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58)江山永固能不能?

作者:挪威龍王

(258)江山永固能不能?

這個車遲國國王之昏聵,跟《魔戒》中剛鐸王國那被薩魯曼附身控制的驃騎王有得一拼。薩魯曼不是成精的山獸,卻是墮落的巫師,薩魯曼本來是被主神派下界的高級白袍巫師,卻跟曾經的天使長路西法一樣,漸漸的沉迷於控制人類、享受恐懼的尊崇,最終與惡魔結盟。薩魯曼和路西法都是上面下來的,而這虎鹿羊三妖,是下界眾生創造養育出來的。陳玄奘和車遲王心中對名的巨大渴望,養出來三個拉風又無品的大妖怪。這三個妖怪,正是因為被愚迷所創造,它們對宿主愚迷的利用和寄生,對於宿主來說是那麼的自然而然渾然天成。時日久了,就算這寄生妖怪不搞死宿主,宿主也是行屍走肉、虎狼之倀。

西遊記把這些鬼東西就稱作外道。可是在唐僧的心目中,原來他以為的外道是什麼呢?就是除了他尊崇虔信的佛門之外,都是外道。以他一開始對孫悟空的鄙視和排斥,足見端倪。可是這車遲王比他還過分,什麼對自己有用,就是正道,對自己無用則是外道。表面上看,他的判斷標準跟唐三藏不同,可是骨子裡,都是一樣的自私冷血,不過是一個一看可知很露骨,一個是深深的埋藏在心裡、甚至埋藏在自己的善、自己的堅持正道原則的下面。

真正的外道,不是別的,就是這種骨子裡深深隱藏的自私冷血。

這種自私冷血,看起來是對自己好的、有利的,是堅持原則是一心向佛的是割捨自我的。而正是這種堅持原則割捨自我一心向佛,讓修行人毀了自己的修行、讓一般人毀了自己的良心,在這裡,幾乎斷送了三藏的修行。其實說斷送,說實話,他是積累多年的宿病隱疾,再不去除,就別奢談什麼取經了,連保命都保不成,還修個球啊。

可是對這樣本來就心存偏激,做事情喜歡矯枉過正的傢伙,不管是修行還是人生,想讓他們通過一次兩次教訓就能矯正他們的極端思維模式,就算不是妄想,基本也是奢求。因為這樣,孫大聖才採取了胡蘿蔔加大棒的全方位講道理方式,才讓這國王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

孫悟空說給國王的恐怖言論,不止是說給國王聽,還有滿朝文武多官以及夾道歡送的百姓,也都是孫悟空告誡的對象。還有,孫悟空這番話,更多的,是說給他的師父唐三藏的:「今日滅了妖邪,方知是禪門有道。向後來,再不可胡為亂信。望你把三教歸一:也敬僧,也敬道,也養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

今日滅了妖邪,方知是禪門有道。這句話是真的嗎?那日是怎麼滅的妖邪呢?還不全是倚仗孫悟空的神通威能,跟禪門有關係嗎?根本就沒有。那妖道施展的法術神通,跟道門有關係,卻跟妖道們毛關係沒有。因為,因為很簡單,妖道們念念有詞步罡踏塵,卻更像是一種表演技能、一種體力活,它們對於法術神通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竅不通,對於法術神通如何具體起作用,也一竅不通。唐三藏呢,什麼都不懂,也不會玩,也就是一切都由孫悟空鋪墊好了、搞好了,告訴他答案,他選擇相信了孫悟空給的答案,僅此而已,唐僧說不上有道,禪門也說不上有道,都是孫悟空孫大神的道道。

可是禪門無道嗎?這麼說,似乎有點不厚道。禪門的道,跟道門的道,是有很大差異的。這整個這一場局、一齣戲,一次牽扯到天上地下妖怪人類修者神仙的演出,不正是佛門菩薩安排的嗎?沒有菩薩的安排,這前前後後的一切都是沒有的不會發生的。菩薩以神通和大道安排的這一場,範圍之大、波瀾之深,超越了人類和神鬼的感知能力,之廣之深之無形,竟讓涉入者們不知道還有安排,不知道也不相信,自己不可預測的想法和行為,竟然都是被安排出來的。

菩薩的深沉用意太廣大了,讓現在的三藏悟起來,非常吃力,很難理解。「今日滅了妖邪,方知是禪門有道。」對現在的三藏來說,他還頂多只能走到相信孫悟空這一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是他信了,他終於開始信任孫悟空了。「向後來,再不可胡為亂信。」這句話,幾乎就是菩薩親口對三藏說一樣。之前的唐三藏,虔信修佛,另一方面卻滿腦袋花紅柳綠的怪玩意兒,往往任由這些怪東西控制自己,還往往這些怪東西被妖怪們給控制了,往往是三藏做了妖魔鬼怪們手裡的玩偶。三藏有車遲國之難,根源於他的「亂信」。

可是對於他來說,怎麼才不叫「亂信」呢?

虔信一種信仰,不是滅掉其他信仰、也不是簡單的予以排斥。用一句俗話說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就像孫悟空說的「也敬僧,也敬道,也養育人才。」這是西遊記所說的「三教歸一」的意思,也是耶穌說的「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的意思。凱撒沒資格指揮上帝,上帝也不屑於跟凱撒這麼低檔的人談什麼交易;跟凱撒的死了下地獄,跟上帝的死了上天堂,兩個完全相反的行走方向,哪裡有交叉點嘛。西遊記所說「三教歸一」,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能看明白,是把他們都當作一樣的教化人類的文化。

中國歷來很多人在爭執三教合一,就像西方有過中世紀的政教合一一樣。其實問題的根源不在於誰合併誰、誰對誰錯,釋道儒,是側重於不同層面的、立體的、各有所歸的生態系統。傻子才會把他們壓扁了放在一個層面上去斤斤計較,被世俗觀念壓扁了的任何一門生態系統,都是失真的了、扭曲的了,世俗中認為再好也是假貨是贗品,僅此而已。

看一個人說話,往往幾句就能聽出來一個人的檔次。他用人類語言的層面表述的內容,背後都有著多層面的牽連,是一個立體的構造,有多高多低的檔次,很容易聽出來。

這關隘上的唐三藏,還不懂得這麼多,孫悟空嘴巴里這麼嚴肅的話語,他聽出來多少?

就像悟空對待那五百凡僧,孫悟空想收回來寒毛,哪用得著讓他們來交,也用不著數還有多少個和尚,什麼時候都盡可以將身子一抖,全都收了回來,可是孫悟空仍然讓他們一一交納,還特意問他們來了多少人,只是從和尚們口裡確認了五百人到齊了,才抖身收了毫毛。孫悟空走這些表面形式幹嘛呀?

連表面形式都走不過去,那還不什麼都是假的了嘛。唐三藏聽不出來多少,就是因為他表面形式跟內心總是對不上號。對不上號,是什麼原因哩?嘿嘿,很簡單,就是因為對不上號。(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