的關竅,內心和表面開始一致起來,修行人的莊嚴,自是方生。可是,畢竟,胖子不是一口飯吃成的、也不是一頓、一天吃成的,然後就在還沒有走出車遲國地界的臨界點上,他又因此遇到麻煩了。

是呀,他在通天之前,本應有了靈感,卻遇到了靈感妖王。而這通天河之難,本來沒有這麼大,菩薩並未安排這麼大的麻煩。走到這裡,三藏從貞觀十三年秋天走到這一年秋天,正好是八個年頭。他出發點貞觀十三年這一年,正好是女孩陳一秤金出生地那年,得多心經、過流沙河那一年是男孩陳關保出生的一年。為何這一女一男是他本家?(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